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資須與勞動生產率和物價指數挂鉤--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工資須與勞動生產率和物價指數挂鉤

羅福群

2012年03月26日09:26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工資增長要與整個經濟運行相聯系,實現職工實際工資與經濟發展同步增長

  近十年來,我國經濟取得了持續較快增長,但由於多方面原因,出現了收入分配的失衡現象。在初次分配中,勞動報酬所佔比重不斷下降,工資總額佔國民收入的比重也逐年降低,近兩年物價水平又呈現較快上漲態勢,部分職工工資增長速度跟不上物價上漲速度,從而使得這部分勞動者實際生活水平有所下降。因此,需要盡快改變我國收入分配中的這種不合理格局,切實使廣大勞動者能夠共享改革發展成果。日前,國務院批轉國家發改委《關於2012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工作的意見》,把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列為改革的重點,並明確提出要完善工資制度,健全工資正常增長機制。我認為,健全工資正常增長機制是解決我國目前收入分配突出問題的重要舉措。

  工資正常增長機制最基本的是工資與勞動生產率和生活物價指數挂鉤

  所謂工資正常增長機制,目前尚未見到權威或公認的定義,按我的理解,是指工資的增長要與整個經濟運行相聯系,影響工資增長的各種因素起聯動效應,其中最基本的是工資與勞動生產率和生活物價指數挂鉤,實現職工實際工資與經濟發展同步增長。如果經濟出現負增長,企業經營效益下滑,即便工資負增長也是與市場機制相吻合的﹔反之,經濟在發展,企業也有效益,職工工資水平理應水漲船高。工資包括行政事業和企業工資,二者的工資形成與增長機制是不相同的。就企業職工工資而言,就是要通過繼續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逐步建立起市場機制調節、企業自主分配、勞資協商共同決定、政府監控指導的工資分配體制。在健全工資正常增長機制的過程中,應著重採取以下對策。

  要明確和貫徹全國通行的分配原則——按要素分配

  分配原則是勞資雙方進行工資協商的基本准則,也是政府對企業分配實行監管的重要依據。從我國現實出發,我國現階段的分配原則,就是按要素分配。所謂按要素分配,就勞資雙方而言,就是勞動者以勞動力要素與資本所有者的資本要素共同分配勞動成果,包括分享利潤。對於資本所有者來說,客觀上存在國有、非公有等不同所有制的區別,但對於勞動者來說,則不應當有所有制的區別,他們之間的收入差別不能決定於所有制的差別。按社會公平的原則,勞動者無論是在公有還是在非公有企業打工,都應同等分享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的成果,不應當無限期地實行基本分配制度的雙軌制,即公有制職工實行按勞分配,非公有制職工實行按資分配。否則,不可能形成真正意義上的正常工資增長機制。

  要改善宏觀分配格局——以廣大民營企業為重點營造工資增長良好條件

  企業內部的分配從來都要受宏觀分配的約束。國民收入的分配主要是在政府、企業和勞動者三大利益主體之間進行,近年來出現的勞動報酬和工資總量佔比不斷下降的宏觀分配格局表明政府和企業所佔份額過大,特別是政府的財政收入增幅已經連續多年大大超過GDP的增幅,去年的財政收入已經超過十萬億。從工資增長的環境來看,國家機關職工工資由於有不斷增長的財政收入作為保障,因而實現工資與經濟發展同步的難度不大。國有企業尤其是壟斷性行業由於具有較強的盈利能力,要實現職工工資收入水平正常增長也不會存在問題。而難度較大的還在於民營企業。所以,要健全正常工資增長機制,應以廣大民營企業為重點,政府除了要推動深化企業工資分配制度改革以外,還需要通過改善宏觀分配格局等措施,為民營企業工資增長營造良好的條件。近年來,一方面由於生產與經營成本不斷上升等原因導致許多企業利潤增長乏力,部分企業甚至陷入生存困境﹔另一方面,政府財政收入卻一直保持快速增長態勢。在這種情形下,政府完全可以也有必要適當減輕民營企業的稅費負擔,從而使企業能夠擴大職工漲薪空間。

  要完善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由勞資雙方平等協商決定工資

  能否健全正常工資增長機制,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企業。我國之所以出現勞動報酬長期偏低的分配格局,主要原因之一是在片面強調企業自主分配和勞動力供求處於買方市場的背景下,企業職工工資決定機制不健全,工資標准與工資增長基本上是企業經營者說了算,普通勞動者沒有多少話語權。單個的勞動者可說是根本無法依靠自身力量實現工資正常增長,因此唯有全體勞動者聯合起來與資方集體議價,建立由勞資雙方平等協商來決定工資的機制才能從根本上改變企業內部分配不合理的狀況。工資集體協商內容應包括:工資協議的期限,工資分配制度,工資標准和工資分配形式,職工年度平均工資水平及其調整幅度,獎金、津貼、補貼等分配辦法,工資支付辦法,變更、解除工資協議的程序,工資協議的終止條件,工資協議的違約責任等。

  要加強政府對企業內部分配的監管

  當今的市場經濟早已不是無政府干預的自由市場經濟,政府就連一些重要的生產資料和生活物品的價格都要進行嚴格的監管,更何況是工資這一特殊商品的價格。因此,健全正常工資增長機制,政府監管是不可或缺的。政府對企業工資分配進行監管的職責主要體現在:為企業勞資雙方集體協商工資提供信息依據,建立權威的工資指導線、勞動力市場指導價位及行業人工成本信息發布制度、制定最低工資標准,在制定區域性最低工資標准的基礎上還要制定“臟、累、險”等特殊行業的最低工資標准以及以執法者身份維護收入分配的正常秩序。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