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肉精泛濫致運動隊“斷肉” 劉翔多年不吃豬肉--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瘦肉精泛濫致運動隊“斷肉” 劉翔多年不吃豬肉

2012年04月18日08:16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水上中心“斷肉”40天

  很難想象,很多省市體育局訓練中心的官員會為這樣一件事緊張不已——缺肉。如今,國家隊也陷入了“肉食危機”。

  水上中心保障部副部長李仲一甚至對外透露,水上中心分散在全國各地的196名運動員已經“斷肉”40天,隻能靠蛋白粉和帶魚補充蛋白質,“春節期間吃的都是素餡餃子。”按正常要求,一名運動員每天要吃8兩豬肉和8兩牛肉。

  這一切與2012年1月19日國家體育總局的一則“禁肉令”有關。

  所謂“禁肉令”,一是禁止運動員在外食用豬牛羊肉,二是各訓練基地在未確保肉食來源可靠的情況下,暫停食肉。

  之所以有這一夸張的“禁肉令”,源於體育總局對瘦肉精的擔憂。

  瘦肉精是能夠促進瘦肉生長的藥物的總稱,因其能促進蛋白質合成,被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列為禁藥。同時,因其作為飼料添加會直接危害人體健康,也被世界各國不同程度地禁用。

  更重要的是,運動員對瘦肉精的敏感程度遠超普通民眾。李仲一在一次活動上稱,按照國家標准,每克肉中瘦肉精含量不能超過1納克,但具體到運動員,每克肉不能超過0.003納克,二者相差三百多倍。

  一個奇特現象產生了——在倫敦奧運年,中國運動員集體陷入了不敢吃肉的尷尬境地。

  “瘦肉精太可惡啦,竟然危害到運動員。本人願意無償捐贈一批豬肉……”大年初二這天,江蘇沛縣的養豬大戶劉慶亞在“中國江蘇網”上發布了這條信息。2012年2月24日,劉慶亞向江蘇省體育局捐贈了3噸價值近10萬元的豬肉。

  然而,這樣的好事並不多。

  近兩年,諸如“天津柔道隊養豬”、“馬拉鬆國家隊在麗江買土雞散養”等消息頻頻見諸報端。劉翔的家人也曾對媒體表示,考慮到瘦肉精等問題,劉翔已經多年不大吃豬肉。

  千裡尋豬,層層“安檢”

  區別於使用復合飼料和抗生素的現代養殖技術,40歲的劉慶亞把他飼養的豬稱為“養生豬”。

  這些豬吃的主要是劉慶亞自家加工的大豆、玉米、胡蘿卜、青草等,且堅決不給豬使用抗生素。自從上世紀90年代以后,這種傳統的養殖方式在規模化養殖中已經逐漸消亡。

  由於拒絕速成“秘方”,豬的出欄時間長——比別的養豬場多三四個月,定價高,劉慶亞養的豬銷路並不好。

  因此,當江蘇體育局訓練中心膳食科科長楊洪波驅車440公裡從南京趕到沛縣時,“有的豬已經長到四百多斤,跟小牛一樣”。當時楊洪波正在四處尋求放心肉。

  自2011年12月份開始,包括劉翔在內的國家田徑隊共120多人先后在江蘇參加冬訓,訓練中心的食品安全標准也隨之升級。

  據楊洪波介紹,當時上級部門對當地市場上20種食品做了與興奮劑指標相關的抽檢,“雖大多數合格,但有一類超標”。

  為保証國家田徑隊的飲食安全,楊洪波曾赴北京考察過幾家長期供應國家隊的肉食企業。他發現,由於沒有自己的養殖基地,這些長期合作的企業肉制品也曾數次被檢出瘦肉精超標。

  “劉慶亞的養殖場飼養條件一般,但我們更看重的還是興奮劑檢測結果。”楊洪波說。

  劉慶亞捐贈的豬肉被先后送到南京的相關機構、北京的國家反興奮劑中心進行了三次檢測,結果顯示,未檢出瘦肉精成分。

  這僅僅是第一步。在這些被選中的肉進入運動員口中之前,還要經歷層層關卡。

  廚房大概是江蘇省體育局訓練中心戒備最森嚴的地方,膳食科共有70多名員工,每餐為運動員提供50多種菜品。廚房進門處安裝指紋鎖,隻有員工才能出入。抹布消毒,蔬菜浸泡時間等,都有嚴格的操作流程貼在牆上。

  此前江蘇省級運動員們吃的大多是生長周期較長的“黑毛豬”,禽蛋採購也選擇不加抗生素,隻在飼料中添加桑葉的養殖場。

  目前,涉及國家隊的豬牛羊肉採購更嚴格。每次採購的肉品先進冷庫封存,隻有經國家反興奮劑中心檢測合格后方能食用。且每個樣品都採集了三份,其中兩份要保管到倫敦奧運會結束八個月后。

  “別說出問題,隻要是不按照規定程序辦,一律撤職。”楊洪波說。

  “瘦肉精”已泛濫成災

  近年來,國內外不少運動員因為克倫特羅藥檢呈陽性而遭到禁賽,但大多聲稱系誤服含有瘦肉精的肉品所致,且屢屢和中國扯上關系。

  2011年,德國乒協宣布,德國名將奧恰洛夫8月23日接受例行抽查時,克倫特羅呈陽性。奧恰洛夫稱自己完全無辜,他懷疑自己8月18日至22日在中國蘇州參加中國公開賽期間不慎食用了含克倫特羅的肉食。

  為運動員提供飲食的蘇州方面隨即聲明,所提供食品是安全可靠的,不排除是個別運動員在酒店外飲食所致,因為此前也發生過運動員在外吃烤串,造成藥檢呈陽性的案例。

  進一步的檢測結果顯示,奧恰洛夫的頭發中不含“瘦肉精”成分,這說明並非長期服食。此外,與其一起參加中國公開賽的教練、理療師等四人盡管尿樣不呈陽性,但同樣含有微量克倫特羅。根據上述証據,相關機構決定解除對奧恰洛夫的禁賽。

  實際上,早在2011年4月,德國國家反興奮劑組織就公開建議外出參賽的歐洲運動員,要對墨西哥和中國的食品保持高度警惕。法國反興奮劑機構也要求所有法國運動員到中國參賽不得食用中國肉制品,以防止興奮劑檢測呈陽性。

  德國國家反興奮劑組織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採訪時稱,類似的針對德國出境游游客的尿液檢測顯示,墨西哥和中國均為瘦肉精污染較嚴重的國家。

  2011年10月,24支赴墨西哥參加U17世青賽的球隊中,19支隊伍109名球員興奮劑檢測呈陽性,佔全部被抽檢球員的52.4%。不過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和國際足聯在經過調查后共同認定,這是因誤食受污染肉類而引發的。

  有意思的是,最終奪冠的東道主墨西哥隊沒有發現一例尿檢呈陽性。據稱,因為“熟悉國情”,東道主球員隻吃魚和蔬菜。墨西哥政府隨后逮捕多人並關閉了數個屠宰場。

  一位要求匿名的國內體育項目官員告訴記者,就在不久前的一次洲際大賽中,當地僅派出極少數人參賽,原因是在賽前自檢中,一些運動員興奮劑檢測呈陽性。該人士稱,疑似含有瘦肉精的肉是在某省會城市的大超市中購買的。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