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德銘:以開放包容的心態來對待新興國家的崛起--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陳德銘:以開放包容的心態來對待新興國家的崛起

2012年03月18日15:06    來源:人民網-財經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中國商務部部長陳德銘
中國商務部部長陳德銘
  》》》進入論壇直播頁面

  人民網北京3月18日電(記者 朱瑤)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2年會3月17-19日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舉行,本屆論壇主題為“中國和世界:宏觀經濟與結構調整”。商務部部長陳德銘在會上發表了題為“追求內外均衡的增長”的主題演講。他提議,追求均衡增長是各國共同的目標,我們應該共同圍繞著均衡的目標,採取一致的行動。要以開放的包容的心態來對待新興國家的崛起,新興國家的崛起機遇遠遠大於挑戰,有些國家採取限制出口,甚至大搞貿易保護主義,這是不可取的,既對他國不公,也是對本國的公民和企業的不公正。

  以下為商務部部長陳德銘演講實錄:

  陳德銘:謝謝主持人,謝謝主辦方,我更加感謝多年來邀請我參加這麼一個高層論壇,我尤其要感謝他們今天在一個追求內外均衡增長的主題下讓我做一個發言,因為這是一個非常有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的題目,長期以來經濟學界、理論界一直就均衡還是非均衡增長進行著廣泛的深入的討論,而且形成了各種派別,而且這種理論也在實踐中加以不斷的修正、完善。從現實的意義上來講,我們近百年人類社會的發展,我們的失衡導致了戰爭的四起,危機頻發,所以我們在討論非均衡發展和均衡發展問題的時候,不能想到我們目前還經受著經濟危機的考驗,經歷著艱難的復蘇,我們的主權債務危機也在發酵,我們更不能忘記在非洲還有很多飢荒的人們以及能源方面隨時可能出發的戰爭,所以這個題目是非常有意義的。

  第二,我想講一下我對這個題目的認識,我們講的追求內外均衡的增長,在中國的文字裡所謂追求的東西往往是一種比較完美的、可遇不可及的,比如我們崇高的理想目標等等。從哲學的意義上講,追求均衡也就是達到一種矛盾的對立的統一,從哲學的角度講,矛盾的統一是相對的、暫時的,而矛盾的對立是絕對的、永恆的,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動力,是因為有著矛盾的雙方,他們不統一,他們互相的斗爭導致事物向前發展。如果從這樣一個哲學角度來看我們的經濟均衡增長,也可以說在經濟的發展中間,均衡的增長是相對的、短暫的,經濟發展的非均衡的增長是絕對的、長期的。非均衡始終在均衡的周圍波動,推動著我們經濟的增長。

  至於這個題目講到的內外均衡增長,我理解,當前我們的人類社會主要的政體還是以國家的形式出現,所以在這樣一個情況下,內外應該是以國界為內和外,也就是說內事是國內,外事是國外,當然也可以包括一些成功的國家聯合體作為內,或者是一些區域經濟的共同體等等。

  從這麼一個角度來講,我們可以把內外的均衡或者是非均衡的增長從狹義的定義上看成是各國或者是國家聯合體的一種國際貿易、跨國投資和自然人移動,以及在這種基礎上的國際貨幣收支的均衡與否。但是如果我們從更廣義的角度去看,我們應該看到這種經濟的均衡與非均衡還不僅包括著貿易、投資、自然人的移動,還應該包括著財富的分配、資源的擁有與消費,以及各國的教育、養老、醫保等等方面的均衡與否,因為這些均衡與否決定著每個國家的人權,人不僅要有說話的自由權,首先要有發展的權利。

  第三,全球化下的經濟均衡增長問題。經濟的全球化無疑已經是當前世界的一個主要特征,全球化打破了原有的均衡,但是接著又出現了新的更大規模的發展中的均衡,所以我們應該看到均衡不斷被全球化,被經濟的發展而打破,又不斷出現新的均衡。我們應該承認,今天的全球化是源於生產力的發展,是源於生產力的發展推動了全球生產關系的調整。由於科學技術的進步,特別是由於信息技術和海運成本大量的降低,全球化已經不僅僅是一個貿易的全球化,跨國公司們在激烈的全球化的競爭中,開始大規模的在境外投資,按照生產要素最佳的組合來布局全球的生產。現在的一些新興國家當年早期的經濟起飛就得益於跨國公司的全球化推動,隨之在這些國家也產生了本國的民族的工業發展,以及出現了大規模的工業化、城鎮化的浪潮。

