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滬月嫂月薪過萬 家政婦女收入高於醫學博士--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京滬月嫂月薪過萬 家政婦女收入高於醫學博士

李禹潼

2012年04月10日08:54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龍年出現“天價月嫂”,在北京、上海,她們佣金最高已超過1.5萬元。

  媒體或呼吁政府加強監管,或探討高價月嫂是否“物有所值”,但都忽略一個有趣的現象:月嫂這個連單獨職業都算不上的家政工作,為何收入能高於一個醫學博士?

  本報記者調查眾多產婦、月嫂,以及採訪專家后發現,“天價”由兩股合力造成,一方面,當代產婦對嬰兒護理常識匱乏,盲目迷信月嫂的專業性﹔另一方面,月嫂公司夸大月嫂服務的專業性,並用“月嫂証”、簡單培訓等方式,打造出一個“新職業”,賺取高額佣金。

  北京家政服務協會會長李大經表示,月嫂工作技術含量低,構不成一個新職業。但“天價”只是市場行為,政府不應干預,應讓市場自身調節。

  有專家說,年輕的寶爸寶媽,自學一些護理常識,多保持些理性頭腦,天價泡沫,自會破滅。

  龍年吉祥,生子扎堆,各地月嫂價格也在瘋漲。北京、上海收費最貴的月嫂,佣金已超過1.5萬元。其人力成本,遠高於一個經過多年專業培訓的醫學博士。

  然而在專業人士眼中,月嫂只是個普通的家政服務工作,連單獨職業都算不上。

  “我們的社會怎麼了?”章蓉婭,協和醫院婦產科醫生,在談及這個話題時懊喪地嘀咕了一句。

  她是個冷靜的旁觀者,沒有卷入到搶購月嫂服務的市場中。她的寶寶四個多月。月子期間,她只是請父母過來搭把手。

  相比章蓉婭,張鈺沒有那麼冷靜。

  這名27歲的公司白領,已懷孕7個多月。3月20日,她在市場轉了一圈,發現龍年月嫂價格“貴得離譜”。她馬上給老公打電話,“趕快!找個靠譜的月嫂,漲幅快趕上黃金期的樓市了!”

  “產婦都瘋了?”

  產婦張鈺在醫院發現母親們都在請月嫂,其中特級月嫂11800元,而4個月前才6800元

  張鈺坐月子的觀念是從母親那兒繼承的。

  母親叮囑她,月子期間不能出門,不能下地,不能開窗,不能沾水,不能洗澡,不能看書看電視……不能這個不能那個,諸多禁忌。

  雖然是80后,但張鈺相信這些。

  張鈺擔心孩子出生后的手忙腳亂。那麼小的孩子,連抱都不知道怎麼抱,她坐月子又不能累,怎麼給孩子換尿布,聽說還要觀察黃疸。張鈺和丈夫商量,必須找個專業月嫂。

  張鈺母親不同意,她坐月子時,壓根沒聽過“月嫂”一說。她強調,自己可以來照顧張鈺。

  張鈺不相信母親的育兒理念,認為落伍了。她看同事請的月嫂,又是給新生兒做操,又是給產婦催乳按摩。這些母親肯定不會。

  自打張鈺去朝陽婦幼保健醫院做產檢,每次都能碰見來拉活兒的月嫂。

  3月20日上午10點,一個四十多歲,皮膚黝黑,身材健壯的女人迎上來,問張鈺要不要請月嫂。她稱自己叫王姐,河北人。

  王姐說,她做了五六年的月嫂,經驗豐富,還會做月子餐。這是張鈺產檢以來在醫院碰到第六個前來兜生意的月嫂。

  與前幾位一樣,王姐始終強調,龍年月嫂是稀缺資源。“你看看這排隊的孕婦,比地鐵一號線的人都多,晚了就請不到好的了。”說著話,王姐把公司宣傳單塞進張鈺懷裡。

  看著王姐指甲縫裡殘留的黑泥,說話時唾沫橫飛。張鈺擺擺手,轉身走了。“太能說了,不靠譜。”

  瞅准一個孕婦上廁所的功夫,她找了個座位坐下。幾乎每次來產檢,樓道裡都擠滿了孕婦,從分診台到樓道轉彎處,叫個號,護士都要扯著嗓子喊,跟菜市場一樣。

  旁邊兩個孕婦在聊天,說今年是龍年,估計分娩量會超過20萬。她們也在找月嫂,發現好月嫂難找。

  張鈺溜了眼手裡的價目表,特級月嫂11800元。她清楚地記得,四個月前,傳單上印的是6800元。

  張鈺有些坐不住了,心裡想,“產婦們都瘋了。”

