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溫州調研金融綜合改革 將減少管制--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周小川溫州調研金融綜合改革 將減少管制

李微敖

2012年04月11日08:20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減少管制”、“對於那些基本具備條件的改革任務,成熟一項,就啟動一項”,這是央行行長周小川昨天就溫州金融改革作出最新表態。據了解,周小川已於4月9日率央行調研組赴溫州調研。溫州金融改革怎麼改、開放到什麼程度已經在學界引起熱議。

  溫州改革將減少管制

  昨天,央行調研組在溫州召開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工作座談會,周小川指出,溫州金融綜合改革立足溫州實際,解決溫州當前經濟金融運行中存在的“兩多兩難”(民間資金多、投資難﹔中小企業多、融資難)問題。

  周小川表示,溫州金融綜合改革的要點和重點在於“減少管制、支持創新、鼓勵民營、服務基層、支持實體經濟、配套協調、安全穩定”。在加強組織領導的同時,也要做到“依靠市場、適應市場”。

  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昨日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現在呼聲最大的就是監管部門減少管制,給民間資本更多的空間。”他建議,目前對小額貸款公司、村鎮銀行的審批權限就可以嘗試性下放。“現在小額貸款公司的審批權在省一級政府部門、村鎮銀行更是要到中央去批,可以下放到溫州市政府一級,企業自己會根據市場情況考慮收益、衡量風險。”

  溫州民間借貸中心近期挂牌

  “對於那些基本具備條件的改革任務,成熟一項,就啟動一項。在把握好方向原則的同時,大膽探索。”周小川表態稱,這意味著溫州金融改革試點可能很快就啟動。周德文昨天向記者透露,目前溫州的民間融資備案管理制度已經基本成熟,首批溫州民間借貸中心近期就將挂牌運行。

  周德文稱,建立民間融資備案管理制度是民間借貸陽光化的破冰之舉。雖然一直在呼吁民間借貸要陽光化,但是鮮有具體措施。在“建立民間融資備案制度”的指引下目前溫州地區已經開始著手准備設立民間借貸服務中心,溫州地區的民間借貸活動可以在此服務中心登記,而服務中心也將提供包括統一合同、統一公証、律師咨詢、房產登記評估等一條龍服務,讓民間借貸真正的公示於天下,這在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時間裡從來沒有過的。首批進入的民間借貸機構選擇了4家,今后溫州所有縣市區都將建立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

  ■ 背景

  中小企業危機倒逼金融改革加速

  自去年4月以來,溫州中小企業主“跑路”事件不時見諸報端。他們要麼借了高利貸,但營業利潤抵不上所需償還的高額利息﹔或者自己擔保的巨額資金連本帶息難以收回。

  隨著多米諾骨牌的依次倒下,中小企業危機一時蔓延全國很多地區,中小企業借貸危機已不限於浙江,還波及了江蘇、福建、河南、內蒙古等省份,並有愈演愈烈之勢。

  針對中小企業危機,國務院於去年10月12日出台新政支持小型微型企業,其中包括加大對小微企業的信貸支持、拓寬小微企業融資渠道、加大對小微企業的稅收優惠等9大財稅金融政策支持小微企業發展。

  在此期間,各方對民間金融放開的呼吁不斷加強。今年兩會期間民間金融“陽光化”更是成為熱議話題。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提出,目前民間金融存在民間資本豐富與企業融資困難並存的難題。首先應對民間資本立法,使民間資本陽光化。同時,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應與國有資本同等標准。民建中央在一份提案中建議,應盡快制定出台《民間借貸管理條例》,完善民間金融法制體系。

  今年3月,民間金融改革破冰。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於3月28日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明確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的十二項主要任務,其中包括制定規范民間融資的管理辦法﹔符合條件的小額貸款公司可改制為村鎮銀行等。

  4月3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稱,民營資本進入金融領域就是要打破壟斷,溫州試點的有些成功經驗要在全國推廣。 新京報記者 李蕾

  ■ 三大焦點

  焦點1 金融改革試點能否順利推進?

