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商抄底“大西洋銀行”迷霧重重--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溫商抄底“大西洋銀行”迷霧重重

黃燁 實習生 胡哲

2012年03月09日08:10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事實就是事實,不可能‘子虛烏有’。”3月8日18時左右,溫州商人林春平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回復稱,“該說的,我都對新華社說了。但他們措辭可能有些不客觀。”他同時對記者坦言,“都怪我太沖動了,在部分手續沒辦好的情況下,就對外宣布了收購事宜。”他所指的手續是“金融許可証”。

  不過,昨晚8時,當《國際金融報》記者再次致電林春平就相關細節進行求証時,他已拒絕接受電話採訪,但他仍強調,“收購是事實”。同時,他還表示,“過幾天會有消息告訴大家。”

  “雖然此事尚沒有官方說法,但或許會為中國民間資本和相關部門提供一些新思路。”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首先,國內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的想法和舉動值得鼓勵﹔其次,相關事件再次說明,對國內金融領域而言,應更實質性地放寬民間資本的准入標准。”

  收購事實成疑

  林春平一度是溫州的“風雲人物”。今年2月,數家媒體報道,林春平以6000萬美元收購了大西洋銀行。對於這起收購,他對《中國經濟周刊》描述:“美國大西洋銀行的控股方當時負債20億美元,已資不抵債。他們最初開價6億美元,由於美國特拉華州政府急於盤活,於是我討價還價就有了底氣。最后談成的價格是6000萬美元,但花了我們兩年多時間。”

  相關報道還稱,2011年6月,林春平就成功收購了美國特拉華州的大西洋銀行。11月11日,改名新匯豐銀行,開始試營業。

  然而,3月7日,《瀟湘晨報》記者陳小瑛從特拉華州政府獲悉,林春平的美國新匯豐聯邦財團在特拉華州沒有金融牌照,不是銀行。此外,“特拉華州沒有大西洋銀行,美國新匯豐聯邦財團與大西洋銀行之間也沒任何關聯”。

  3月8日凌晨,新華社調查稱,在為美國銀行提供擔保的美國聯邦儲蓄保險公司網站查詢了以“大西洋(Atlantic)”為名的銀行機構名單,“包括正在運營和停止運營的銀行在內,總共有101家的銀行名帶有‘大西洋’字樣,而位於特拉華州的隻有一家,全名為‘中大西洋銀行’,目前被美國銀行控股”。新華社通過美國通貨監察局、特拉華州銀行專員公署及自己的實地調查,均發現,沒有林春平所稱的“大西洋銀行”。

  對於這兩天的報道,林春平昨日一連4次對《國際金融報》記者稱,“我也不解釋了,這樣一起收購肯定是有的。”他還對記者稱,“美國那幫人現在都還在問我‘中國媒體到底怎麼回事’。”

  “一般而言,境外資本要想收購美國本土企業,都要經歷十分復雜的流程,最終成功收購的比例也不高。”郭田勇表示,“就這起金融領域的收購事件而言,由於美國銀行監管的機構眾多,也不能排除因為仍在審批而未能查到相關信息的情況。”

  溫州當地一位知名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稱,“對於民間資本借道別國進入金融機構領域這種想法,溫州一直都有。但據我觀察,基本上沒有成功的案例。”對於此事,他堅信新華社的報道,認為沒有收購過。

  “過幾天給消息”

  而記者昨日也在網上輸入關鍵詞“Atlantic Bank”進行查詢,大致得到了“Atlantic Bank Ltd.”、“Bank Atlantic”和“South Atlantic Bank”3家與“Atlantic Bank”搭邊的信息。

  上述銀行網站上的相關資料顯示,前者創建於伯利茲城(伯利茲的首都),中間一家銀行的標注是“美國佛羅裡達州最便宜的銀行”,最后一家官網上也沒有任何被收購或破產的信息,且這三家銀行與特拉華州沒有關聯。

  還有媒體發現,一家名叫“Greater Atlantic Bank”的銀行曾在2009年12月4日破產,但收購方是Sona Bank,與林春平的“美國新匯豐聯邦財團”沒有絲毫關聯。

  對於網上沒有公開信息這個細節,林春平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目前申請材料還沒交上去,自然在網上查不到。”他還再次強調,“有保密協議”,不便多說,但人們遲早會知道這件事情是真實存在的。

  而對於美國新匯豐聯邦財團沒有金融牌照一事,林春平已不願再多說,只是表示,“過幾天會給大家消息”。

  “鬆綁”民間資本

  對於紛紛擾擾的疑團,郭田勇認為,拋開相關問題,國內民間資本進入海外金融領域的模式還是值得鼓勵的。

  一位不願具名的銀行業人士也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肯定了林春平的經營新模式。據林春平此前的公開描述,他的這家銀行靠“吸收小額存款,聚少成多,轉存大銀行,賺取利息差價,一年可獲取淨利潤500萬至600萬美元”。

  上述溫州知名人士則認為,這起事件從根源上說,“主要是因為中國的金融體制不開放,民間資本找不到應有的出路。我想再次呼吁,國內一些壟斷領域如金融領域,更應放寬對民間資本的准入標准”。

  事實上,就政府層面而言,一直都在為民間資本尋找出路。溫州市委書記陳德榮此前已在“世界溫商大會”上表示,“溫州金融綜改區方案”已經上報,“按程序,目前方案正征求有關部委的意見。而且,很快將進入國務院審批程序”。

  3月7日,銀監會主席尚福林也表示,銀監會目前正進一步梳理民間資本進入銀行業的相關規定,下一步將出台有關實施細則,適當時會嘗試一些突破。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