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杰:中國今年存准率或降至19%左右--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魏杰:中國今年存准率或降至19%左右

2012年03月22日08:39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中國今年存准率或降至19%左右 ———專訪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魏杰

  今年,中國將繼續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並適時適 度 預 調 微 調 ﹔ 國 內 生 產 總 值 增 長 預 期 目 標 為7.5%,物價漲幅控制在4%左右。就此,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魏杰在接受《經濟參考報》“金融大家談”欄目專訪時表示,預計今年全年共4次下調存款准備金率至19%左右,除非出現比較大的意外情況,如貨幣政策突然改調由穩健轉向寬鬆。他同時強調,今年中國貨幣供應量總體依然較高,通脹壓力不容小視。

  今年預計新增流動性11萬億

  魏杰認為,綜合考慮增長、物價和就業情況對貨幣供應量的影響,今年存款准備金率可能還將繼續下調3次,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加上2月份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存准率下調0.5百分點至20.5%,今年將共4次下調存准率至19%左右。

  魏杰向“金融大家談”欄目具體分析說,2011年底,中國的貨幣供應量為85.7萬億元,而中國人民銀行定下的今年貨幣供應量增長速度為14%,即今年貨幣供應量增加近12萬億元,今年年底的貨幣供應量應為近100萬億元。如果今年共4次下調存准率,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在85.7萬億元的基礎上每次下調存准會增加釋放約4000億元的流動性,加上新增的12萬億元貨幣供應量中,有81%即9.72萬億元成為新增的流動性,今年增加的流動性總盤子應該約為11萬億元。

  “這11萬億元的新增流動性,比2009、2010年的要少,但比2011年多。所以今年股市表現,會比去年好一些,但不會好太多,因為流動性的盤子就這麼大﹔對於樓市而言,成交會比去年有所活躍,但價格會穩中有降。”魏杰說,“對於企業而言,今年太快的規模擴張不大可能,要把主要精力放在結構調整、提高效率上。”

  “貨幣供應量/G DP”指標過高

  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通脹壓力不可小視。魏杰通過“金融大家談”欄目提醒:“雖然最近幾個月來,物價上漲放緩,但中國貨幣供應量、以及由此而來的流動性水平依然偏高,今年對通脹問題依然不可小視。”統計數據顯示,2009年底,貨幣發行量同比增加30%,2010年底為20%,2011年底為13.6%。

  “貨幣供應量是否過多,國際上有個通行的指標,就是當年年底的貨幣供應量與當年G D P之比。”魏杰告訴“金融大家談”欄目,“G D P可以理解為一國當年生產的財富總和,貨幣供應量則是生產的貨幣總和。”

  魏杰表示,考察發達國家的經濟發展史,就會發現一個共同的規律:發達國家的“貨幣供應量/G D P”指標增長到100%之后,就會呈回落趨勢。比如,美國現在這一比例約為51%。但這一指標在中國的走勢,卻出現了一個極為例外的現象:達到100%后並未回落,反而是繼續高升。2011年底貨幣供應量為85.7萬億元,當年G D P按47.2萬億元計算,這一比值已達到190%,而中國的G D P隻為美國的1/3。

  “今年貨幣供應量的預期增速為14%,遠高於G D P今年7.5%的預期增速。這說明,中國‘貨幣供應量/G D P’指標會繼續走高。正是基於這一判斷,所以對今年的物價形勢不能樂觀。”魏杰說。

  中國的“貨幣供應量/G D P”指標為何如此反常?魏杰坦言,這是當代經濟學上的一個“謎”。對其原因的分析,經濟學界是眾說紛紜,沒有定論。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中國的貨幣供應量的確太多了,明顯超出了它所對應的財富。

  以科學分析方法預測貨幣政策變化趨勢

  魏杰進一步指出,分析貨幣供應量,首先要涉及到中央銀行,因為中央銀行是貨幣發行的銀行。在中國,央行發行貨幣的主要渠道有兩個:一是再貸款﹔二是外匯佔款。

  再貸款是中央銀行給商業銀行的放寬。外匯佔款就是中國人民銀行為了收購流入中國的外匯而發行的人民幣。再貸款和外匯佔款發行的貨幣叫基礎貨幣。一般統計口徑顯示,外匯佔款佔基礎貨幣的份額在20%左右,是比較合理的范圍。而在中國,外匯佔款遠遠超出這個比例。僅以2006年為例,當年再貸款為3.2萬億元,外匯佔款為2.9萬億元。

  “外匯佔款實質上不是國內市場對貨幣的需求,這個項目下發行貨幣就是被動行為,因而如果所佔比重較大,就會引起投入市場的非需求性貨幣增加,可能引起國內市場價格上漲,尤其是資產價格上漲。”魏杰表示。

  中央銀行發出的基礎貨幣,經過商業銀行的經營活動而進入社會生產和消費活動,使貨幣的形態發生了變化,從現金一種貨幣形態演變成三種形態,即:M 0———現金﹔M 1———現金 活期存款﹔M 2———現金 活期存款 定期存款。

  “其中,M 2即貨幣供應量。”魏杰說,“貨幣供應量是被‘生產’出來的貨幣,但真正能被‘使用’的貨幣,才是流動性。貨幣監管當局正是通過貨幣政策,來調節貨幣供應量和流動性,從而實現宏觀調控的目標。比如說存款准備金率,就是中國人民銀行最經常使用的手段。今年新增貨幣供應量約12萬億元,如果今年存准率降至19%,那12萬億元中的81%,即9萬多億元才是其中新增貨幣供應量釋放的流動性。”

  “貨幣管理當局會定期、不定期公布上述相關數據。掌握了上述概念和分析方法,在相當程度上有助於預測、把握貨幣政策相關變化趨勢。”魏杰表示。記者 王小波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