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齡化的隱憂①:城鄉養老制度差距大--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讀者聚焦)

老齡化的隱憂①:城鄉養老制度差距大

朱金良

2012年03月20日08: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養老問題是家庭之痛,也是社會之痛

  時下,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外出務工造成田地荒蕪、農村社會“空心化”現象令人擔憂,農村養老更成了農民的一塊“心病”。

  我老家一個遠房爺爺,鰥居20余年。因家境困難,小兒子在外省當了上門女婿,大兒子因腦子有問題長年在外漂泊,對爺爺生活不問不管。爺爺自2008年初87歲時突然癱瘓在床到2010年底去世的兩年多時間裡,全靠鄉鄰們送些食物和水維持生命。我每次回老家,總要給他帶點吃的,他也總是跟我說些悲傷的話:“唉,人老了難,子女沒有能力更難。天老爺早該讓我死了,留下這口氣沒人管實在造孽。”聽我母親說,爺爺在生命的最后一個月裡,隻要聽到有人過路就喊,讓人送點食物和水,他最后是被餓死的。

  再說我母親。她今年74歲,患支氣管炎10多年了。2009年,母親因感冒導致支氣管嚴重感染,入住我所在城市的最好醫院治療。經歷重症監護室醫生搶救及輔助治療,半個月花掉了54000多元。還好,我有四兄弟,醫療費負擔不是很大。今年1月,母親舊病復發。從3日送往縣人民醫院救治到18日出院,花掉醫療費6400多元。好在老家農村實行了新農合,報銷后個人僅支付1000多元。除夕夜,老家小弟打電話說母親又病重,需到醫院搶救,又將母親送到醫院。到2月20日,住院半月的母親感覺病情好轉又要求出院,我沒辦法,隻得趕回去將她送回家。這次醫療費花掉了7400多元,個人支付了2000多元。2月23日,回家才3天的母親病情又加重,要求到醫院救治,於是我又請假跑回老家,將她送往縣中醫醫院治療。中醫院幾位醫生聽了胸音、把了脈后拒絕接收病人,說昨天晚上一個與我母親一樣病情的老年人,到醫院第二天就死了。我與弟弟們商量后也不顧母親反對(母親擔心死在城市火化,一直不肯到市醫院治療),就將她帶到市裡原來的醫院,找到她的原主治醫師給她看病。經過搶救,母親病情得到控制,我們心裡寬慰了許多,但估計這次又得花掉幾萬元醫療費。

  幾經折騰,我深感身心疲憊。而更讓我不安的,是農村老年人的養老問題。我老家與我母親同齡的長輩有65個,其中15人因子女缺乏經濟能力或贍養不力,生活十分艱難,還有12人常年生病,難以得到及時治療。目前,農村養老機制尚未完全建立起來,公共養老設施幾近空白。僅有的以鄉(鎮)為單位修建的敬老院,多半隻接收“五保戶”,而且設施相當落后,護理水平也跟不上,一些“五保戶”還不願往裡住。

  我從母親住院想到了社會養老。農村養老如此,城鎮養老也好不到哪兒去。城鎮沒有建立專門的社會養老管理機構,各項制度安排跟不上,基礎設施奇缺,居家養老仍是主流。這種傳統養老模式難解老年空巢寂寞和生活上諸多不便的問題。10年、20年后,我們這代人(多數隻有一個小孩)的孩子,能承受家庭養老之重嗎?所以我到醫院看母親時,安慰同病房的老人說:“你們現在是幸福的,至少膝下都有幾個兒女,經濟上、精力上都比較好辦﹔我們隻有一個小孩,將來老了不僅孤獨,而且小孩在經濟和精力上都無法承受,大部分老年人隻有到敬老院去生活。”說到這裡,我心淒然。

  當今中國這種自發式的傳統養老模式以及目前的養老現狀,不僅是家庭之痛,也是社會之痛。

  湖南懷化市 莫開偉

  農村老人就怕生病

  前些日子,村上阿三伯88歲的老伴患病住院,住了十來天便出了院。阿三伯想讓老伴繼續治療,可兒子對他說:“已經花了8000多,再待下去錢你拿出來!”這讓阿三伯啞口無言,因為他根本拿不出錢。於是村民們紛紛議論,說阿三伯的老伴怕也就是個把月的事了。

  當地農民對老人“百年”的觀念是:死要死得快,別拖累家人。一旦高齡老人突然患病,一般象征性地送醫院治療,以免村上的人和親戚朋友說子女不孝,落下話柄。如果感覺花費太大或根本只是拖時間,就隻好出院甚至准備后事。農村老人不怕老,怕的是生病沒錢治沒人照顧。到了晚年,老人生活全靠子孫良心,若遇上不孝子孫,那真是悲慘萬分了。

  自從每月能領到110元養老金后,村上60歲以上的老人都非常開心,說全靠國家過活,平常買菜抽煙喝茶買藥就指著這點錢了。錢不多,可在老人們心裡卻異常溫暖,因為平時兒女也不見得每月能給100元錢。在老人們眼裡,國家這個平時模糊的概念此時甚至比兒女都親,可一旦生病住院,國家就鞭長莫及了。所以老人們盼身體健康無痛無病,真的到了那麼一天,隻希望一覺睡下去再也不睜眼,這算是最有福氣的死法了。

