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卡通押金:“糊涂的賬”何時公開透明--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一卡通押金:“糊涂的賬”何時公開透明

2012年03月23日08:23    來源:《工人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押金,不是不該收也不是不能收,而是要收得有依據有規范有秩序,由誰收、怎麼收、收多少,收了之后干什麼用,公眾能不能知情、如何監督,應該有一個完整的制度體系。

  日前,北京市民劉巍向北京市政公交一卡通公司遞交申請,要求其公開IC卡成本明細及巨額押金利息去向。據劉巍估算,按照每張卡20元的押金計算,北京4000萬張一卡通的押金費用超過8億元﹔按一年定期存款利率3.50%計算,僅沉澱押金的年利息就達2800萬元——據3月22日《京華時報》報道,一卡通公司負責人回應稱,押金和利息沒有人們想象的那麼多,4000萬張卡中存在800多萬張退卡,還有大量備用卡,一卡通公司目前仍是虧損企業。

  這個回應很及時,也比較有針對性,但仍然不能消除公眾的所有疑問——“沒有想象的多”是多少?一張卡的成本又是多少?虧損可有賬目証明?光講道理是沒用的,公眾期待的是更給力的証據材料。

  近年來,隨著公共交通發展的需要,不少城市推出了公交一卡通,市民可以隨意購買、充值,然后刷卡乘坐各種公共交通工具。不用再為沒有零錢而煩惱,省去了排隊買票的時間,還可以享受票價折扣,一卡通給人們出行帶來了不少便利。然而,幾乎從一卡通誕生之日起,其押金問題便引發了不小的爭議,人們先是討論為什麼一定要收押金,收多少合適,而后又追問押金都用在了哪裡。自2006年5月正式啟用以來,北京市的一卡通政策已經推行了近6年。這6年間,一卡通的發卡數量逐年攀升,但追問從未停止——有北京市政協委員連續6年提案要求公開押金去向和具體賬目,有大學生針對20元押金過高提起訴訟。時至今日,這一問題仍舊扑朔迷離。說它是一筆糊涂賬,一卡通公司可能會覺得委屈,但有些質疑,有關方面確實沒有徹底說清楚。

  比如,這20元押金究竟因何而收,標准在哪兒。押金,在租借東西時用做抵押的錢,東西壞了,押金就作為賠償,東西完好無損地還給人家,押金退回。通常來說,押金的數額是足夠抵消所借之物的價值的。在公眾看來,不過是一張卡而已,成本有這麼高嗎?相關調查顯示,IC卡制作,超百萬購買量的一張卡的成本在2元∼4元,出廠價格是7元左右,這與20元相差較遠。據北京市一卡通公司2010年的回應,北京市一卡通為4K容量的中高端集成電路卡,採用綠色環保材料制成,成本是每張20.53元,並且這個成本是經北京市發改委等部門審核批准的。既然當初有審核,一定提供了不少具體計算成本的分析材料,電路卡、環保材料、知識產權等等,每一項佔比多少應該都有介紹,何不拿出來讓公眾看看?有報道顯示,一卡通在不同城市收取的押金並不相同,廣州是30元,濟南是10元,公眾不解,同樣功能的一張卡,差別咋會這麼大?如果10元的卡就可以用,為啥要收20元、30元?

  比如,關於押金的用途,一卡通公司能不能拿出一本清楚的賬目來?北京市國資委每年都會給一卡通公司補貼,並且數額不小。這些錢加上押金究竟用在了哪兒,設施日常維護需要多少、新設備採購需要多少、人力等經營成本需要多少,公眾有權知道。

  此外,還有一筆錢的去向,公眾也很關心。人們給一卡通充值大都是50元、100元,全部用完必有一個周期,所有人卡裡的余額加起來也絕不是一個小數目。這筆錢又是怎麼處理和使用的?

  坦白說,這些疑問真的不是存在一年兩年了,面對公眾質疑,有關方面總是給人一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究竟是不想說清楚還是根本說不清楚?

  一卡通押金,不是不該收也不是不能收,而是要收得有依據有規范有秩序,由誰收、怎麼收、收多少,收了之后干什麼用,公眾能不能知情、如何監督,應該有一個完整的制度體系,並且要盡可能地公開透明一些,而不是全憑收錢者一張嘴說了算。但願這筆糊涂賬能夠早日厘清,取而代之的是一筆明白賬、放心賬。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