  盲從,還是盲從

  吳莉請月嫂隻因她們會催乳、會做月子餐﹔產科醫生章蓉婭說,這些專業性被社會夸大了

  張鈺開始逛各種婦嬰論壇,上面的內容看得她心驚肉跳。

  有月嫂給寶寶吃安眠藥﹔有月嫂挑撥婆媳關系﹔有月嫂用冰水拍打寶寶的臉。

  張鈺看到兩則最離譜的帖子。一則是,有月嫂要求雇主每天煮雞湯給自己喝,並要求雇主每天保証月嫂兩個蘋果,每天晚上要看兩集電視劇。

  另一則是,一個月嫂樣樣都好,卻借口老家有事,把客戶“辭”了。原來,這個訂單是五個月前以6000元的價格簽的,如今接到一筆9000元的單子,月嫂就“跳戶了”。

  月嫂花費比保姆高出幾倍,服務又不“專業”,張鈺很糾結。

  張鈺給好友吳莉打電話,向她取經。兩年前,吳莉請過一名4800元的高級月嫂李阿姨。電話裡,吳莉卻向她倒出一大堆苦水。

  “千萬不能找這個阿姨。”吳莉的聲音幾近控訴。

  面試的時候,李阿姨把自己吹得天花亂墜,一到家裡,承諾就不兌現。說是會催乳,結果隻按摩了兩天,沒有達到催乳的效果。說是自己會做十多種可口的月子餐,整個月子下來就做了兩種,酒糟雞蛋和鯽魚湯,吳莉一說不好吃,她就不做了。最主要的是,李阿姨居然給寶寶穿紙尿褲都不掏邊,一點也不細心。

  吳莉當時請月嫂的情形,和許多產婦一樣,一是周圍很多朋友都請,二是相信月嫂能提供專業服務。吳莉承認,當時有些盲從,沒有細想,那些所謂的專業服務到底意味著什麼。

  讓產婦最看重的有兩項服務,催乳和做月子餐。

  協和醫院婦產科醫生章蓉婭說,其實這兩項服務的效用,都被社會夸大了。

  在醫學上,70%產婦的母乳都是夠的,30%產婦母乳不足,需要催乳。最有效的催乳方法就是讓寶寶多吸,"寶寶是最好的催乳師"。

  此外,產婦要多喝水,注意休息,營養均衡。相比之下,手法按摩等外部刺激的催乳沒那麼重要。

  章蓉婭認為,產婦的飲食也沒宣傳得那麼特殊。最主要的就是少油,清淡,多喝水,多喝湯,多蛋白質攝入,營養均衡。"現在市面上流行的月子餐有些夸張,炒作的成分居多。"

  張鈺承認,這些知識,她並不了解。

  1999年"月嫂"誕生

  下崗工人劉京雲開辦公司,培訓出專門護理產婦和新生兒的月嫂,細分了家政市場

  對於一萬五的天價月嫂,劉京雲也覺得不合理。

  "月嫂"市場是由劉京雲開啟的,1999年她創辦國內第一家月嫂公司,據說"月嫂"這個名字也是劉京雲起的。

  在月嫂公司前,國內隻有月子中心。那是上世紀九十年代,月子中心通常租用三星級以上賓館,邀請兒科專家做顧問,定期為母嬰做檢查,有的還有產婦形體恢復課,防止產后憂郁症的心理咨詢講座。那裡普通的工作人員也都是助產士、護士。

  但月子中心不是普通人消費得起的。

  那個年代,一個月子坐下來,收費萬余元。到月子中心來的多是明星,高薪員工,還有足球隊員、企業經理、網絡工程師的夫人。

  1999年,下崗工人劉京雲在北京醫院照顧生產的同事,她感覺,北京很多老家是外地的產婦,身邊沒人照顧,創辦一個月嫂公司,為他們提供服務,將有很大市場。

  "當時隻想細分一下家政服務市場。"劉京雲說。

  她請的都是北京籍的退休幼兒園老師、醫生及下崗女工,並找來婦產醫生、兒科醫生、營養師給她們培訓,使其成為具備產婦和新生兒護理常識的月嫂。

  劉京雲定的月嫂價格,高於保姆價格。

  那個時候,請個保姆才280元,而劉京雲把月嫂價位定到了900元。即便最初2年,公司虧損,劉京雲也沒把月嫂價格降下來,"不能降,價格體現著月嫂的價值。"

