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手機吸費軟件產業鏈:一款惡意代碼月賺10萬--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揭秘手機吸費軟件產業鏈:一款惡意代碼月賺10萬

2012年04月18日08:32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你有沒有發現自己手機話費莫名增加?有沒有感覺到網絡流量消耗得離譜?或者,自己的行蹤連同手機號碼一並被人“精確轉賣”?如果有,那就是背后有惡意代碼在“幫忙”。日前,一款偽裝為“安卓升級補丁” 的吸費軟件被截獲,其單次群發即可感染5萬部手機,月“收益”超10萬元。無獨有偶,央視月初也披露,僅一款扣費惡意代碼,每年偷用戶話費就超過5000萬元。

  眾說紛紜手機惡意代碼,內幕到底多可怕?記者調查了解到,業內人士認為“實際損失應該遠超5000萬”,制作惡意代碼已經成為一個產業,扣費、跑流量、展示廣告、偷隱私賣資料是四大收益方式。多位業內人士為讀者朋友拼出一幅“流轉”,細說這些“強制的、隱蔽的且存在極多后續隱患”的惡意代碼,如何產生、如何植入手機、如何作惡以及如何防范。 記者李光焱

  一款惡意代碼月賺10萬元

  “無利不起早”,對於制作惡意代碼的人和組織來說,更是如此。據網秦科技CEO林宇告訴E天下記者,本月最新出現一款偽裝為“安卓升級補丁”的吸費軟件,通過短信群發,若以百萬群發、約5%的人點擊了來計算,單次群發就可感染5萬部手機,即使每次隻扣費2元,每月可產生超過10萬的收益,而目前短信群發的行價是1分到2分一條,發100萬條隻需1萬至2萬元,暴利顯而易見。公開資料顯示,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高級工程師羅海勇說,制作惡意代碼投入很少,租用一個服務器一年才幾千元,但年收入可達幾千萬。

  “SP扣費最簡單粗暴,但這需要運營商的收費通道。”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透露,一般扣費一次運營商可以提取30%,剩下70%的費用中,有10%由SP代碼公司獲得,也就是0.14元。剩下的90%,即1.26元由惡意代碼制作者獲得。

  勝思網絡移動游戲項目經理資章明向記者透露,惡意代碼還會強制向用戶展示廣告。以美國為例,費用為每10條2美分,而用戶點擊則是每次0.2美元。“表面看一些手機游戲或者廣告很‘干淨’,但惡意代碼其實已經寫入,用戶點一次都會扣費。”不過,資深技術人士Warren表示,惡意代碼以偷跑流量分成的獲利方式其利潤不高。因為,這需要引導用戶點擊鏈接到其他網站,收益不直接且較低。因此,這是最不常用方法。惡意代碼的第四種獲利方式則是窺探手機用戶隱私,比如手機號、位置信息、網購信息等,然后將資料打包銷售。他說,一些惡意代碼會隱蔽地、持續地同步用戶通訊錄、名字、短信、記錄地理位置以及網購信息,轉手以精確資料賣給保險公司、薦股公司、培訓機構等。

  揭秘手機惡意代碼

  揭秘一:誰在制作惡意代碼?

  據林宇稱,惡意代碼最大的“惡意”在於其破壞行為是強制的、隱蔽的且存在極多后續隱患。比如扣費上,通過小額多次的方式來降低用戶感知,通過屏蔽且自動回復業務確認短信讓用戶無法察覺。截至2012年3月,僅廣東移動全省就監測發現了手機惡意軟件共977種,其中“屏蔽10086短信類”惡意軟件235種。那麼,已形成四大收益模式的惡意代碼,到底是誰在幕后制作?

  “黑客個人可以制作,有些企業和組織也在做惡意代碼。”Warren稱,這類屬於專職的黑客,其目的是獲得各種收益。據記者了解,惡意代碼其實是一段帶有惡意行為的數字編碼(計算機語言),其制作對於黑客而言非常簡單。

  還有一種被稱為“極客”(Geek)的人在制作惡意代碼。極客對計算機和網絡技術有狂熱興趣並投入大量時間鑽研。不過,這些人制作的惡意代碼,目的是“炫技”。比如嘗試查看他人網絡賬號之類,但並非為了獲利,危害不大。

  揭秘二:惡意代碼如何植入手機?

