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丟70萬元貨物電視中下跪 所有貨完璧歸趙--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打工仔丟70萬元貨物電視中下跪 所有貨完璧歸趙

陳鵬 王鑫昕

2012年04月13日08:33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9箱貨物,價值70萬元,丟失超過24小時后還能全部找到。四川成都通安達物流有限公司的貨運司機王洪均,幾天裡經歷了從“大悲”到“大喜”的跌宕起伏。

  他負責運輸的貨物不知不覺中從行駛的貨車上掉落,隨后被路人撿走。有的人第一時間主動聯系他,有的人在媒體大量報道后才歸還,還有人向他索要了2000元的費用。

  這場貨物遺失事件經媒體大量傳播后,引發了市民的熱議。

  打工仔丟了70萬元貨物,在電視節目中下跪

  4月3日16時許,王洪均駕駛一輛中型貨運卡車,從成都市北部的新都區出發,准備把一車貨物運往位於成都市南部的新國際會展中心一大型百貨商場。車上裝著300多件貨物,包括約500元一箱的某知名品牌隱形眼鏡護理液,還有每箱標價超過10萬元的某品牌女裝。

  行至成都市區三環路鳳凰立交橋下的輔道時,9箱沒有捆綁牢固的貨物從車上掉了下來。而這一切,駕駛室裡的王洪均全然不知。

  直到10多分鐘后,通過后視鏡,王洪均看到車子后面本用來捆綁貨物的繩子,在風中飄搖。“糟了!”他立即剎車,下來檢查。這才發現,車后一排貨物早已不知去向。

  經過清點,車上丟失了9箱貨物,包括兩箱隱形眼鏡護理液和7箱女裝,總價超過70萬元(此前媒體報道為60萬元編者注)。

  “一定是掉在路上了。”王洪均立即折返,沿原路尋找丟失的貨物,但一無所獲。驚慌失措的王洪均,趕緊撥打了110報警。

  “當時我就懵了,70多萬元的貨款,怎麼還也還不上啊。”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他回憶了當時的心情。

  70萬元,對從外地來成都打工的王洪均來說,無疑是個天文數字。按照每月三四千元的收入水平,他就算不吃不喝,干十年也賺不回來。那天晚上,他甚至不敢跟家人提及丟失貨物的事。

  回到家中,王洪均打開電視,看到四川電視台公共頻道的新聞節目《新聞現場》,他決定撥打新聞熱線向媒體求助。

  4月4日一早,看到前一天晚上王洪均給新聞熱線留下的線索,四川電視台公共頻道記者劉薇和同事汪洋立即聯系並採訪了王洪均。

  當晚,節目在《新聞現場》播出。畫面中,46歲的王洪均泣不成聲:“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多希望那些好心人能夠聯系我,如果撿到貨物的話,我萬分感謝他們。”說罷,他對著鏡頭跪了下來。

  王洪均的眼淚打動了不少人。節目播出的當晚,有網友把王洪均下跪和哭泣的電視截圖發到了微博上,並配以動情的注釋:“家裡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兩個正在讀大學的女兒,妻子又賦閑在家,每月跑貨運隻能掙上三四千元,60萬元的貨物價值得讓他不吃不喝跑上十多年。現在,他就希望,撿了衣服的人能像這個好心的吳先生一樣,將衣服還給他……”

