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聚焦:工資漲了,咋還發愁?--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熱點聚焦:工資漲了,咋還發愁?

既有公共服務跟不上、社會保障不健全的問題,也有改善生活的願望過高過急和預期不穩的問題

本報記者  歐陽潔

2012年03月19日07:5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近年的結構性減稅,成為百姓收入增長的重要推動力。
  蔣躍新繪(新華社發)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抓緊制定收入分配體制改革總體方案。收入問題向來牽動人心,大家都希望自己的錢袋子越來越鼓。百姓收入也關系到擴大內需這一戰略基點的穩固。隻有不斷加大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力度,合理增加城鄉居民特別是低收入群眾收入,擴大內需特別是消費需求才能有源源不斷的后勁兒。我們從今天起推出系列報道,與大家一起“掂掂”錢袋子,通過低、中、高等人群的收入狀況,反映近兩年經濟發展和政策支持給居民收入帶來的新變化,剖析當前居民收入中的不合理現象和亟待解決的深層次問題。

  ——編者  

       

  快遞員王凌東

  工資4年漲了4倍

  愁:看個病、供個孩子還是挺費勁的,不攢錢怎麼行?

  星期天,已經下午4點了,快遞員王凌東仍然不得閑。“得囑咐新員工把剩下的快件送到位,不然也得跟人電話聯系上,約好下次送件的時間。我們的工作就這樣,‘全年無休’。”王凌東笑著說。

  王凌東今年35歲,入行快遞業5年,如今是一家快遞公司在北京太平橋大街、府右街片區的承包人。他手下有4個快遞員,平時自己也出去跑業務。

  “每天工作近13個小時。早上6點半起床后,就去公司挑件,分揀,然后拿著件直奔片區,一天中來回不停地送啊取啊。到夜裡8點鐘,公司停止掃描、攬件,我們這才收工。風裡來雨裡去的,一年到頭挺辛苦。”

  據統計,2011年全國規模以上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36.7億件,同比增長57%﹔業務收入累計完成758億元,同比增長31.9%。對此,王凌東有切身感受:“以前我們片區一天的業務量也就100多件,現在增加了2到3倍,每天差不多接近400件了。” 業務量的增長相應地帶動了從業人員的迅速增加。王凌東剛入行時,公司北京分部才十幾個人,如今公司上下算起來差不多有200多號人了,“我也剛招了一名新人。”他說。

  行業大發展,從業人員收入“水漲船高”。王凌東雖然辛苦,但收入翻了兩番——2007年剛入行時,底薪隻有450元,一個月收入才800元﹔現在底薪漲到了1200元,月收入能達到4000多元。“我們的工資由底薪、提成、獎金和飯補這幾部分組成,如今每一項都增加了。業務量大,提成也能跟著漲。即使是剛入行的新人,一個月的收入也能達到3000元至3500元。”王凌東說,他挺滿意現在的收入。

  王凌東一個人在北京打拼,妻兒都在老家。他和6個工友合伙租的房子,既是大家的住處,又是分揀快件的工作場所。“每個月除了900多元飯錢,沒啥別的花銷,能攢3000多元寄給家裡呢。國家老說增加教育投入、衛生投入,可我們看個病、供個孩子還是挺費勁的,不攢錢怎麼行!”他說。

  談及未來的打算,王凌東覺得自己已經熟悉了行業操作規程和運作方式,又當上了片區承包人,眼下工作、收入都不錯,能順順當當地干下去就好了。

               

  小老板廖靜

  我跟員工掙得差不多

  愁:自主創業一分一厘都是辛苦錢,好政策還應再多些

  廖靜在北京一個居民小區開了兩家美容美發店。她雇了4個員工,加上自己忙裡忙外,店裡人手挺齊全的。

  別看店面不小,顧客不少,可利潤並不豐厚。廖靜掰著手指給記者算:“現在物價漲得真快,以前一頓飯5塊錢,現在得10塊錢了。每天店門一開,沒有400元的流水都保不住本。”

  首先是人工成本。2名員工月工資3000元,另2名分別是2000元、1000元,加上飯補和給他們租房的租金,一個月下來用工成本就要萬把塊錢。“這些年工資漲得猛,不加錢都招不到人。”廖靜說,如今工人工資比6年前剛開店的時候翻了一番。