  2001年之后,月嫂日漸被市場接受。

  2003年,張玉香看到劉京雲的創業故事后,成立了深圳第一家月嫂公司。

  越來越多的人看到月嫂公司的發展前景,紛紛開辦月嫂公司。2005年,遍地開花的速度已經超出劉京雲的預期,並在2008年達到了井噴。

  "虛假"的職業化

  各種公司從事月嫂培訓,發放"權威"証書﹔專家表示,"月嫂"技術含量低不構成一個職業

  許多月嫂公司都試圖讓"月嫂"變得更職業。他們提供相關培訓,並以公司名義頒發月嫂証。有了月嫂証,月嫂身價自然抬高。

  山西長治來的程鳴鳳正在考月嫂証。她在一個月嫂公司報的培訓班,價格是1200元。

  此前,她做了五六年的育兒嫂。

  程鳴鳳算了筆賬,在北京市場上,她做高級育兒嫂的報價是4000元,如果轉行做月嫂,初級報價就是4800元,幾年后,到了高級,可達到6800元甚至更高。

  給程鳴鳳培訓的老師叫李楓,四十多歲。做月嫂培訓前,李楓曾是單位會計,下崗后,一位好友開月嫂公司,邀請她來做月嫂培訓。

  為了講好月嫂培訓課,她專門去做了一年多的月嫂,摸索經驗。

  採訪中得知,很多培訓師都是老月嫂出身,真正請產科醫生或營養師來做培訓的也有,但很少,上課的時間也很短。

  李楓什麼都教,產婦乳腺護理,催乳,新生兒臍帶護理,二便觀察等,涉及的都是一般醫學常識。她用的是公司自編的教材。

  "月嫂有多少專業技術性?"李楓反問記者,她說,月嫂的技術含量低,大多都是掙辛苦錢。

  對於這個"技術含量低"的工作,參與培訓的單位則是五花八門。

  廣州有媒體報道,當地權威培訓機構有3家,市人社局下屬的廣州市就業訓練中心、市婦聯和市總工會家政培訓基地。

  北京靚嬰堂在它的加盟招商廣告中,也強調了自己的資質,"由勞動部獨家授權月嫂職業認証"。它頒發的月嫂証上印著"職業培訓証",和"職業鑒定証"僅二字之差。

  北京靚嬰堂的"月嫂証"上印著"中國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字樣,並有該中心的蓋章。

  該中心是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下屬事業單位。靚嬰堂收取的月嫂培訓費分別是,1680元、1880元和2680元。

  該中心職業鑒定部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靚嬰堂頒發月嫂証,那是培訓部門的事兒。目前月嫂根本不是一個職業,也沒有一個相關的職業標准。

  國家規定,新職業申報時有兩個必備條件:不少於5000人、穩定的從業人員規模,擁有自己獨特而核心的職業技能。

  "月嫂工作談不上專業,目前來看,不可能單獨成為一個職業。"北京家政服務協會會長李大經說,月嫂只是家政服務員類別下的工種,它只是比鐘點工、保姆等其他工種的文化水平、外在形象略好一些。

  "百團混戰"推高價格

  大量小公司涌入月嫂行業,發動廣告戰,以搶奪市場,並借生育高峰推高價格

  張路軍是在2008年進入月嫂行業。他目睹這潭水,如何從清澈變為渾濁。

  那一年,他給妻子請了一個月嫂,並發現整個行業還處於低端經營。他便從外資電信公司辭職,找了幾個同學入股,開辦月嫂公司。

  此后的一兩年,更多月嫂公司如春筍般冒出。好幾個原來在張路軍公司做客戶經理的,都"單飛"了。

  這些月嫂公司各有各的生存途徑:有的是老月嫂,帶著幾個姐妹,靠一些老客戶和去醫院拉活﹔有的依靠人脈關系,"吃定"一家醫院,通過醫院介紹客戶﹔也有的靠廣告投入,在百度等搜索網站購買關鍵字和排名廣告位。

  一些剛成立幾個月的小公司可能宣傳成十年老店﹔公司裡沒人懂外語,卻自稱是涉外經營的國際公司。

  張路軍形容現在的"月嫂"產業,"是一個百團混戰的時代。"

  行業競爭加劇,也推動廣告成本增長。張路軍發現,不少月嫂公司每天在網絡上投放的廣告費達兩三千元,是三年前的幾十倍。

  於是,月嫂公司紛紛抬高月嫂價格,攤薄成本。龍年伊始,年前還是6000元的檔位,年后就漲到8000元。

  "不漲價怎麼行?如果維持原價,月嫂都會跑走。"張路軍覺得,龍年天價月嫂,某種程度是行業合力所致。

  月嫂也在有意無意地抬高身價。

  蘇州街33號公寓是知名的"月嫂大廈"。這棟大廈裡,有大大小小十幾家月嫂公司。有經驗的好月嫂,是各大公司爭奪的緊缺資源。在這裡,月嫂的檔案重復率相當高。不少月嫂都挂靠在好幾個公司,哪個公司給的高,就去哪個公司。

  限價還是促銷?

