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齡化的隱憂:養老困境“困”在哪兒--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老齡化的隱憂:養老困境“困”在哪兒

——對北京市部分家庭、機構、社區養老狀況的調查

郭燕

2012年03月27日07:4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朝陽區頤園老年公寓的一位老人面門而坐。
  郭燕攝

  崇文區西廳胡同的體育館路托老所。
  郭燕攝

  81歲的筱奶奶在給自己注射胰島素。
  郭燕攝

  目前,北京市京籍人口中,60歲以上老人達245萬,即每6人中就有一位老人。“到2020年,90%的老年人在社會化服務協助下通過家庭照顧養老,6%的老年人通過政府購買社區照顧服務養老,4%的老年人入住養老服務機構集中養老”,這是2008年12月北京市《關於加快養老服務機構發展的意見》中描繪的藍圖。

  在這一藍圖推進下的養老現狀如何?面臨哪些困境?這1/6的北京人生活得怎樣?近日,筆者走訪了北京的一些家庭、養老機構和社區,一探究竟。

  

  家庭養老

  子女有心 贍養乏力

  通州區宋庄鎮的張爺爺,今年82歲,一直住在子女的家裡。

  “我和孩子住一起幾十年了,子女們工作忙壓力大,得體諒他們啊,盡量不給子女添麻煩。洗澡讓他們先洗,看電視隨他們的意。”面對我這個採訪者,張爺爺念叨著自己的“幸福經”。平日,張爺爺還幫兒子兒媳跑跑腿,買個菜,充個話費啥的。

  在北京,像張爺爺這樣身體健康、腿腳利索精神好、兒子家的房子也大的老人並不多。很多老人上了歲數,或身體不好,或腦子已不太好使,或子女的生活條件不太好,養老便成為大問題。“現在房子那麼貴,成家的子女多數擠在巴掌大的空間裡,把老人接過去讓他們住哪兒?”家住東城區的呂女士說。

  “我的孩子有的正吃著低保,能不補貼他們就算不錯啦。”72歲的王大爺一臉無奈。碰見王大爺是在去崇文區體育館路托老所途中。他正拄著拐杖拎著買好的饅頭往家走,抬腳落腳顯得格外吃力。10年前,王大爺還騎著單車去買菜,現在,100米的路他足足走了10分鐘。與王大爺身體同樣每況愈下的,還有他的儲蓄。不久前,老伴兒因急性腦溢血被送進醫院住了一個月,10萬元錢就沒了。省吃儉用一輩子,都不夠手術住院費。王大爺每月能取到退休金和養老金共計3680元,除去每月藥費還剩2000多元,用於日常消費也還基本湊合,但如果再補貼子女、買服務請保姆就無能為力了。

  從事保險工作的王女士下月就要被提拔為業務經理了,可事業上的成就並沒有抹去生活上的隱憂。她家中現有3位老人:60多歲的爸媽和80多歲的奶奶。老人們的日常生活由住家保姆照顧。“3年前的一天,奶奶半夜上廁所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腿摔斷了。我平日到處跑業務,根本沒有時間照顧他們。沒辦法,隻能找個住家保姆。”王女士說,這兩年保姆費用越來越高,找個可心的素質高的保姆並不容易。

  長期研究家政服務問題的中華女子學院教授劉明輝指出,隨著“人口紅利”的消失,家政業的勞動力資源逐年遞減,而需求量年增20%。絕大多數家政服務組織缺崗率達10%—30%,供需矛盾日益突出的問題在許多城市普遍存在。

  在老年人中,空巢老人和失能失智老人的居家養老風險巨大。“許多城市出現了老人死在家中卻無人發現的情況,這說明以家屬照顧為依托的居家養老功能是殘缺和不完整的,已經難以應對空巢老人越來越多的挑戰。”北京大學人口所穆光宗教授說。今年全國老齡工作會議指出,預計到“十二五”期末,全國65歲以上空巢老人將超過5100萬,佔全國老年人口的23.08%。

  機構養老

  補貼有限 護工短缺

  昌平區太陽城銀齡公寓,是一家專業化的民營養老機構,房間很像酒店標准間,有床、電視和獨立的衛生間。

  “能夠自理的老人住在這裡,每月須交1680元。旁邊有超市,買東西也方便,一個電話就送來了。”今年81歲的筱珀奶奶,是位老干部,每月退休金6000多元,如今孩子散居在其他省市,還能自理的她,選擇了公寓租住式的養老模式。

  筆者在筱奶奶的房間看到,物品擺放凌亂,兩張床一張睡人,一張放物。患有糖尿病、類風濕性關節炎等疾病的她,腿上綁著許多藥袋,手腕上貼著膏藥。每天她還要定時給自己注射胰島素。

  為失禁老人換屎尿墊200元,幫助洗澡擦身整理室內日常用品100元,扶著老人上廁所、端屎尿盆100元……在朝陽區頤園老年公寓,很多服務項目明碼標價。工作人員表示,老人每月所交費用和其享受的服務緊密相關。

