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與現實的三種距離--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中產”與現實的三種距離

林嬋 申瑞杰 申潔

2012年04月05日08:0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美國電視連續劇《中產家庭》的劇照。該劇描寫了美國普通中產家庭發生的故事。
  圖片來源:時光網

  ■“我的包袱很重,我的肩膀很痛,我扛著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我的眼光很高,我的力量很小,我在沒有人看見的時候偷偷跌倒……我在台北的馬路上迷失了我的腳……”1989年台灣著名歌手鄭智化唱的一首《中產階級》,如今成了大陸一部分群體的寫照。他們是有著一定收入、一定社會地位、一定生活追求,正在興起卻未被清晰劃分的群體——中等收入者。在中國社會變革不斷深化的過程中,他們正在被賦予社會中流砥柱的角色,一方面成為奮斗與成功的代名詞,卻同時也被焦慮和迷茫所困……

  

  北京公務員:

  無房無車,離中產一族遙遠

  “每當別人問我從事什麼職業時,我一回答是公務員,大家一致的反應都是當公務員真好,有穩定收入,有福利。可他們不知道的是,我每個月的工資卻隻有2000多元。”趙鵬今年31歲,是土生土長的西安人,目前在北京的一家區級法院任職,從事書記員工作。

  2008年,趙鵬從北京一所知名大學的民商法專業畢業,獲得碩士學位。畢業后,為了在北京這個大城市站穩腳跟,趙鵬嘗試參加國家公務員考試,希望可以到專業對口的法院工作,卻連報名資格也沒獲得,原因是未通過國家司法考試。“於是,我就拼命學習,每天都抓緊時間看書,最后取得証書,獲得現在的工作,當時得知自己被錄用,甭提多激動了。”趙鵬回憶到。

  可當問及他現在的工作感受,趙鵬則顯得一臉無奈:“現在的生活還算平穩,可就是工資太少。”趙鵬說,自己現在每月要付750元的租房費、1000元的生活費,這麼一算下來,每月2000多元的工資所剩無幾。說到與女朋友何時結婚的問題,趙鵬直搖頭:“現在結婚,大都以有房有車為前提條件。按現在北京的房價,買一套6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大概需要100萬元左右,根本買不起,何談買車和結婚?”趙鵬說,雖然現在國家和政府都在積極採取措施下調一線城市房價,可什麼時候我們這種收入的人才能在北京買得起房?

  雖然公務員是大家公認的穩定工作,可趙鵬心裡卻有著更換工作的打算。“咱干的工作雖說和上學時的專業對口,可每個月的工資不高,工作量還很大,並且離家又遠,將來生活上還要面對很多實際的問題。我覺得與其這樣,還不如早些回到西安,至少有家裡人的幫助和照顧,生活壓力也會小一點。”據趙鵬說,他的家人非常贊同他回家鄉就業,而他也已經向家鄉的許多高薪企業投遞簡歷。現在,趙鵬最大的希望就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可以早點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房子,早日成為“中產”一族。 

  蘇州外企白領:

  有房貸無汽車,不想為高薪跳槽

  李俊今年剛滿30歲,本科畢業后一直在蘇州一家德資企業工作,現任主管技術的高級工程師。妻子中專畢業后在一家合資企業做質量控制工作。家裡有一個3歲的兒子。平時工作很忙,好不容易遇上小長假,他覺得應該帶家人出去散散心,特別是孩子應該出去轉轉。這幾天他正和妻子商量著清明期間的出游計劃,其實也就是帶兒子去蘇杭周邊轉一轉,一般都是去動物園、植物園這樣的地方,花費控制在1500元左右。像這樣的短途旅行,他們一年會有兩三次。

  雖然是令人艷羨的外企白領,可是李俊卻輕鬆不起來。他的每月稅前基本工資能拿到7000元,稅后5600元﹔每年發13個月的工資,另外每年的獎金和出差補助約有35000元。妻子失業前每月工資是3500元,稅后2975元。另外,李俊周末還會去一家親戚開的小廠子幫工,每個月有1500元的收入。這樣算起來,每年的可支配收入大概有161500元。

  常聽到周圍同事抱怨工資低,李俊也深有同感。他在蘇州買的房子,首付是借親戚的,目前每個月要還2400元左右的房貸﹔兒子上的是1800元?學期公立幼兒園,再加上日常開銷,也所剩不多。他一直想買輛汽車,結束自己天天騎電動車上班的辛苦日子。可是最近妻子又失業了,權衡再三,他還是覺得自己承受不了經濟上的壓力,隻得把買車的計劃作罷。

  周圍有很多德國同事,據他了解,在德國,中產階級應該是有不用還貸的房子,有不用還貸、折合人民幣15萬元以上的汽車,家庭收入大於10000歐元/月,每年能享受30天以上的帶薪休假。“現在中國很多所謂的白領都被房子、車子壓得喘不過氣來了。這樣的群體怎麼能是中產階級呢?就我的情況而言,整個家庭稅后收入15000元/月才能算中產階級。”李俊說,“周圍同事跳槽的很多,都說工資是‘跳’出來的。可是僅僅為了提高工資去跳槽畢竟還是下下策。”李俊認為,到一個新的工作崗位后,要一年左右才上手﹔這個時候去跳槽,雖然待遇能提高一些,但對個人和企業的長遠發展是很不利的。

  北京私營業主:

  年收入10幾萬,覺得自己是中產

  老毛是一位有膽識的私營企業主,2005年夫妻帶著小兒闖北京,硬是把天津的麻花做進了北京市場,全家一年有10幾萬元的收入,被家鄉人稱作發家致富的大能人。現如今他的特色麻花廠坐落在北京五環城郊,廠裡已發展到十幾號人,都是老家帶過來的三親六戚,年產值達到500多萬元。

  “我想讓家族共同致富,親戚也沾沾光。廠子做大了,可收入沒增加多少,工資的漲幅遠抵不過物價上漲的步子。廠子的租金、原材料也漲,還有部分貸款,加上稅收負擔,利潤空間被壓縮,壓力越來越大。”說起這些,老毛就發愁。他給筆者算了一筆賬:自己是廠長,老婆是財務,兩人收入10幾萬。有一大一小兩輛車,還算體面。但在北京硬是沒敢置上房子。去年兒子上大學,又多了兩三萬的開支,一年收入能結余幾萬塊錢。

  老家有房,北京有車子,老毛覺得自個應該屬於中等收入家庭。“你說啥是中產階級?嘿嘿,不就是一年掙十萬八萬的票子,家裡開支寬裕,車子房子多少佔一樣,剩點閑錢還能帶老婆孩子出去開開眼旅旅游嗎?我也就這點念想吧。”老毛說。

  自己過得不錯,老毛希望手下的員工也能過上亮堂日子:“我也想身邊有更多的人達到中等收入,所以想方設法為大伙多謀些利益。”這幾年廠裡連續給大伙提工資,現在一年光工資就要發出50多萬,老毛說自己是一個錢掰成兩個錢使,自掏腰包辦了免費食堂,員工的住宿經費也由廠裡統一開支,絞盡腦汁想讓大家都過上亮堂日子,可是員工們的年收入基本不到4萬塊錢。

  今年溫總理在工作報告中提到,要擴大中等收入者的比重,說到老毛心窩裡去了。“我們廠有很強的凝聚力,大家都願意跟著我干,相信我會把他們帶入中等收入者的行列。希望政府能多體諒小企、私企的難處,盡量減輕企業的負擔,讓利於民。廠裡的利潤豐厚了,我的紅包會派發得越來越大!”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丁濤(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