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稱金融改革多點推進 高層領導密集調研--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媒體稱金融改革多點推進 高層領導密集調研

2012年04月25日08:41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溫州金融改革揚帆起航。國內首家民間資本管理公司——溫州甌海區信通民間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於2月28日開始試營業(3月28日攝)。當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溫州市民營經濟發達,民間資金充裕,民間金融活躍。近年來,溫州部分中小企業出現資金鏈斷裂和企業主出走現象,對經濟和社會穩定造成一定影響。開展金融綜合改革,切實解決溫州經濟發展存在的突出問題,引導民間融資規范發展,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不僅對溫州的健康發展至關重要,而且對全國的金融改革和經濟發展具有重要的探索意義。新華社記者王定昶攝

  在金融高官在各地調研的同時,地方金融改革措施也紛紛出台。3月28日,國務院決定設立溫州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4月10日,周小川宣布溫州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啟動。

  ■ 高層領導密集調研:

  王岐山赴中關村調研“新三板”建設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3月27日在北京考察中關村非上市公司股份轉讓試點工作。他強調,場外交易市場是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要按照“十二五”規劃和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要求,把握好“穩中求進”的總基調,認真總結試點經驗,加快推進體制機制改革和組織制度創新,探索建設場外交易市場,努力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優化金融結構,滿足多元化投融資需求,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

  周小川溫州調研金融改革:任務成熟一項啟動一項

  周小川4月9日率央行調研組赴溫州調研。4月10日,央行調研組在溫州召開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工作座談會,周小川指出,溫州金融綜合改革立足溫州實際,解決溫州當前經濟金融運行中存在的“兩多兩難”(民間資金多、投資難﹔中小企業多、融資難)問題。

  周小川表示,溫州金融綜合改革的要點和重點在於“減少管制、支持創新、鼓勵民營、服務基層、支持實體經濟、配套協調、安全穩定”。在加強組織領導的同時,也要做到“依靠市場、適應市場”。

  郭樹清赴武漢調研:深化發行制度改革?

  証監會主席郭樹清17日參加湖北省資本市場建設工作會議時表示,要深化發行制度改革,解決目前發行價過高問題,推出新三板,加快推出區域性股本轉讓市場。

  郭樹清表示,証監會今年要加緊推出新三板,目前已向國務院作專題匯報。

  郭樹清同時表示,証監會希望年內推出區域性股本轉讓市場,旨在為小微企業融資、轉讓、流轉服務。繼續推動期貨市場健康發展,今年爭取推出原油期貨和國債期貨,包括白銀、其他農產品期貨都要發展起來。

  ■ 滬深粵津等地創新舉措頻出:

  金融改革與創新“多頭並進”

  作為“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的溫州,近日啟動了史上最大規模的金融人才招聘。溫州在各大媒體刊登廣告,面向全國競爭性選聘108位金融人才。其中,溫州銀行副行長的最高年薪可達100萬元。近來金融改革的消息此起彼伏,金融改革新的信號又在上海、深圳、廣東、天津等地頻現。

  正在大力推進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上海,同樣備受關注。據上海市金融服務辦公室主任方星海近日透露,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有了一個非常新的亮點,就是把建設上海財富與資產管理中心,正式寫入“十二五”規劃當中,現在上海已經推出了QFLP制度,而上海還將推出一個新的項目。方星海所稱的新項目,就是業界所猜測的上海潛心准備的合格境內有限合伙人(QDLP)。據悉,上海QDLP有可能先於溫州啟動國內機構投資者試水海外市場的投資。QDLP的首批規模目前暫定規模為50億美元。

  深圳金融創新則主要服務於實體經濟的發展,並已獲得國家層面的支持。其創新內容包括:將與香港地區試點開展雙向跨境貸款,年內成立深圳前海股權交易所,擴大代辦股權轉讓系統試點,創新債券市場發展等。

  早在溫州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獲批之前,廣東的珠三角金融改革創新綜合試驗區就已在等待國務院審批。根據總體方案,廣東省將在金融改革創新綜合試驗區范圍內,開展金融市場、金融機構、金融產品與服務、金融合作以及統籌城鄉金融協調發展等全方位的改革創新試驗。核心內容為廣東各地開展的各項金融創新試點,其數量之多、規模之大可謂前所未有。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日前在會見中國証監會主席郭樹清時表示,希望証監會大力支持廣東在金融業改革發展中先行先試。

  而早在2006年,國務院就批准了天津濱海新區作為全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去年年底,科技部又批准天津市為全國首批科技金融創新試點城市。上周六又有媒體消息稱,天津地產金融創新政策將於本周出台,房地產信托投資基金、住房抵押貸款証券化、商用房地產抵押貸款証券化等將成為房地產金融創新的方向。事實上,天津市濱海新區已經出台18項重點舉措,投入近30億元。

  ■ 背景

  中小企業危機倒逼金融改革加速

  自去年4月以來,溫州中小企業主“跑路”事件不時見諸報端。他們要麼借了高利貸,但營業利潤抵不上所需償還的高額利息﹔或者自己擔保的巨額資金連本帶息難以收回。

  隨著多米諾骨牌的依次倒下,中小企業危機一時蔓延全國很多地區,中小企業借貸危機已不限於浙江,還波及了江蘇、福建、河南、內蒙古等省份,並有愈演愈烈之勢。

  針對中小企業危機,國務院於去年10月12日出台新政支持小型微型企業,其中包括加大對小微企業的信貸支持、拓寬小微企業融資渠道、加大對小微企業的稅收優惠等9大財稅金融政策支持小微企業發展。

  在此期間,各方對民間金融放開的呼吁不斷加強。今年兩會期間民間金融“陽光化”更是成為熱議話題。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提出,目前民間金融存在民間資本豐富與企業融資困難並存的難題。首先應對民間資本立法,使民間資本陽光化。同時,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應與國有資本同等標准。民建中央在一份提案中建議,應盡快制定出台《民間借貸管理條例》,完善民間金融法制體系。

  今年3月,民間金融改革破冰。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於3月28日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明確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的十二項主要任務,其中包括制定規范民間融資的管理辦法﹔符合條件的小額貸款公司可改制為村鎮銀行等。

  4月3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稱,民營資本進入金融領域就是要打破壟斷,溫州試點的有些成功經驗要在全國推廣。

  ■ 學者觀點

  魯政委:金融改革還需更多“頂層設計”

  金融改革,是任何一個國家經濟改革的攻堅階段。這塊走完了,幾乎就沒有死角了。對比溫州金融改革,深証前海和上海盡管目標不同,但都以“先行先試”的方式,尋求變化,即便如此,金融改革也還需要更多的“頂層設計”。

  今年年初,國家發改委印發《“十二五”時期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規劃》,提出上海金融改革目標,此后早春三四月,溫州金融改革破局,這一次輪到深圳前海金融改革創新。

  仔細分析,三地動機不同,定位不同。上海是國際金融中心、航運貿易中心,深証前海沒有那麼大的目標,主要強調依托香港,加快深圳發展,輻射珠三角,提法低調。而溫州,不妨視作是針對民間資本如何開放的一次向前探索。
(責任編輯:喬雪峰、李海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