  溫州金融綜合改革對於我國進一步推動金融改革意義重大,有學者認為不亞於當年“小崗村”在農村土改中的示范意義。但是在相對壟斷的中國金融市場能否順利推進有待觀察,畢竟改革將觸及既得利益階層。

  民族証券分析師陳偉表示,由於溫州金融改革涉及的是處於社會資源配置最核心地位的資金,它的實施推廣過程也必定會涉及到更廣的經濟社會領域,由此也會更多觸動既有壟斷階層的利益,若沒有中央政府的強力支持和全方位的改革決心,溫州金融改革的效果及對於全國金融改革的示范作用也都會大打折扣。

  農行戰略管理部付兵濤對溫州的此次試點也有一定的擔心,他認為溫州金融改革的政策指向意義可能大於實際作用,首先是之前期望較高的“利率市場化”等內容並未在這次改革方案中出現,由此推測,中央對金融改革的快速推進仍持謹慎態度,最近央行副行長胡曉煉也否認正在進行利率市場化試點的准備工作。

  周德文也表示,溫州金融改革是一項綜合性的改革,不僅需要央行的支持,更需要銀監會、財政部等多個部門的配合。

  焦點2 海外直投又會“雷聲大雨點小”?

  此次改革方案稱,溫州將開展個人境外直接投資試點,市場對此冀望頗高。

  但事實上,開展個人境外直接投資試點兩年之前溫州便已提出,但由於手續不齊備后來被叫停,這次是否能走出此前困局?

  民族証券分析師陳偉表示,這勢必會吸引全國感興趣的資金都通過多種途徑借道溫州向境外進行直投,這無疑會增大資金的管理難度,也就會迫使中央批准更多有條件的地區都推出類似的試點,如天津和上海,而試點較大范圍的展開無疑可以加快我國資本項目開放進程,引導我國龐大的外匯資金“出海”展開更大規模的投資並購,從而進一步提升我國經濟的國際化程度。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田勇(微博)認為,個人境外直接投資作為一項試點,是未來藏匯於民的一個重要方式,但不能再繼續雷聲大雨點小。但個人境外投資也確實不能盲目放開,比如很多國家抱怨中國人把當地房價炒起來了。同時,盲目放開個人境外投資也有可能引發資本外逃,從而可能對國內經濟造成沖擊。所以,個人境外直接投資的放開,也需要試點。在溫州試點放開個人境外直接投資,是因為溫州這個地方,民間資本條件比較雄厚,所以,應給予當地居民個人境外投資適當的比例和對資金使用范圍進行必要的規定。

  焦點3 小貸公司轉制村鎮銀行能破冰?

  此次溫州金融改革允許符合條件的小額貸款公司轉制為村鎮銀行。但據有關規定,村鎮銀行最大股東必須是銀行業金融機構,此次試點能否破冰讓業內充滿期待。

  根據銀監會《村鎮銀行管理暫行規定》“村鎮銀行最大股東或惟一股東必須是銀行業金融機構”,由於這一持股比例的限制,自2009年銀監會允許小額貸款公司改制為村鎮銀行之后,尚未有一起小額貸款公司轉制的案例。溫州試點是否能破冰也成為焦點問題之一。

  一家小額貸款公司人士告訴記者,要變身村鎮銀行,那麼公司的控制權就要交給銀行,辛苦干起來了控制權拱手相讓,想想也不能接受。

  農行戰略管理部付兵濤表示,如果在相關細則中不突破該規定,則意味著金融改革不能改變當前管理框架。小額貸款公司轉制村鎮銀行,估計相關股東限制很難突破。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田勇表示,現在肯定不可能要求銀監會修改此規定,但既然溫州在搞試點,那麼那些做得比較好的符合條件的小額貸款公司,就應該直接翻牌成為村鎮銀行。如果試點成功,監管機構就可根據實際取得的成功經驗,對相關監管規定再做修改。 新京報記者 蘇曼麗

  央行行長周小川:探索民間融資陽光化途徑 

  打破銀行壟斷,現在正是最好時機

  央行行長周小川:鼓勵企業和居民海外投資 

  李稻葵:利率市場化不適合在溫州推行

  馬蔚華:利率市場化是解決民間借貸關鍵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