“錢包”漲幅為何難比稅收漲幅--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錢包”漲幅為何難比稅收漲幅

劉蘭蘭

2012年03月06日08:35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專家認為有稅制結構、財政體制、通脹、統計口徑等因素,提升直接稅佔比被認為是改革趨勢


  在中關村鼎好電子商城一處相機攤位,賣相機的工作人員介紹,在他們店裡,消費者如果要開發票就要按2%的稅點多交一部分錢。比如8000元的相機,如果開發票就要8160元。“8000元沒有包含稅在裡面,而專賣店裡的都是含稅價,所以我們要便宜。”

  商品中這些看不見的稅是構成我國稅收重要組成部分。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顧海兵表示,增值稅、消費稅和營業稅,這些都是間接稅,佔我國稅收大部分。間接稅由企業開始,一層層到達老百姓,老百姓卻不知道被拿走多少。

  居民收入增幅遠低於稅收增幅

  根據國家統計局日前發布的《2011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2011全年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為6977元,名義上同比增長17.9%,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1810元,名義上同比增長14.1%。

  與2009年不到10%的增速相比,近兩年城鎮居民和農村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長明顯加快。

  不過,與稅收增幅相比,居民收入增長還是有點慢。2010年和2011年,全國稅收增幅分別為22.64%和22.6%,高於居民收入增幅。

  中國社科院財貿所財稅研究室副主任楊志勇認為,造成這種差距的主要是稅制結構的問題,目前,中國的稅制是以間接稅為主,隨著經濟的增長和征管的加強,自然而然就有一個累積效應。此外,還有國民收入分配的秩序問題,企業收入比較高,這與壟斷行業的壟斷利潤有關。

  專家分析原因不盡相同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員倪紅日不認為這是稅制的問題,稱稅收增幅大於居民收入增幅與財政體制有關,由於加強征收管理,地方征收的數量比中央征收的數量要大。

  倪紅日說,稅收增幅偏高也與通貨膨脹率較高有一定關系。

  對此,顧海兵表達了另一種觀點,他認為稅收增幅與居民收入增幅之間的對比沒有價值。

  顧海兵說,中國居民的收入有相當一部分沒有完全包括到統計口徑中去,高收入階層的收入往往統計不出來,老百姓也有大量的地下經濟收入,這些因素每年都有變化,影響到居民收入增幅的統計。

  稅制改革應以直接稅為主

  經濟學家茅於軾曾說過,老百姓在生活中的任何一樣消費,不管是在超級市場買東西,還是用電交電費,打電話交話費,裡面統統都有稅,隻不過本人不知道而已。

  這種能轉嫁的稅屬於間接稅范疇。數據顯示,2011年,我國全部稅收收入中,間接稅的收入佔比為70%以上,來自所得稅和其他稅種的收入合計佔比不足30%

  顧海兵認為,中國的稅制應改成以直接稅為主,間接稅為輔。“如果以個稅為主,我看見我的錢被拿走了,知情權在我這兒,主人翁納稅意識立馬就起來了。而個人所得稅佔的比重越大我們對政府的制約力度就越大。”

  提高直接稅佔比是趨勢

  倪紅日表示,直接稅在中國目前還存在局限性。首先老百姓不能接受,老百姓的納稅意識跟民主法治建設和透明度有關系。而中國的民主法治建設還在推進,還不是很完善,預算的透明度也不是很高。此外,中國人口特別多,直接稅的征收成本也比較高。

  楊志勇認為,直接稅佔比的上升是一個趨勢,提高直接稅佔比,需要一個制度性演變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慢慢調。

  名詞解釋

  直接稅

  直接稅是指直接向個人或企業開征的稅,包括對所得、勞動報酬和利潤的征稅,納稅義務人同時是稅收的實際負擔人,納稅義務人不能或不便於把稅收負擔轉嫁給別人的稅種。目前,在世界各國稅法理論中,多以各種所得稅、產稅、遺產稅、社會保險稅等稅種為直接稅。