  有人第一時間主動還貨,也有人還貨之后索要費用

  微博中提到的“吳先生”,是第一個歸還貨物的福建人吳志文。

  那天下午,正在鳳凰立交橋下等人的吳志文,親眼看著幾箱貨物從王洪均的車上掉落。坐在自己車上的吳志文使勁地按喇叭,想提醒那位駕駛員,但對方渾然不覺。

  隨后,吳志文看到幾個環衛工人前去撿拾貨物,他也趕忙上前,把掉落的貨物搬到了路邊。“我擔心貨物影響交通,就把它們搬到路邊,想等遺失貨物的司機來拿。”吳志文說。

  但他很快發現不對勁了。幾輛面包車和QQ小轎車的車主先后路過並停車,把貨物搬上了自己的車。

  吳志文決定聯系收貨人。他照著貨物外包裝上留下的手機號撥打電話,可電話一直沒人接。

  “起初,我打算把那箱貨物留在路邊,但又怕被人拿走,就決定先拿回來保管。”這位20歲的年輕人說。

  直到第三次撥打包裝箱上的電話,吳志文才聯系上貨主李娟,又通過李娟聯系上了司機王洪均。

  當晚,王洪均來到吳志文家,拿回了吳志文撿到的那箱貨物。吳志文沒有索要任何報酬,還向王洪均提供了一些撿拾貨物的人及散落地點的細節,這讓王洪均感動不已。

  在被問及“怕不怕司機師傅訛詐、索要其他8箱貨物”時,這個才到成都一年的福建南平人承認,當時確實有過那樣的顧慮,也想過報警。“但看到貨物上清清楚楚地標明了收貨人的各種信息,而事實又是,我真的隻拿到了一件,有什麼就說什麼,也沒必要去說假話。司機掉了那麼多貨,肯定很擔心,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根據吳志文提供的線索,4月4日下午,王洪均來到承擔丟貨路段環衛任務的成都迅強保潔服務有限公司,想問個究竟。王洪均回憶說,公司負責人的答復是:“貨是員工撿到的,但大家好像並不願意歸還。”

  4月5日上午,王洪均再次來到該保潔公司詢問。這一次,還有近十家成都本地媒體的記者隨行。面對鏡頭,該公司負責人說,需要仔細查一查。

  當天下午,該公司主動聯系多家媒體,証實王洪均遺失的貨物已經找到,並表示確實有幾名環衛工人撿到了貨物,他們願意歸還。

  王洪均喜出望外,立即趕到該公司,拿回了由3名保潔工人撿到的3包女裝,並給付了其中兩位保潔工人各200元,作為酬謝。

  面對記者,3名環衛工人承認,曾經想過把拾到的貨物變現或者送給家人。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其中兩位保潔工說:“本來以為能給女兒漂亮衣服,突然間就沒有了”,“心裡一直都是虛的,現在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有了媒體的報道,第五箱、第六箱貨物也很快被送了回來。4月5日晚上,王洪均接到了一名陌生女子的電話,對方稱朋友撿到了兩箱貨物,但不願意露面,委托她把貨交還給王洪均。

  在約定的地點,王洪均見到了這名女子,她以“專門從外地趕來幫人還貨”為由,向王洪均索要了2000元費用后,交貨離開。

  多家媒體記者試圖聯系這名女子,她都沒有接聽電話。人們至今無從了解,這名女子從哪裡得到了王洪均丟失貨物的消息。

  媒體報道幫了大忙,所有貨物完璧歸趙

  此時,微博上有關王洪均丟失貨物的消息被瘋狂地轉發。4月5日10時01分,“幸福成都”發布題為“60萬元貨物掉下車 10分鐘被搶空”的微博,截至記者發稿時,這條微博被轉發了超過12萬次,轉發者中不乏明星、名人。

  微成都、成都同城會、華西都市報、成都商報等本地實名認証的微博,也都紛紛進行了微博發布。電視、報紙、手機報也加入了報道的行列。

  媒體的大量報道幫了王洪均的大忙。

  4月5日晚上,從四川閬中老家返回成都的另一位拾獲者王明杰,從手機報上看到了有關失主王洪均的報道。經過核實,他確認自己3天前撿到的兩箱貨物,正是王洪均遺失的。

  隨即,王明杰撥通了《華西都市報》新聞熱線,希望通過他們聯系到王洪均,歸還貨物。第二天上午,由於王洪均有事在身,華西都市報記者付真卿出面,接收了王明杰歸還的兩箱貨物。

  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王明杰回顧了他和另一名朋友高彬撿拾貨物的經過。

  4月3日下午,他們行駛至鳳凰立交橋下時,看到路上散布著幾箱貨物,一些路過的司機和環衛工人把貨物往自己的車上搬,王、高二人於是也參與其中,把一箱護理液、一箱女裝搬到了自己的車上,隨后駕車回到位於成都崇州的住處。

  他們把兩箱貨物放在崇州后,趕回閬中祭祖。其間,兩箱貨物未被打開,二人也沒有通過媒體關注到王洪均的遭遇,直到5日回到崇州,打開箱子,才確認自己拾獲的物品為王洪均所遺失。

  4月6日下午,最后一箱遺失的護理液,由一位名叫程宇的26歲男子歸還。4月10日,中國青年報記者聯系程宇,但他謝絕接受採訪:“該說的我都對媒體說過了。”

  根據《成都商報》的報道,4月3日下午,運輸工人程宇送貨經過鳳凰立交橋時撿走一箱護理液,隨后繼續送貨。當日下午,他再次經過此處時,看到路邊一男子正在打電話,“隻看到側臉,鼻子很尖很高”。但是,當時忙著送貨的他也沒太在意。期間,程宇曾琢磨如何處理這箱貨物,最后還是決定等兩天把事情忙完,就把貨物送到派出所。

