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地變成“唐僧肉” 為啥種地“沒出息”?--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聚焦糧食安全系列報道之一

耕地變成“唐僧肉” 為啥種地“沒出息”?

人民網記者  張彬

2012年04月12日08:16    來源:人民網-財經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遼寧省盤錦市大窪縣新開鎮為了建一座滑冰場,成片的耕地被拋荒,附近百姓議論紛紛:以平整的耕地換一座滑冰場,值嗎?網友陳先生向人民網反映,這種蓄意破壞耕地、將耕地用於商業開發的做法必須被遏止。

  據記者了解,河北省廊坊市郊區,幾十畝耕地被鐵柵欄圍成一圈,兩三年未見動靜,保安人員說,這裡將要被開發成商業樓盤。湖北荊門市某區政府為將某酒店賣出,將該酒店附近的幾十畝耕地作為附加條件賣給碧桂園做商業開發。

  總有人打耕地的主意,因為賣地收入高

  上述事例,在全國不知還有多少。越來越多的耕地用於城市建設和商業項目,已成為影響糧食安全的一大隱憂。國家提出,堅守18億畝耕地的紅線。保護耕地成為政府近幾年的一項重要的工作,雖然取得了不小的成績,但是耕地日漸減少已成為不爭的事實,各地城鎮化速度的加快,工業用地增加,都在蠶食農民的耕地。

  一位當年在西安當過知青的王老先生這樣回憶,1995年西安南至電視塔,北至龍首村,西三橋,東灞橋,周圍全是庄稼地。過了16年,2011年的時候,西安南邊到了秦嶺山腳下,北邊到了渭河草灘,西邊到了西咸交接,東邊到了?灞新區。城區面積擴大了至少一倍。別的地方也不同程度地出現了城市規模的迅速發展,到處建房子,修公路,蓋工廠,蠶食了多少良田。如果放眼全國,耕地減少更是有目共睹。

  2012年2月份,中國人民大學等學術機構對全國農地的調查報告顯示,自上世紀90年代后期以來,43.1%的中國農民經歷了至少1次征地,而在17.8%的征地案例中,被征地農民反映地方政府採取了強制征地拆遷的手段。

  報告還顯示,有12.7%的失地農民沒有得到任何補償,而9.8%的失地農民雖然得到了補償承諾但還沒有到位。報告稱,近年來農村土地征收數量呈逐年增加的勢頭,且征收價遠遠低於土地的實際市場價值,僅為政府賣地價格的幾十分之一。

  數據顯示,1999年以來,64.7%的失地農民得到了一次性的現金補償,平均金額僅為每畝18739元,而征地賣地的平均價格則為每畝778000元,是征收價格的40多倍,而其中的差價大部分成為政府土地出讓金收入。政府出讓土地成為耕地減少的直接原因。全國人大代表李詳紅指出,中國缺少集中、優質大規模的耕地,加上糧食在流通環節的滯后發展,已成為阻礙我國糧食大發展的瓶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程國強指出,中國堅守18億畝耕地面積不動搖。靠什麼守住18億畝“紅線”?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政治經濟學研究中心主任蔡繼明建議,對新增建設用地征收耕地佔用稅,由此形成國家耕地保護基金,其收益按比例補貼給承擔耕地保護的地區和農民,同時加快健全糧食主產區利益補償機制,使其財政收入和水平逐步達到全國平均水平。

  蔡繼明同時建議,積極推進城市化進程,讓進城務工的農民真正變為城市居民,徹底脫離農村土地,使農村戶均耕地達到適度規模經營的最低要求,這樣才能調動廣大農民種糧的積極性,確保糧食產量穩定增長。

  沒人願意種地,因為種地收入太低

  近日《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組以“缺席者”為主題的照片,說明農村“空心化”現象:田間水渠邊,老人獨坐,旁邊是兩張空椅子,留給在外打工的兩個兒子﹔農家小院中,老兩口帶著孫子,全家十余口人出外打工或上學,留下一地空板凳……照片反映的勞動力流失后農村空心化現象,是我國工業化、城鎮化加快的過程中必須面對的現實問題。

  去年,我國的城鎮化率首次超過50%。而據統計,第一產業從業人員佔比也下降到38.1%。“十億人口,八億農民”的局面已不復存在。

  四川武勝縣的農民種田,如遇收成好,一畝田可獲純收入200元左右,10畝也隻有2000元左右,不如在城市打一個月工掙錢多,如碰到年成不好就血本無歸。在我國北方很多地方也是如此,更多的農民選擇外出打工,家裡隻有老人在種田,純粹種田的青壯年農民寥寥無幾。一位吳老伯說,在家種田的大多是有手藝的人(指木匠、石匠、泥匠),沒手藝的人都外出打工。如今80后、90后的孩子根本都不去種田,好多外出打工的人家都把自己的田地出租給別人來種植。

  今年,糧食產量實現八連增,糧食增產離不開中央財政支持。統計數據顯示,2004年至2010年,中央財政支持“三農”投入從2626.2億元增加到8579.7億元,年均增長21.8%,其中與糧食生產相關的投入從1029億元增加到4575億元。財政部預計,2011年中央財政“三農”支出有望超過1萬億元。

  國家雖然在持續加大三農投入和補貼農民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但農民收益的增幅遠低於種糧食成本的增幅。農民種糧收益低的事實未有大的改觀。

  程國強認為,2012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連續9年以“三農”問題為主題,形成了完整的“強農惠農富農”政策體系,也逐步建立了“三農”投入穩定增長的機制,關鍵在於落實,把已有的政策變為現實。要完善和強化對種糧農民的各項支持政策,進一步提高主要糧食品種最低收購價,增加糧食生產直接補貼。穩定農業生產資料價格,降低糧食生產成本,提高種糧比較效益。加大糧食主產區利益補償力度,建立完善的主產區和主銷區產銷協作和利益協調機制,進一步調動地方政府,尤其是糧食主產區重農抓糧的積極性。

  全國政協委員、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認為,政府要以較高的價格收購農民的糧食,然后以平價出售,這樣既保証國家糧食安全和價格的平穩,又大大提高農民種糧的積極性和收入。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韓俊近日也表示,現在農民種糧的效益非常低,糧食主產區種糧吃虧的問題也非常突出,國家要逐步增加對種糧農民的補貼,同時也健全對糧食主產區的利益補償機制。
(責任編輯:喬雪峰、劉陽)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