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一季度經濟形勢⑧:增速回落是主動調控的結果--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前3月固定資產投資增長20.9%,而鐵路運輸業投資下降41.8% 

如何看待一季度經濟形勢⑧:增速回落是主動調控的結果

本報記者  熊  建  馬冰一  林麗鸝

2012年04月17日07:4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國家統計局13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一季度,我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47865億元,同比名義增長20.9%(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18.2%),增速比上年全年回落2.9個百分點。特別值得關注的是,前3月第一產業投資增長35.8%,增幅遠高於二、三產業,而鐵路運輸業投資增速同比下降41.8%,為近年來罕見。

  專家分析認為,投資增速高位趨緩,一方面是政府主動調控的結果,投資結構繼續改善,另一方面,在出口、消費不振的當下,投資比較容易受到國家政策刺激而快速發展,必須加快結構調整,隻有“三駕馬車”協調發展,才能保持國民經濟健康穩定運行。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投資需求疲軟

  “前3月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比上年全年回落2.9個百分點,應該說這是我們主動調控的結果。”中國社科院金融所副所長王鬆奇說。

  高盛中國首席投資策略師哈繼銘認為,4萬億元刺激政策的影響接近尾聲,房地產調控持續收緊,造成基礎設施和房地產投資下降較大,進而導致整體投資增速趨緩。“另外,投資回落也受到了經濟下行壓力的影響。比如制造業投資有所回落,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外部經濟形勢惡劣、出口下滑。”

  北京大學副校長劉偉認為,中國目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主要來自投資需求疲軟。“這幾年投資需求有一個大起大落的波動,說明我們的投資主要是靠政府拉動的。”

  “政策預調微調已在進行,財政支出力度大於往年。”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長巴曙鬆表示,從2008年—2011年的數據上看,財政支出在一季度普遍較低,過去4年一季度財政支出均值在13674.4億元,但是今年一季度達到了24118.1億元,尤其是3月份,達到了10193.9億元,顯著高於往年。財政支出的加大,有助於確保國家重大在建續建項目的資金需求,有助於有序推進“十二五”規劃重大項目按期實施。

  投資仍是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一季度,三次產業投資分別增長35.8%、24.6%、17.6%。第一產業投資增速罕見地大幅超過二、三產業。

  哈繼銘表示,第一產業投資增速較快在意料之中,政府一直強調加大對農業的扶持力度。4月14日,央行等7部門出台意見,引導金融資源更多投向農田水利。“第二產業受到外部環境影響較大,也有國內原因,比如金屬行業投資下降就是受到制造業整體下滑的影響。第三產業則主要是受到房地產業不景氣的拖累。”他說。

  “一季度我國經濟下行加速,經濟增速遠低於預期的主因是第三產業產值降幅顯著,累計同比回落1.4個百分點至7.5%。”巴曙鬆說,從月度高頻數據來看,零售、餐飲、交通運輸和房地產行業等主要第三產業的商業活動景氣度較去年四季度而言均出現了顯著的回落。

  分地區看,前3月,東部地區投資25406億元,同比增長18.9%﹔中部地區投資11503億元,增長27.1%﹔西部地區投資10561億元,增長26.9%。其中,湖北省一季度固定資產投資較快增長,有423個億元以上項目開工,比去年同期增長255.5%。寧夏一季度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35.93億元,同比增長35.2%。四川省預計一季度完成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24.4%,居全國第三位。

  在東部地區加快結構調整發展第三產業、中西部加速產業承接步伐的背景下,投資增速呈現西高東低的特點,也是題中應有之義了。

  不少省份對加大投資的熱情很高。江蘇省提出,要以更多精力抓經濟保增長,要以更大力度推進重點項目建設,把重大項目建設作為穩增長的重要抓手。青海省表示,要繼續推進固定資產投資,確保國家重大項目順利推進。四川省提出,要鞏固投資拉動的強勁勢頭,爭取在二季度再集中開工建設一批符合條件的新項目。遼寧省則強調,要狠抓固定資產投資。

  對於各地吹響的投資沖鋒號,專家認為很正常。“投資仍是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因為在‘三駕馬車’中,出口受外部經濟形勢影響較大,消費比較難以拉動,相對而言,投資比較容易受到政策刺激而快速發展。”哈繼銘說。

  王鬆奇認為,不要看投資多少,要看是向哪個領域投資,如果向節能環保、戰略性新興產業投資,就有利於經濟結構調整,值得鼓勵。

  哈繼銘說,對於一些壟斷性的行業,應當積極引入民間資本,引入競爭,“目前溫州進行金融改革試點,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服務領域,這是一個好的信號。”

  不能陷入依靠政府主導投資拉動的舊模式

  今年以來,新開工項目少,鋼鐵、水泥、建材需求不旺,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專家擔憂,在出口受歐美債務危機拖累、消費被居民收入不足掣肘,未來中國經濟可能又會陷入依靠政府主導投資拉動的模式。

  要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必須真正提振消費需求。“關鍵是國民收入分配機制發生扭曲。”劉偉說,現在政府、企業、居民三者之間,居民收入增長最慢。而消費主要靠居民,這樣使消費和經濟增長不匹配。另外,城鄉之間,農民收入增長比城市居民慢得多。3個農民純收入大概相當於一個市民可支配收入,這就造成消費需求長期依靠隻佔人口一半的城市居民拉動。這是不平衡的。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甚至出現下滑完全有可能。而政策加力信號已經發出。4月14日舉行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著力擴大內需。當前既要堅定不移地擴大消費需求,也要保持適度的投資規模。“這說明防止出現失速風險是當前政策的主要基調,財政和信貸政策都會給予有效配合。”巴曙鬆說。

  內需分投資需求和消費需求。劉偉認為,我們短期採取的不少政策都是影響需求,而中國目前的經濟失衡單純靠需求管理解決不了問題,還是應該從供給方面入手,特別是調整產業結構、區域結構,推動市場化進程,把短期增長目標和中長期優化結構目標統一在一起。

  專家表示,目前政府的宏觀調控手段豐富、政策預留空間較大,綜合運用好各種經濟工具,完全能把政策主導、投資主導式的增長轉變為內生性增長,全年7.5%的經濟增速不但可以實現,結構調整、通脹預期都能得到很好的平衡。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