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二代報告:超3成有2套房 開20萬車是底線--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富二代報告:超3成有2套房 開20萬車是底線

2012年04月16日09:33    來源:《長江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近日,國內首部富二代群體調查實錄——《中國富二代調查報告》正式出版,本書以國內最大的富二代群體——“接力中國”青年精英協會的會員為主要採訪對象,由《中國青年報》財經記者陶濤、財經作家於一聯合寫作。

  通過600份調查問卷,110次深度訪談,兩位作者揭秘了中國富二代的生活、學習、工作、婚戀乃至財產繼承等眾多細節,力求客觀公正地向大眾全面展示這些“財富2.0們”的群體真相。

  “標准像”:18-35歲,男,大學本科以上學歷

  《中國富二代調查報告》共向富二代們發放調查問卷600份,回收有效問卷586份。同時,為保証調查問卷的質量,調查范圍限定在18周歲及以上,無明顯精神疾病的富二代。

  通過對問卷的統計分析,從性別特征看,被訪者性別男女比例接近7︰3。作者分析,造成受訪者性別比例較大偏差的原因,除了人口學方面的原因,也有家族因素,富一代子女較多,按照傳統“傳男不傳女”的繼承方式,不少企業家可能會傾向於培育兒子的繼承能力。

  從年齡構成看,中國的富二代們相對年輕,主要集中在18歲到35歲,其中26歲到30歲所佔比例相對較高,多達33.1%。

  從教育背景看,富二代學歷普遍偏高,大學本科以上學歷高達86.2%﹔富二代教育也傾向於海外教育,有43.5%的富二代有海外學習經歷,他們中有64%的人選擇了經濟管理、商業管理類專業。

  從就業狀況看,有46.4%的富二代選擇自主創業,就業比例為29.7%,剩下23.9%處於待業或無業狀態。作者通過調查發現,導致富二代選擇自主創業的因素較多,如証明自我價值、積累創業經驗、父母企業自己不感興趣等﹔導致富二代處於無業或待業狀態的因素有尚在讀書或大學剛畢業尚未作出明確職業規劃、懶惰不想工作。

  從婚姻狀況看,富二代的已婚比例較高,高達46.4%。其中,婚姻自己做主的比例是24.7%﹔在門當戶對問題上,聽從父母標准的高達90%以上﹔而有關婚外戀的看法,有44%以上的受訪者認為這是正常的社會現象。

  “標簽”:名車、豪宅、派對、旅游、飆車、賭博、吸毒

  富二代們的消費方向也是調查報告中的重要部分。在被調查者中,有59.3%的富二代擁有兩輛以上私家車,價格從幾十萬到幾百萬不等,20萬是底線﹔36.5%的富二代擁有兩套名下住房,每月能從父母處預支到零花錢,幾千、幾萬甚至十萬。

  對於各種生活奢侈品,富二代則早就習以為常。他們中有74.7%的受訪者表示奢侈品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必須購買。有不少受訪者表示,購買奢侈品的原因,是看到周圍的人買了,想買類似的或者比他們更好的。

  休閑消費當中,富二代們普遍熱衷於開派對、旅游。66.2%的富二代,每年用於旅游上的花費在6萬元以上,花費在20萬元以上的也大有人在﹔71.3%的富二代每年用於聚會的花費在6萬元以上,K歌、泡吧、打麻將是他們聚會的主要內容。

  飆車,也是富二代們的另類愛好。他們中有飆車經歷的達到36.9%,有81%的富二代把飆車場地選在城市快速路。盡管被“老千”稱為“很傻,很天真”,但是受訪者中有65.4%的富二代表示偶爾賭博,他們將小賭定義為“輸贏在100萬元以下”。

  有關是否吸毒的調查結果則令人玩味:93%的受訪者堅決否認接觸過毒品,但有66%的受訪者表示其認識的一部分富二代喜歡玩點刺激。

  “難題”:創業還是接班?