  此外,兩個鋪面的租金也不是小數目。一個鋪面6年前就租下來,這幾年房租沒漲多少,仍然維持在2000元左右﹔另一個鋪面大約在3000元左右。“水、電費用也不少,剩下的才是我自己的收入了。別看我是老板,其實我的收入跟員工的工資差不多。能咬牙堅持下來,一是把這看做自己的一份事業﹔二來這個行業競爭激烈,能堅持下去就行。不過要是成本再抬高點,我撐起這兩個店就比較吃力了,真希望物價能更平穩些。”她說。

  讓廖靜高興的是,今年開始小店上繳的稅款有所減少,讓她實實在在地享受到了稅收優惠的好處。自2011年11月1日起,我國大幅提高了增值稅和營業稅的起征點,將月銷售額的起征點由2000—5000元上調到5000—20000元,不少地方按照最高標准20000元執行,這樣就大大降低了個體納稅人的免繳稅額。自增值稅的起征點上調以后,廖靜的染發小店每月增值稅繳稅額從120元下降到75元,減少了1/3。“錢雖不多,但對我們這些經營小本買賣的人來說,一分一厘都是辛苦錢。希望以后的經營環境更加穩定,好政策還能再多些,讓我們踏實創業、安心干活。”廖靜說。     

        

  打工妹柳虹

  給我一個安穩的未來

  愁:加薪很重要,社保更重要,應盡快彌補社保缺口

  柳虹在北京市一家服裝店做店長。她15歲從老家出來打工,江浙、廣東都去過,飯店、工廠都呆過。2010年來北京后,憑著聰明能干,她從一名普通售貨員一步步做到了現在的職位。“剛開始沒什麼資歷,月收入才1000元左右,現在接近4000元了。過兩年要是再升一級,就能拿到1萬元左右呢。” 柳虹說。

  近年來,普通工薪勞動者的工資穩步上漲。以最低工資標准為例,2011年全國共有24個省份調整了最低工資標准,平均增幅22%。如深圳將就業勞動者最低工資由1320元/月上調至1500元/月,漲幅達13.6%。新近出台的《關於批轉促進就業規劃(2011—2015年)的通知》提出,“十二五”期間,我國將形成正常的工資增長機制,職工工資收入水平合理較快增長,最低工資標准年均增長13%以上,絕大多數地區最低工資標准達到當地城鎮從業人員平均工資的40%以上。

  崗位升遷、工資上漲,讓柳虹對未來滿是憧憬。但有一件事讓她心裡總是沒底。“公司的保險保障制度很不規范,一直說給大家上社保,但之前一些同事離職時想轉社保關系,公司就沒能及時提供。去年9月,公司還一次性扣了每名員工2000元錢,說給大家補辦社保,交公積金。可我回家查了查工資單,明明之前每個月都有扣費啊,這不是在騙大家嗎?”柳虹說,自己出來打工七八年,沒有哪家企業給員工的“三險一金”上得特別全,“可誰敢和老板較真兒呢?人家隨時讓你走人。對我們這些普通勞動者來說,加薪很重要,事關你今天過得好不好﹔社保更重要,能給你一個穩定、安全的未來。”柳虹說。

  社會保障不健全是普通工薪勞動者所面臨的普遍問題。一方面,對於企業特別是那些利潤率低的小企業來說,社保費用是筆不小的開支,企業為員工參保的積極性並不高。另一方面,不少打工者的自我保護意識不強,不了解社會保障的相關知識,一些打工者就直言對此沒有概念,也沒有好好考慮過:“公司每回都說給我們上了保險,但是我又不懂這個,也不會算計。這些年沒遇到過什麼意外,也用不上醫療保險,所以也覺得無所謂了。養老保險的事我還沒想過,要是每個月從我工資裡扣走一部分的話,還不如拿在手裡安心。”

  保障每一個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不能讓社保缺口“透支”由工資上漲、收入增加給居民帶來的福利。對此,專家建議,首先要向普通工薪勞動者普及有關社會保險的相關知識,增強他們維護自身權利的意識。此外,目前一些差異化的政策削弱了勞動者參保的積極性,如流動人口養老保險異地接續難,個人參保與通過企業參保的差別等。要盡快地推動基本養老保險的全國統籌,保護勞動者的權益不會因為人口流動而受損害。 

聯系本文記者

歐陽潔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