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觀察:IMF把脈全球財政問題--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財經觀察:IMF把脈全球財政問題

2012年04月18日10:42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華網華盛頓4月17日電(記者王宗凱 陽建)每年春季會議期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對全球最新經濟形勢的研判都備受矚目。在17日發布的《財政監測報告》中,IMF對當前財政問題的診斷是“決策者們面臨這樣一種兩難境地:既不能忽略中期調整需要,又要對不斷放慢的全球經濟活動和持續的金融波動做出最佳應對。”

  報告說,對於仍存在財政空間的國家來說,應校正近期財政調整計劃的步伐,以避免給經濟活動和就業帶來不應有的壓力。如果增長進一步放慢,那些有財政空間的國家應允許赤字上升,從而避免過度財政收縮導致經濟狀況惡化。

  財政風險降低

  IMF財政事務部主任卡洛·科塔雷利在當天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與六個月前相比,全球財政風險有所下降,不過發達經濟體的財政風險仍處於非常高的水平,現在需要的是“穩定且逐步”的調整。

  在本次春季會議期間的報告中,IMF對發達經濟體財政赤字問題的口吻比往年要緩和得多。報告預計,今年發達經濟體整體赤字水平將從去年佔經濟總量的6.6%降至5.7%,明年進一步降至4.5%,降幅均超過去年9月份的預測。

  《財政監測報告》指出,美國今年財政赤字佔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將下降1.5個百分點,降至8.1%。美國國會通過薪資稅減稅和失業救濟政策延期一年的法案避免了實質性的財政政策撤出,因此防止了對經濟活動產生嚴重負面影響。

  報告說,由於美國國會削減赤字特別委員會(“超級委員會”)未能就減赤方案達成一致,美國將在2013財年自動啟動削減1.2萬億美元的計劃,因此美國2013年財政赤字佔GDP比例將進一步下降。報告還說,如果美國臨時性減稅計劃和經濟刺激政策到期,整體赤字下降幅度可增加一倍。

  此外,歐元區財政鞏固措施將使赤字佔經濟總量比例由去年的4.1%降至今年的3.2%,明年進一步降至2.7%。日本由於要實施震后重建,今年的赤字水平將僅降低0.1個百分點,至10.0%,明年進一步降至8.7%,降幅均比去年9月份的預測多出近1個百分點。

  與發達經濟體相比,新興經濟體的赤字水平要低得多,預計今明兩年赤字佔經濟總量的比重均為2.1%,其中中國今明兩年的赤字水平與去年大致相當,分別佔GDP的1.3%和1.0%,兩項數值均低於去年9月份的預測。IMF認為,亞洲政策制定者的工作重點是經濟軟著陸,持續的財政鞏固有助於對抗通脹壓力,也為今后應對沖擊創造了財政空間。

  債務壓力猶存

  報告顯示,許多發達經濟體的債務比率處於歷史性高位,且仍在上升,借款需求依然巨大,金融市場仍然風聲鶴唳﹔同時,全球經濟仍主要面臨下行風險。因此,在中期為公共財政打造一個更為堅實的基礎對於可持續經濟增長來說至關重要。

  報告認為,按照當前的計劃,為應對本次金融危機而增加的財政赤字到今年年底將減少三分之二,但債務規模仍將維持在二戰以來的最高水平。發達經濟體今年公共債務佔經濟總量的比重將比去年增加3.0個百分點,增至106.5%,明年將進一步增至108.6%。

  報告說,美國今年公共債務佔GDP的比重將從去年的102.9%增至106.6%,明年進一步增至110.2%,增幅均超過去年9月份的預測。科塔雷利指出,美國需要提出令人信服的戰略以解決醫療、養老等支出增加的挑戰。

  此外,歐元區今年公共債務佔經濟總量的比重將增至90.0%,2013年進一步增至91%。IMF認為,歐元區國家面臨市場融資壓力,財政調整仍將持續,因此公共債務增幅低於去年9月份的預測。科塔雷利警告說,歐洲的風險是過分關注財政收支平衡,而沒有考慮到經濟周期因素。

  日本今明兩年公共債務佔GDP的比重將分別增至235.8%和241.1%,盡管仍是發達經濟體中最高,但低於去年9月份的預測。

  與發達國家較高的債務水平相比,IMF認為新興經濟體的財政處境相對好得多,但由於隻能發行以外匯計價的長期國債且大量國債由非居民投資機構持有,應對沖擊的能力較弱。報告預計,新興經濟體今年財政調整的速度有所放緩,其中中國今明兩年公共債務佔GDP比重預計將分別降至22.0%和19.4%,仍高於2008年和2009年的水平。

  優先確保增長

  目前,許多經濟體都在執行財政緊縮政策,報告指出削減赤字的幅度與速度過猛也可能誘發風險。科塔雷利認為,關鍵是財政調整的步伐既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而且要有一個中期方案。

  IMF建議,如果今年經濟增速低於預期,有足夠財政空間的國家應允許赤字上升,而不是進一步緊縮財政。

  報告認為,如果在經濟出現下行風險的情況下仍然執行財政緊縮政策將會導致嚴重后果,如利率水平可能升高而不是降低,公共債務佔GDP比例也將進一步惡化。

  總而言之,政策制定者應在利用短期空間支持脆弱的復蘇和通過財政整頓重建長期空間這兩者之間找到正確的平衡。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