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養老,拿來主義或遭水土不服--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以房養老,拿來主義或遭水土不服

吳學安

2012年04月25日08:07    來源:《法制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以房養老,可行嗎?(資料圖)


  到2015年,南京60歲及以上常住老年人口將超過150萬人,其中80歲及以上高齡老人將超過20萬人,佔老年人口的13.75%。如何面對人口老齡化?日前,南京市民政局下發《南京市老齡事業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明確鼓勵商業保險企業、商業銀行或住公積金部門建立公益性中介機構,開展“以房養老”試點業務,使老年人基本生活有切實可靠的收入保障,不斷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質量(4月24日《現代快報》)。

  所謂“以房養老”就是“住房反向抵押”又叫“倒按揭”,在歐美等發達國家興起已有一二十年時間。人們在年輕時為買房按揭多年,到老了再把房產抵押,按月領錢用於養老,辭世后住房由金融或保險機構收回還貸。伴隨著中國進入老齡化社會,老年人的養老成為一大社會問題,年輕時“以錢買房”,年老時“以房換錢”。這種利用“倒按揭”方式獲取養老資金的辦法在上海、重慶、南京等城市已經進行嘗試。

  或許,對於擁有房產但缺乏經濟收入來源的老年人來說,這是一種不錯的養老模式。但當我們採取“拿來主義”准備拷貝別人處於成熟市場環境中“以房養老”模式時,就不能不擔憂其會否“水土不服”?因為,靠“倒按揭”養老的模式等於要求國人將唯一賴以居住的房屋從不動產變更為動產,讓買來的房子再典當出去。房屋所有者付出了畢生所有的積蓄,到頭來仍然是“租用”這套房子,這無疑等於替銀行打了一輩子工。

  其實,“以房養老”的“倒按揭”模式,是飛漲的房價與原地踏步的居民收入之間考量的結果。住房是生存之必須,人們有理由不能容忍把住房的權利僅僅授予富人。但是,靠“倒按揭”以房養老卻把房子和養老捆綁在了一起,無形當中讓“住房”和“養老”這兩個生存之必須的命題,處在了完全對立的尷尬局面:房價如果不能漲,至少亦不能降。而房價隻漲不跌不僅讓困難群體遠離了住房保障,也可能使養老成為奢望。

  由此可見,“以房養老”的“倒按揭”模式要順利開展,前提是房價繼續堅挺下去,這勢必就會將人們的切身利益與房地產暴利捆綁在了一起,也更讓人們感到左右為難:倘若房價下跌,未來房產抵押評估時就會貶值,所領到的錢或許還不夠填平當年的按揭付出﹔而房價不斷上漲,購房門檻也會水漲船高,支付出的住房成本將更加高昂。當房地產一頭挑起擴大內需的重任,另一頭又扛上養老的重擔之時,中低收入者“居者有其屋”的良好願望就會受到擠壓和排斥,甚至化為泡影,而房產價格在亢奮狀態必然會一直持續下去。反過來,房價的堅挺又會影響到“以房養老”的覆蓋范圍和保障效果,從而陷入一個惡性循環。

  “以房養老”模式的興起,再次敲響了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警鐘,從中也折射出中低收入者的無奈,更提醒著政府要扭轉我國貧富分化的局面、加快收入分配改革是大勢所趨。而在前期國內房地產市場非理性的前提下,別人的“以房養老”或許僅僅只是一個養老方式和效率問題,而在國內首先涉及的是一個原始積累時期的公正問題,倘若慫恿利益集團先以“原始積累”的名義靠高房價剝奪普通百姓的勞動積累,后又以養老的名義維持原始積累的“合法性”,其必然會進一步加大社會貧富不均的差距。當有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以房養老”模式,其結果必然會繼續加速房價的攀升,也為房地產業泡沫的破滅埋下禍根。老百姓既是高房價的“肇事者”,也將會成為高房價最大的受害者。

  應該說,改革的終極目標不是讓大多數人愈過愈窮,而是讓大多數人富裕起來,成為改革的受益主體。因此,“以房養老”隻能作為一種旨在提高養老質量的民間私人規劃,而不能代替提供基本養老保障的政府公共服務﹔如果越來越多的普通百姓被迫選擇“以房養老”的“倒按揭”,這就是在反証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不成功,提示政府要進一步加快改革步伐和頻率,早日實現普惠民眾的和諧小康社會。(吳學安)

  相關評論:
    何志成:“倒按揭”以房養老為何行不通
    “以房養老”,可行嗎?
    “以房養老”如何突破瓶勁? 
    各地動態:
  台灣試辦“以房養老”:領多少錢視房情而定 
    吉林將嘗試"以房養老"模式 建立老年人商業保險制度
    北京市將鼓勵開展“以房養老”試點 
(責任編輯:聶叢笑、李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