  5日21時許,剛送貨回家的程宇陪著父母看電視,沒想到電視中出現了一張著急尋找失物的臉,他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程宇湊到電視前面,興奮地跳了起來,大叫一聲:“我認得到他,我撿的東西就是他的。”

  就這樣,程宇聯系上了王洪均。最后一箱貨物完璧歸趙。

  寧要有瑕疵的“高尚”,也不要不斷擴大的“冷漠”

  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王洪均多次說道:“感謝媒體,(丟失貨物的事情)在電視上播出,貨物才能物歸原主。”

  在王洪均丟失貨物的幾天裡,成都的報紙、電視、網站拿出大量的篇幅和時段關注此事,微博上的民間和官方輿論亦此起彼伏。

  4月5日上午,“幸福成都”在引題為“60萬元貨物掉下車 10分鐘被搶空”的微博中,對事件的描述是“10分鐘內被一搶而空,現在隻有1人願意歸還”。

  粉絲數超過4萬的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分局的官方微博“平安武侯”,在同一天,連發三條原創微博,圍繞“撿拾物品交出無罪”、“何種形式的哄搶都是違法行為”、“認真復習刑法”等話題,解讀了王洪均的遭遇。

  “平安武侯”在微博中引用刑法第268條說:聚眾哄搶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對首要分子和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平安武侯”以公安機關的姿態,要求撿到貨物者歸還,否則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這一天,因為積極參與微博尋找王洪均丟失的貨物,“平安武侯”以791分的高分成為當日全國公安微博影響力第一名。

  四川大學法學院教授周偉評論說,王洪均尋貨事件在引起公眾關注前,出現“拾物不還”的跡象,這不僅有悖社會公德,也是違法行為。他指出,刑法第270條規定了侵佔罪,適用於將他人的遺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佔為己有,數額較大,拒不交出的情形。

  更多的網友從道德上進行了拷問。

  事件初始,許多網友對那些撿到貨物又未歸還的幾位路人進行了猛烈抨擊,認為他們“給成都人丟臉”。

  在拾獲者陸續歸還貨物后,輿論又發生了轉向。在成都本地頗有影響力的“第四城社區”和“最成都”兩個論壇上,有不少網友提出,這些歸還貨物的人應該大加贊揚,有網友甚至提出把這個群體推薦去參評中央電視台的“感動中國”。

  4月9日下午,一段名為《我們成都人,就是巴適、巴適、巴適、巴適、巴適……》的網絡歌曲視頻,受到網友熱捧。歌詞中寫道:九箱都還了沒人手臟,收完成都真有光,成都人可以,沒人撿起跑去躲起來。

  參加報道的一些記者則對此事給予了謹慎的評論。《華西都市報》記者付真卿說,微博的強勢關注,有“雙刃劍”的效果,一方面,微博平台上最開始以“哄搶”來定義,這與事實是有出入的,可就是因為提了“哄搶”,才會激起網友的忿怒,進而引起更大關注﹔另一方面,微博促進了問題的解決,如果沒有4日晚上網友把傳統媒體的報道引向微博,或許事件就不了了之了。

  4月8日,在整個事件塵埃落定后,《華西都市報》配發了題為《善意在喚醒中復蘇》的評論,指出,在這個“結局堪稱圓滿,過程並不完美”的事件中,讓事件回歸本身,才是應有之義。因此,那種動輒就將事件貼上標簽式的“一個城市的自贖”,在事實面前就顯得如此空洞,甚至有些高呼口號般的可笑。

  對此現象,四川大學新聞系主任張小元教授用著名的傳播學理論“沉默的螺旋”進行分析。他說,當多數人為拾金不昧者唱贊歌時,如果突然有人在網上疾呼事情的真相不是大家想象的那麼美好,那麼網民們一定會很傷心,會有一種“被戲弄”的感覺,繼而加深社會的冷漠。

  他分析,網民希望出現的局面是“全部主動歸還”,因為自從“小悅悅事件”以來,大家對社會道德的冰冷感觸都很深,實在不願意看到“第19個路人”的出現。

  但他不支持把歸還貨物者列為“感動中國”候選人的提議。他的觀點是,寧要有瑕疵的“高尚”,也不要不斷擴大的“冷漠”。

  本報成都4月12日電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