  是選擇自己創業,還是接父輩的班?這是所有富二代都必須面臨的艱難選擇。在調查中,有37.7%的富二代不願意接手家族企業,他們有的認為父輩企業太土,有的想証明自己,還有的覺得管理企業太累,不感興趣。而在接班后,有39%的受訪者認為與父輩經營管理理念發生沖突,改革受阻,有21%的受訪者感覺受到企業元老挑戰。

  正是基於此,2008年,一個名為“接力中國”的青年精英協會在上海成立,發起人希望將相對鬆散的富二代人際交往圈發展為正規交流平台,希望通過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消解他們在父輩圈子處於弱勢、代溝過大的孤獨感。

  各類打著富二代培訓旗號的新型教育也正在應運而生,有71%的富裕家庭子女受訪者表示參加過該類培訓班。據說上海的一個培訓班學費高達66.8萬元,培訓教室不固定,有時還要到國外上課,課程包括學習財務、高爾夫球訓練、騎馬、茶道、國學以及形象穿著與品位等。據悉,很多富二代參加培訓班多是父母之命,為增加富二代接班的保險系數。

  “讓他們跳出爭議,回歸真相”

  本報記者連線作者陶濤

  記者歐陽春艷

  調查很艱難

  樣本從1000縮減至600

  2010年,陶濤與世界經濟貿易聯合促進會副會長周德文、財經作家於一,開始了對富二代群體的調查與訪談。“原本我們想調查1000個富二代,但由於工作繁忙、反感調查等原因,很多富二代斷然拒絕了我們的要求,最后我們隻好把調查樣本縮減到600個,深度訪談的對象也隻找到了110人”。陶濤表示,這次調查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你要面對的人會有一定戒心,因此談話經常是一些無關的內容,採訪對象經常會隻談自己感興趣的話題,對我們需要的內容卻避而不談”。

  類型很反差

  同為富貴行事完全不同

  很多人直接把富二代稱為“負二代”,認為這是垮掉的一代,但陶濤卻並不贊同這個觀點。他說:“我們接觸的富二代中,有紈?子弟,一張口就能聽出來,甚至有他的朋友介紹他時,都偷偷地告訴我,這是個‘敗家子’。但也有的富二代非常謙虛、謹慎,他們甚至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在採訪中,有個富二代讓陶濤印象頗深。這位受訪者的父親是當地最有錢的房地產商,在接受採訪時,他大學舍友也在場,他的舍友告訴陶濤,他在大學四年期間,和其他同學的吃穿住行一模一樣,沒有任何顯示自己是富二代的地方,以至於在大學畢業后,同學們到他家玩,才發現他家住的原來如此豪華,他父親原來就是當地的房地產大亨。

  陶濤認為:“其實富二代也形形色色,並不是如我們所想的,所有的富二代都紙醉金迷,他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但人的思想和習慣還是與后天教育和培養有很大關系。”

  群體很敏感

  身處“圍城”不願被外界所擾

  從陶濤的觀察來看,富二代對於處理人際關系都有著自己敏銳的觀察力,他們玩潛規則又有先天的條件,一方面是富一代的言傳身教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社會風氣使然。

  有一次在走訪時,遇到一位富一代請一些官員吃飯,陶濤也被邀請出席。在酒桌上,富二代首先主動代表富一代挨個敬酒,因為他知道,將來接手企業,這些人都有用得著的。陶濤分析,社會發展總是一代新人換舊人,所謂“用得著的人”越來越年輕,富二代當然更能理解他們的需求,更能夠投其所好。

  陶濤總結說:“富二代也是一個圍城,這個圍城外面的人很想知道裡面的狀況,但裡面的人卻不想被打擾,於是我們走訪中經常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在採訪完之后,經常會有受訪者告訴我們,如果要見報或者寫書,請不要使用真實姓名,並且還有人會很謙虛地說,‘我們家的產業其實也不算很大’。”

  “我在工作中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富二代,這個群體確實有很多故事。在社會高度關注他們的情況下,我想寫一本書,讓這個特殊群體跳出爭議,回歸真相。”昨日,記者連線《中國富二代調查報告》作者陶濤,他透露了寫作這本書的初衷。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