  青島一月嫂公司向媒體公布自己公司價格,並稱為"行業指導價",吸引來不少客戶

  各地月嫂漲價,有媒體呼吁,政府應加強監管。在此之際,山東媒體爆出,青島對月嫂發出限價令。

  媒體稱,2月初,青島市婦女就業創業指導中心出台了各級別家政服務員指導服務價格,以指導和規范家政服務員的服務價格。其中,價格最貴的為狀元月嫂,4000元/月。

  3月22日,愛心大姐服務社的單經理告訴記者,消息是他們公司發布的,所謂限價令,是媒體誤讀。

  單經理說,他們只是向媒體公布了服務社的月嫂價格。

  但單經理公布價格時,把自己公司的月嫂價格,稱之為"行業指導價"。

  他解釋說,因為他們公司在當地的市場份額最大,他們只是想告訴顧客,現在市場太亂,但他們不會漲價。

  愛心大姐服務社,是青島市婦聯成立的中介服務機構,受青島市婦女就業創業指導中心管理。

  單經理說,公司在公布了"行業指導價"后,用戶明顯比以前多了。

  青島一業內人士說,這不是借限價之名,來給自己公司促銷嗎?

  3月27日,記者致電青島愛貝佳月嫂公司,當詢問起金牌月嫂的價格時,工作人員依舊給出了8小時四千多元的報價,高出"指導價"近千元。

  理性,泡沫才會滅

  產科醫生章蓉婭說,產婦、嬰兒護理常識都很簡單,可以自學,消費不應盲目

  對於目前出現的天價月嫂,北京家政服務協會會長李大經表示,他反對政府干預,應該由市場主導,通過供求關系的杠杆來調節。

  章蓉婭說,隻要產婦多些理性,自學些護理常識,一切問題便迎刃而解。"天價"月嫂失去了盲目追捧,便會理性回歸。

  有媽媽常問章蓉婭,不請月嫂我根本不會照顧寶寶,怎麼辦?章蓉婭告訴她們,其實月子裡的寶寶最省心,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照顧寶寶的活加在一起無非就是換尿片、喂奶、拍嗝、外加臍帶消毒和洗澡撫觸。

  唐曉輝和劉丹丹便是一對理性的小夫妻。

  今年1月,寶寶誕生,唐曉輝的媽媽從貴州老家來到北京。按計劃,唐曉輝的媽媽白天坐月子餐,照顧劉丹丹和寶寶,唐曉輝下班回來換班。

  實施兩天,唐媽媽感覺有些累。於是,唐曉輝請了個不住家的保姆,負責買菜,打掃衛生,洗衣服,一個月2000元。價格是普通月嫂的一半。

  劉丹丹則在懷孕期間,便買了育兒百科全書,產后恢復常識等書,學習了好幾遍。一些重點注意事項,還都畫了紅線。

  在他們夫妻倆的分工裡,劉丹丹產后以照顧自己為主,抱寶寶等體力活兒交給唐媽媽和唐曉輝。

  為此,唐曉輝也做了准備。每天下班后,他推掉飯局,趕回來陪老婆孩子。最開始,他也不會抱孩子。唐媽媽指導幾次,他也熟練了。

  張鈺離分娩還有兩個月。她聽了上述故事,開始冷靜思考。

  "保姆肯定是要請一個,畢竟我老公什麼都不會,買菜、做飯都不會。"沉思半晌后,張鈺說。

  53%產婦雇請月嫂是因為她們專業

  本報調查北京近百名產婦,他們來自媒體、國企、教師等行業,有80%產婦請的月嫂價格在5000元—8000元﹔10%產婦請的月嫂高於8000元﹔而沒有人請的月嫂是低於3000元。大多數產婦認為月嫂價格4000元—6000元為合理。

  40%月嫂因為收入高才做這一行

  本報調查北京近百名月嫂,她們年齡從36歲—53歲不等。這些月嫂中,有20%的來自農村﹔46%的月嫂曾是下崗職工。其中60%的月嫂每月收入在5000元—8000元,20%的月嫂收入在8000元以上。沒有一個月嫂的收入在3000元以下。

  問卷調查/實習生李禹潼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