  間接稅

  間接稅是對商品和服務征收的,間接地以公眾為征稅對象。納稅義務人不是稅收的實際負擔人,納稅義務人能夠用提高價格或提高收費標准等方法把稅收負擔轉嫁給別人的稅種。目前,世界各國多以關稅、消費稅、銷售稅、貨物稅、營業稅、增值稅等稅種為間接稅。

  個案

  1 私人工作室想法避稅

  郭先生:工作室設計師 年齡:32歲 年收入:最高可至100萬元,每年不固定

  郭先生原本在北京一家建筑公司做設計總監,后來選擇單干,和一個熟人成立了一個工作室,通過接活來掙錢。“盡量不接正規公司的活兒,因為那樣一扣稅就幾十萬。”

  郭先生舉例子稱,2009年的時候他接了一個活,他拿著單子去地稅局開發票,最后被扣掉了27萬元的稅。

  “這樣扣稅其實很不合理。比如,我接了一個100萬的活兒,稅務局會按照100萬來扣掉18萬的稅。但實際上,這100萬裡面有80萬的材料費等成本費。除掉成本費隻剩下20萬,扣掉18萬的稅,就隻有兩萬。”郭先生說。

  到目前為止,郭先生的工作室還沒有注冊登記。在他看來,登記注冊以后比較麻煩,還要定期交稅。現在,他每次接的活都挂靠在另一家公司下面。

  “能避稅就避稅。”郭先生說,這是他最大的感受。

  2 稅收減免帶來些許安慰

  尹先生:服飾精品店店主 年齡:33歲 年收入:10萬元左右

  尹先生目前在廣州經營著兩家服飾精品店,一個在繁華地段,即一級街,另一個在二級街。一級街的店面每月上報營業額1.4萬元,二級街每月上報營業額5千元,“地稅局會根據店鋪所在地段來評估營業額。”

  尹先生表示,2011年,一級街店面每月繳納國稅和地稅750元,二級街店面每月繳稅近300元。

  尹先生稱,相比較而言,二級街的冷清店面利潤反而更高。“主要是地租的差別。一級街店面地租貴,每月1萬左右。而二級街地租加管理費等不到5千。所以成本更低。”

  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於去年11月份提高了增值稅的起征點幅度區間,根據廣東省的規定,銷售額不到兩萬元的免除國稅,地稅也相應減少。尹先生的一級街店面如今隻交150元的地稅,二級街店面隻交60元的地稅。尹先生算了一下,兩個店面每月稅收減少840元,一年可多賺1萬元。

  “稅收其實不是太重要,壓力最大的是鋪租和人工成本。現在租金被炒得太厲害,稅收減免一塊錢是一塊錢,對我們這種個體戶來說,多少有些安慰。但也起不了什麼大作用,只是杯水車薪。”尹先生表示。

  3 “明白事兒”后牢記開發票

  劉先生:時尚雜志編輯 年齡:32歲 年收入:10萬元左右

  劉先生是北京一家時尚雜志的編輯,他表示,自己原來對稅收沒有什麼概念,包括自己的個稅,他很少關心過到底扣了多少稅,“因為工資太低了。如果是企業老板,給別人發工資,肯定感受很深。”

  劉先生拿去年某月的工資舉例,說當月工資扣除保險和公積金后剩下7245元,扣稅269元。他認為,這樣的收入對於單身來講還過得去,但要養家糊口的話,就比較困難。“孩子的上學費、吃穿、房貸、親朋好友的來往都需要花錢。”

  劉先生說,自己以前“不明白事兒”,消費從來沒有開發票的習慣,后來明白如果不開發票,商家就可以少繳稅,所以現在哪怕是去麥當勞和肯德基都會要求開發票。

  “如果商家納稅了,平攤在消費者頭上的就少了,一定要有這個概念,有開發票的習慣。”他說。(記者 劉蘭蘭)


  【聲明:本站內容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版權所有:新京報社】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