  配有超市、休閑中心的養老機構在北京城內並不少見,但僅基本費用每月就在2000元以上。位於朝陽區十八裡店的北京康夢圓國際老年公寓是一座已經投入運營的中高端養老機構。公寓大院內有超市、美容美發中心、按摩中心、水療區,享受這些服務都需額外付費。在提供的不同檔次的養老服務中,筆者看到,兩人間床位費每月2700元,單人間5100元,空中豪華四合院每月費用竟達20萬元,租后可容全家人一起入住。

  坐落在崇文區西廳胡同32號的體育館路地區托老所是街道辦的養老機構。筆者來到這裡時,托老所的鐵門上著鎖。在征詢負責人同意后,筆者被允許入內。據負責這家養老機構的李女士介紹,該托老所可以容納60位老人。現有老人32位,其中年齡最大的89歲,最小的61歲。

  托老所的院子十分狹小,大約隻有十幾平方米。每個房間配有床、桌子和電視。住在這裡的81歲的劉爺爺說,在這裡養老每月的床位費、伙食費加起來共1500元,有護工服務並定時打掃房間衛生。

  調查中筆者發現,在北京,大多數老人選擇的是公辦性質的中低端養老機構。這些機構的價位在900元—3000元之間,床位入住率在75%—90%之間。然而,據了解,公辦養老機構基本上是保本經營,隻能在低收費標准、低工資標准、低服務條件的狀態下維持。“希望政府能在政策上給予養老機構更多的支持。”李女士說。

  護理人員短缺,也是當前養老機構面臨的較為頭疼的問題。朝陽區頤園老年公寓負責人楊女士說,現在護工難招,她們24小時監護著老人,不能讓老人磕著碰著,喂飯,喂藥,翻身,給老人洗澡洗衣服,換被罩換床單,一個人照顧一群人,這樣的活多數人都不願意干,希望國家能在工資待遇、培訓等方面給予優惠政策。

  據悉,北京正在制定政府辦和社會力量辦養老機構補貼政策,今后養老機構設置醫務室有望得到相應補貼。

  社區養老

  配套不夠 落實困難

  行動不便,可享受上門陪護服務﹔空巢老人,白天可去托老所消遣﹔子女無暇做飯,可去社區食堂專享老年人食譜……老人住在家裡,享受社區內提供的助餐、助潔、助浴、助醫等服務。這是北京目前正大力推行的居家養老模式。

  “打電話叫餐會收5毛錢,我一般都自己去買。”79歲的張奶奶說。筆者了解到,像張奶奶這樣的老人很多,盡管她們對居家養老服務需求很大,但多數舍不得花錢買服務。

  在朝陽區紅廟路口的東北角處,有一個露天隔間。兩牆之間約有2米寬,能容兩三堆人聚著打牌,貼牆有三條長椅。這樣的角落成了附近老人休閑的好去處。聚在這裡的,大都是附近的老人。

  “社區裡沒有休閑設施嗎?”筆者曾問這裡的老人。“我們這些人都是上世紀的老工人,住在八九十年代廠子給建的家屬院裡,房子太老太舊,沒錢配物業。”一位大爺說。

  北京市民政局曾要求,2011年底前全市70%的社區要成立居家養老服務組織,如養老服務中心、日間照料中心等,並在社區內建立老年活動中心、健身中心等文體活動設施,但實際落實起來相當困難。社區工作人員少、任務重,日常工作普遍忙不過來,很難開展居家養老服務。筆者走訪的管庄麗景苑社區,工作人員隻有6名,承擔大小事務卻達100多項,而且工作經費捉襟見肘,根本無力顧及養老服務。一些已建成的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也或多或少存在運營問題,在服務空巢老人方面力不從心。

  “設施的建設也是問題。小區的老人一直呼吁建老年食堂,可是誰來投資?”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社區黨委書記向筆者反映。她說,按規定,新建改建居住區要配套建設社會福利設施,其征地拆遷費用由承建項目開發公司承擔,基本建設費用由區縣政府負擔,產權歸區縣政府所有,但由於沒有操作性辦法,政策的剛性不足,很多新建小區養老服務機構未能落實。

  目前,有關部門對社區老年服務的扶持力度正在加大。據了解,市老齡辦今年已爭取到7700萬元資金,“以獎代補”資助社區養老服務商的良性發展。



國務院:推進事業單位實施績效工資制度

  深化收入分配和社保制度改革 健全工資正常增長機制

  兩會之后話民生:社保,今年路該怎麼走

  老齡化的隱憂①:城鄉養老制度差距大

  2012九大主要任務:增加養老金 深化收入分配改革

   溫家寶:大力調整收入分配格局 增加企退人員養老金 

  老齡化社會的法治隱憂

  養老,無遠慮必有近憂

  養老工作要有預見性

  空心化農村如何“養活中國”

  “養老金雙軌制”引爭議 呼吁待遇均衡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