  我們拿佔著世界人口19%以上的中國為例,30多年前的中國,其貿易的進出口總量隻佔世界總量的不到1%,而30年后的今天,以2010年為例,中國的貿易已經超過了世界貿易總量的10%,因為去年的數字還要等世貿組織最后發布,所以我想用前年的數字來說明。顯然,中國這30多年的發展打破了30年前的貿易均衡,中國又在創造著新的增長,創造著新的均衡,因為中國在這30年的發展中間,進出口基本是平衡的,開始出現比較大的逆差,以后又出現了比較大的順差,到了最近幾年逐漸走向平衡,而且越來越更加的平衡。到了去年,中國的貿易盈余隻佔了GDP的2%左右,如果加上資本向下的收益,整個中國的國際收支比例也隻佔到GDP2.8%左右。

  人們經常看到西方的政客批評中國不顧全球的平衡,成為世界貿易的第一大國,出口第一大國,但是他們卻從來不提中國也是世界貿易中進口的第二大國,而且在可以看到的幾年內,中國貿易的進口會成為世界的第一大國,我們離第一大國在貿易量上進口量上隻差了非常小的距離。在可以看到的未來的幾年裡,中國還會成為國際上最大的國內市場,中國不僅給全球的國家提供了物美價廉的生活必需品,中國自己的生產,也充斥著世界各國各種名牌、高檔消費品,甚至奢侈品。如果沒有這種新的發展中的均衡,我們應對世界金融危機的難度可能要比現在大的多,因為中國在最近幾年裡每年國內生產商品的零售總額都是在16%、17%、18%一個比較高的,高於GDP增長的速度下來發展的。

  第四,關於追求內外均衡增長的幾點建議,追求均衡增長是我們各國共同的目標,盡管實際的增長總是非均衡在均衡的周圍波動,表現出非均衡的特性,但是我們都知道,我們應該共同圍繞著均衡的目標,採取一致的行動,因此我有三點建議:

  首先,我們要確保非均衡增長的有限度和可控性,因為非均衡增長一旦超出限度不能控制,一個國家均衡的失控會給整個世界,給全球的各國帶來災難性的影響,從而反過來也加重了這個國家本國自己受損的程度。我們從資金仍然在蔓延和發展的金融危機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這一點,因此我十分贊成G20對全球治理的參考性指南的研究和監測,我們需要加深對這個問題的探討,求得共識。

  其次,我們要以開放的包容的心態來對待新興國家的崛起,新興國家的發展是全球化的結果,是一種不可阻擋的歷史的必然,發達國家面臨著這種新興國家崛起的趨勢,既有挑戰的一面,更有機會發展的一面,事實可以証明,對發達國家來講,新興國家的崛起機遇遠遠大於挑戰,因此為了應對新興國家崛起,而對發達國家形成的挑戰,有些國家採取限制出口,甚至大搞貿易保護主義,這是不可取的,既對他國不公,也是對本國的公民和企業的不公正,結果也不會有好的效果。

  第三,我們要共同的努力開放市場和擴大本國的消費,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總的新興國家都要從國情出發,擴大市場的開放,促進貿易的便利化,把擴大內需尤其是最終的消費需求作為自己內部均衡增長的一個基本立足點。中國正在這樣做,也願意和各國互相切磋,使我們如何能夠做的更好。

  朋友們,因為時間的關系,我不能就均衡增長中的貨幣和貿易的關系,尤其是貨幣匯率和貿易平衡的關系做一些詳細的闡述,但是我也想就這個問題簡單的提一點,貨幣和貿易的關系要從彼此的宏觀的總量上來考量,要保持在市場運行基礎上的平衡,我們不要把貨幣政策和貿易政策混淆了。

  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閆璐,閆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