  生活在農村20多年,我目睹了太多老人病無所醫、老無所依的情況。每每想到那些蒼老的面孔,心裡好痛好痛。

  浙江桐鄉市 姚孝平

  張阿姨的苦惱

  我家在湖北巴東縣城,是山區。寒假回家串門,聽一位姓張的阿姨講到了她面臨的“養老困境”。她的大家庭包括雙方4位60多歲的老人。老人們都在農村,已失去了勞動能力,還多多少少有些病。她有個讀高中的女兒,正在准備高考﹔她自己的妹妹在外地打工。張阿姨和丈夫都是普通的工薪階層,每月的收入加起來不超過2000元。她說:“這樣的收入一方面要供一家三口的基本生活和女兒的高中花費,馬上就要面臨女兒讀大學的大額花費,還要贍養失去勞動能力的雙方父母!”其經濟上的壓力可想而知。

  本來經濟上的負擔已夠讓她頭疼,她每周還必須抽時間回家照料父母的基本生活,順便要買點水果、蔬菜和藥,請假太多耽誤工作又要扣工資。張阿姨說:“實在沒辦法,動過念頭送父母去養老院,這樣隻多花點錢吧!但丈夫一聽,立馬義正詞嚴地說:‘不孝!等著別人數落你,看你臉往哪兒擱!’碰了一鼻子灰后,我就再也沒提過這事。哎……”在場的親戚朋友似乎都能體會到她這種無奈,甚至也有相同的無奈,卻都不吭聲,因為家鄉的家家戶戶幾乎都是子女贍養老人的家庭養老模式,都認為這樣才是盡孝道。

  隨著計劃生育的實行,如今“4+2+1”型的家庭非常普遍,加之社會壓力的增大,家庭養老這種模式讓不少夾在老人和孩子、工作和家庭中的人感到不堪重負。所以,養老觀念和養老模式亟待改變。

  中國人民大學 鄭海鷗

  一個普通家庭的養老困擾

  對人口老齡化給家庭帶來的問題,我的戰友歐陽體會頗深。

  歐陽從部隊轉業到省政府機關工作,妻子在一家企業上班。歐陽在安徽老家有年邁的父母,南京有岳父岳母,老人均已過古稀之年,女兒今年上初中三年級,可謂上有老下有小。

  由於工作性質決定,歐陽經常要出差、加班加點,常常得“一心挂兩頭”。母親患有嚴重高血壓和哮喘,他很擔心,但因分隔兩地,惟有逢年過節才能去老家看望父母。

  一天夜裡,父親因膽結石發作,疼得在床上直打滾,瘦小的母親用板車將父親拉到鄉醫院。因為鄉衛生院醫療水平有限,醫生便建議轉到市醫院手術。母親隻好摸黑深一腳淺一腳地找到一位開三輪車的親戚,連夜將老伴送到了市醫院。還有一次,父親在騎自行車去鄉村集市的路上,被汽車撞了,腿部縫了7針,在家躺了近一個月,身體才慢慢恢復。這些事情都是歐陽回家探望父母時從鄰居口中得知的。

  歐陽也想將父母接到城裡來住,但父母說在城裡生活不習慣,而且歐陽自己忙工作、忙孩子,有時候出差在外,也照顧不了父母,更重要的原因是,歐陽轉業那年已經取消福利分房,他靠積蓄在南京買了套50多平方米的住房,一家三口還能湊合著住,要是父母過來肯定會擁擠不堪。妻子所在的企業效益一般,有限的工資除了供孩子上學,上補習班、興趣班,每次回家還要向父母孝敬一點。岳父體弱多病,雖然參加了醫保,但自己承擔的醫療費也不少,歐陽也要隔三岔五地在經濟上給岳父母補貼一點,家裡基本沒有結余的錢了。

  工作、孩子、4位老人,對歐陽來說,無論是精神壓力還是經濟壓力都可想而知。

  江蘇南京市 方 敏

  城鄉養老制度差距大

  最近我回湖南常德農村老家,發現農村老人老無所養現象比較普遍,令人擔憂。我曾看到一位八旬左右老爹,一手拄著拐棍、一手扶著扁擔,顫顫悠悠地擔著半擔糞水去菜園澆菜。我關心地對他說:“老人家,您路都走不穩,還澆什麼菜啊!”老人放下擔子,好不容易緩過一口氣來,“人沒死,要吃啊!”我問:“您老沒有養老金啊?”老人無可奈何地搖搖頭:“每月65元錢,有了米錢沒菜錢!”我又問:“您崽不管你?”老人嘆了口氣說:“崽倒有三個,一個自己60多了,一個是殘疾,還有一個前些年好不容易送他讀完大學到國家廠礦上班,去年破產下崗了。他們個個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哪還有能力顧得了我們?”

  晚上,我和村支書聊天,他告訴我,這位老漢的情況在村子裡還不算最差的,農村老人老無所養現象相當嚴重,村裡2000多人中,60歲以上的有400多人,其中不少是無人供養的孤寡老人,他們大多體弱多病,雖然每月有幾十元農村低保金或百來元五保金,但要解決其穿衣吃飯看病問題無異於杯水車薪。

  這種狀況反映出城鄉養老制度存在巨大差異。政府公務員、教師退休養老金一般都有好幾千元,退休工人一般每月也有一兩千元,而農民老了卻沒有退休金,現在60歲以上的老人每月才有55元—65元生活補貼。工人退休后生病有醫療保障,門診住院都能報銷一大部分,而農村合作醫療的報銷比例卻較低。

  農村過去那種養兒防老的傳統養老模式如今已面臨困境,亟待探索、制定一套城鄉一體發展、公民共享改革發展成果的養老制度來。

  湖南桃江縣 朱金良

  2012九大主要任務:增加養老金 深化收入分配改革

   溫家寶:大力調整收入分配格局 增加企退人員養老金 

  老齡化社會的法治隱憂

  養老,無遠慮必有近憂

  養老工作要有預見性

  空心化農村如何“養活中國”

  “養老金雙軌制”引爭議 呼吁待遇均衡

  
(責任編輯:喬雪峰,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