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急便CEO矛頭指向鑫飛鴻 承認合並決定倉促--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星晨急便CEO矛頭指向鑫飛鴻 承認合並決定倉促

陳姍姍 金慧瑜

2012年03月09日08:28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陳姍姍 金慧瑜

  “這兩天我一直在外籌款收賬,目前已經籌到了50萬元,今天(8日)已經開始給員工發工資了。”

  昨天,一度被外界認為已經“跑路”的星晨急便創始人陳平終於現身。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採訪時,陳平否認星晨急便破產,稱目前正盡力恢復運營,而對於這場人心惶惶的“高管和資產人間蒸發”事件,陳平則將導火索歸因於與鑫飛鴻“合並”所引發的一系列矛盾。

  與此同時,在鑫飛鴻的官網上,則公布了一封網絡會議紀要,稱計劃繼續使用“飛鴻”旗號,重建飛鴻企業文化建設,並繼續與淘寶及電子商務業務的全面開拓。

  合並后遺症?

  “今天除了給員工發工資,還把欠一家科技公司的16萬托管費還上了。”陳平昨天告訴記者,由於此前拖欠了這家科技公司的管理費,公司正常運營所依賴的服務器一度被關閉,這也使企業無法進行正常的遞送。

  不過,陳平認為,這一點並不是最終導致星晨急便停運的導火索。“與鑫飛鴻整合的過程中,出現了多方面的矛盾,最終矛盾升級,導致了這幾天的混亂局面。”

  在外界看來,星晨急便與鑫飛鴻在去年10月就合並了,然而,昨天陳平卻告訴記者,由於合並鑫飛鴻的計劃並沒有獲得董事會的贊同,雙方僅簽訂了合作意向書,而在法律意義上,兩家公司還是獨立的實體。

  不過,當時陳平個人一直在推動兩家公司的整合合作,兩家公司也的確從去年底開始啟動了網絡和業務的整合,因為他認為,“鑫飛鴻在長三角和珠三角的網絡比較多,平台速度快,兩家公司的業務可以實現互補”,不過,當時鑫飛鴻已經背負了4000多萬的債務,因此這一合並沒有得到董事會的贊成。

  事實上,通過收購兼並與合作盡快擴大網絡規模,一直是陳平所希望的。在去年星晨急便啟動第二輪融資時就曾指出,預計會拿出此輪融資的70%用於兼並收購,並通過總包加盟等方式擴大縣鎮村網絡覆蓋,以鞏固和實現網點深入覆蓋和服務質量。

  不過,整合工作的艱難並沒有被完全預見到。昨天,陳平坦陳,當初合並的決定有些倉促,與鑫飛鴻的整合這幾個月來,雙方的磨合不夠好,在“業務、網絡、干部、投資等方面都有矛盾”。

  對於兩家公司整合中的具體矛盾,鑫飛鴻負責班車管理的一位人士也對記者透露,比如在於春節前,陳平要求與鑫飛鴻華北區的所有加盟商中止合作,用星晨急便自己的站點去派送,而鑫飛鴻方面則認為原來華北區的業務還不錯,甚至可以算是鑫飛鴻網絡中的亮點。

  獨撐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昨天鑫飛鴻官方網站公布的一則會議記錄中,已經表達出了“單飛”的跡象。文中還寫道:“全體期望泰康人壽、宅急送的投資之際,星晨急便干部及員工於3月2日連夜轉移資產、且劃走華南20多萬資金,不知去向。目前的華南運作由部分網點及管理干部拿出資金來保障了正常,組建好華南團隊后,會進一步組建華東團隊,進而盤活全國網絡。”

  對於鑫飛鴻的這一表達,陳平並沒有直接評價,只是向記者強調,20多萬資金並非劃走,而是用來給星晨員工發工資,而所謂“轉移資產”一說也不存在,因為辦公用具仍在辦公室,而星晨的車輛都已經作為抵押物用於還債。

  不過,車輛已經用於抵押還債,也意味著星晨急便目前所承受的財務壓力。對此,陳平表示,目前要想讓星晨急便恢復運營,仍面臨加盟商的梳理、后續資金支持等多方面的問題,目前,他的主要工作也是盡力爭取華東區域業務盡快恢復運營。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目前星晨急便所面臨的困境,作為陳平兩位兄長的宅急送和泰康保險掌門人仍未公開出手相救,而曾經兩次注資星晨急便的阿裡巴巴,目前也依然保持沉默。

  “目前快遞市場的競爭格局已經發生巨大變化,即使在2009年以特許加盟模式從事全國范圍的快遞經營也至少需要3億以上資金支撐3至5年的虧損期。” 快遞物流咨詢網首席顧問徐勇對記者表示,而星晨急便先后投資、融資共計1億元左右的資金規模,遠遠不能滿足其3年擴張和日常運營的需求,沒有規模就不會產生規模效益,致使公司始終處於虧損狀態。

  徐勇進一步指出,目前在市場競爭環境下,快遞企業的倒閉與兼並重組是正常的市場現象。“十二五”時期,市場集中度日趨提高是必然趨勢。美國前4家快遞企業佔有95%的市場份額,我國有20家內資快遞品牌,市場集中度較低。因此,兼並重組和優勝劣汰是大勢所趨。
(責任編輯:夏曉倫)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