  記者獲悉,惡意代碼通過偽裝成各類熱門的手機應用程序(APP),或隱蔽在不易察覺的短信、網站、微博鏈接中來誘騙用戶下載安裝,裝入手機后依據預設指令控制終端設備執行如惡意扣費、盜取隱私等行為。一款名為“安卓吸費王”的惡意吸費軟件及變種,根據網秦的監測,2011年至今累計植入到超過700款熱門手機APP之中,累計感染手機300萬部。

  Warren說,如熱門游戲《憤怒的小鳥》、《水果忍者》等,黑客將惡意代碼主動植入到該游戲免費版中(即寫入游戲源代碼),當用戶下載安裝時,惡意代碼也一並安裝,隨后其自行在后台運行。“沒有越獄的iOS終端中招的情況較少。”資章明說,越獄后惡意代碼就會隨著用戶在第三方市場下載的免費軟件潛入手機。“勝思網絡不做Android手機游戲而專注蘋果iOS平台,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前者太開放,惡意代碼容易侵入。”他說,即便是安卓市場,谷歌對上線APP的審查,也不如蘋果嚴格。

  另外,黑客也會針對手機操作系統的“后門”制作惡意代碼。資章明說,利用豌豆夾、91助手等下載安裝應用,中招的可能性較高。

  揭秘三:隱蔽惡意代碼用戶無解?

  手機安全專家在分析偷話費的“食人魚”惡意代碼時發現,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在后台偷偷聯網后,跳轉到www.yangruiling.com、IP地址為61.191.55.43的一個網站。然而,當點擊登錄該網站時,卻顯示無法登錄。“惡意代碼隱蔽性非常強。從技術角度,對於普通用戶來說,通過自我鑒別可能會難以進行有效防范。”林宇建議,手機用戶及時選擇一款專業的手機安全產品,其可通過集查殺、防護於一體的保障體系,及時遏制手機可能遭遇的安全風險。

  資章明則建議,用戶不要輕易越獄iOS終端,也不要ROOT(獲得最高權限)安卓終端。因為,這意味著手機“不設防”,雖然一定程度上方便了用戶,但更是為惡意代碼的長驅直入打開了大門。同時,在下載安裝APP時,最好直接從App Store或安卓市場進入,切記不要利用短信、網站、微博中的網址鏈接來下載安裝應用。而進行手機流量監控,也應是基礎功課。

  “在3G智能時代,通過芯片底層植入惡意代碼的做法基本不可能了。因為設計要求很高,生產成本也很高,相反被發現后的損失很大。”他說,要分清惡意代碼扣費和偷隱私與普通應用如微信、米聊、陌陌、手機瀏覽器等搜索用戶位置、通訊錄等信息的差別,后者也會泄露隱私,但更多是為了“精准服務”。

  記者提醒讀者朋友,諸如系統優化、來電查詢、鎖屏等被稱為手機用戶“裝機必備”的工具類APP,與電池管理、相機增強(像素增強、夜視)及網絡提速類軟件是當前最易被黑客利用的APP,安裝使用需謹慎。

  相關鏈接

  嚴打

  4月16日,根據相關部委近日宣布的信息,我國正在制訂《移動智能終端管理辦法》,越演越烈的手機內置吸費軟件將遭到嚴重打擊。相關部委人士在全國糾風工作會議上透露,我國將嚴厲打擊價格欺詐、內置吸費等行為,糾正和查處電信服務違規收費、虛假宣傳、違規營銷等問題。

  據悉,山寨機是內置吸費軟件的主力,另有業內人士提醒說,一些中小應用商店和手機論壇已經成為惡意軟件的溫床,而到市場刷機也被不少惡意軟件利用。

  記者就此採訪廣東省通信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如果工信部有嚴打手機吸費軟件的部署,將嚴格遵照執行。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