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出租車公司晒份錢 稱壓榨司機說法不公允--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北京一出租車公司晒份錢 稱壓榨司機說法不公允

白雪

2012年05月28日07:57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一輛單班車份子錢5175元,公司淨利潤隻有167元。說出租車公司壓榨司機,不公允”

  在出租車行業的利益鏈條裡,一個核心的環節是“份子錢”。

  出租車司機每個月要向出租車公司交“份子錢”。據了解,在北京的出租車行業裡,司機每個月上交給公司的“份子錢”約佔到其收入的將近一半。由此,很多司機抱怨“賠的算自己的,賺的算公司的”,甚至自比為當代“駱駝祥子”。那麼,出租車公司們是否“悶頭發大財”,是否是“劉四爺”呢?

  最近,北京市一家出租車企業的負責人接受了中國青年報記者專訪。在他看來,司機交來的份子錢裡,隻有很少一部分是公司所得的純利潤。他反復強調,“我不是‘劉四爺’,公司裡也沒虎妞。”

  按照他的賬本,北京市的出租車公司和司機掙錢都不算多。

  司機月均收入細算賬

  該公司是一家國有企業,在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之外,還要與司機簽訂一份“承包營運合同書”,約定司機的生產任務定額,即每車每月的“份子錢”。

  “出租車運營是‘單兵作戰’,零散、流動。”這位負責人表示,“不像工廠車間,車間主任可以每天看守職工完成工作量,因此這份營運合同就像是一個約定的最低工作量。”

  他以4月份公司運轉為例。當月平均一名司機完成167小時工作量,以8小時計算,平均每人工作20.83天。滿勤駕駛員佔總數的7成,平均每車完成任務12751元。把滿勤的和不滿勤的加起來,所有司機平均每月計價器收入為11485元。

  以單班車為例,司機的額定工作量是給公司上交每月5175元的份子錢。“這筆錢是政府規定的,6年來沒有變化。”上述人士表示。

  該公司司機的平均收入大約是這樣的:按11485元的人均收入,減去5175的份子錢,剩6310元﹔以百公裡8個油來算,該公司空駛率低於20%,司機平均每月付出油錢3689元﹔司機還要付出保養的錢,去該企業指定的地點保養每月約90元。

  然后,司機可以獲得政府發放的油料補助905元,該企業發放的油料補助520元。再加上企業給司機的固定崗位工資545元。此后扣除個稅和其他險金需要個人繳納部分200元左右。

  這樣到月底,該公司平均每個司機拿到手的是4200∼4300元,高於北京市社會平均工資4201(稅前)元。

  本報記者以這個數據詢問了該公司的多名司機。

  一位司機表示,他每天跑12個小時,“太熬人了。”由於車型較好,他每月向公司多繳納300元“份兒錢”,如果份兒錢跑不夠,也得想辦法給公司交。如果交不上,就從之前交給公司的兩萬元抵押金裡扣。每個月能掙到3000元。

  另一位司機則說,自己每天六點起床,工作十多個小時。每跑5000公裡就需要保養一次,這個數字通常10天就能達到。因此,一輛車每個月需要保養三次,每次100多元保養費由司機自行承擔。

  此外,在該公司,司機違章的費用需要個人出。例如闖紅燈,交警罰款200元,公司罰款1000元。

  公司從份子錢裡拿了多少

  該公司負責人表示,“做一名具有一定職業操守的司機”是出租車司機的義務。即在完成生產定額的同時,確保安全、確保服務質量,不能出現拒載、繞路、多收費、砍價。

  在該公司,根據勞動合同,司機享有勞動權利、社會保險和職業保護等權利。出租車由企業所有,企業購買有關保險﹔除了為司機購買國家規定的五險一金,公司還額外為司機購置了一份補充醫療保險,一份年金。此外,公司還出錢為司機提供制服、防暑降溫、勞動技能和安全教育等職業培訓和困難員工關愛等,這些都是企業的義務和社會責任之體現。

  仍以單班車為例,企業從每車每月獲得的利潤如下:

  份子錢5175元因不能完全保証拿到,預算口徑為5071.5元。去掉單車主營業務稅金及附加(定稅制)的231元﹔去掉司機人工成本(崗位補貼,服裝,勞保,六險二金中企業負擔部分等)1498元﹔公司購車供司機使用,按購車價格和使用年限,折舊到每個月是1138元。

  司機拿到的油料補貼中企業承擔520元﹔交強險費用140元﹔車船使用稅29.17元﹔車路費(包括購買車用耗材、車輛檢測、過路過橋、安全宣傳、計價器檢測、GPS服務費)等54.95元﹔事故費66.67元,剩余毛利潤1393.72元。

  除此之外,還需扣除營業費用、管理費用和財務費用。營業費用包括培訓場地、房屋租用經費,水電、暖氣、燃氣等,攤到每車每月約為230元。管理費用是車隊管理人員、分公司經理等的工資、福利,計579.04元。財務費用是公司貸款買車向銀行支付的利率為6.56%的利息360.8元。

  算下來,該公司從單班車收入裡得到的稅前利潤總額為223.88元,扣除25%的所得稅55.97元,單車淨利潤為167.91元。

  以上數據是以單班車為模型計算的。出租車分單班和雙班兩種。前者一人一車,后者兩人一車,輪流倒班。對於公司來說,雙班用車利用率更高,收的“份子錢”也較高,約7000多元,由兩個司機承擔。

  據這位負責人介紹,該公司雙班運營的車佔總數的35%左右,每車的份子錢預算為7584元,單車淨利潤為479.82元。

  對出租車行業的不公開、“暴利”公司的定性,該負責人並不認同,“我們公司主營出租車,這一塊工作的人也最多,但利潤不高。”

  利潤並不豐厚,那麼出租車企業的管理層收入如何?

  “我們運營的其他一些利潤率更高的行業,給公司貢獻遠比出租車多。”這位負責人表示,認定出租車公司壓榨司機的說法,是不公允、不客觀的。

  在他看來,北京現有的個體出租車不到2000輛,政府管理難度很大。若出現重大事故,個體出租車絕難承擔賠償費用。出租車公司承擔了培訓、吸納就業等多重功能,對社會有重大貢獻。

  中國政法大學中歐法學院教授王軍認為,政府直接面對幾萬名個體出租車進行管理,成本當然很高。但是,可以通過一些要求,使司機結合為不同形式的社團(合作社、股份合作制企業等),使他們產生相互約束的自律機制。至於重大事故,是可以通過責任保險解決,未必非要通過公司。

  他表示,假設沒有出租車公司,出租車行業同樣可以“吸納就業”,甚至“吸納”更多的司機。至於培訓,也不是非有公司不可。北京的出租車公司是特殊歷史條件的產物,但是,不是不可或缺的,更不是無須改革的。本報記者 白雪 實習生 張晨
(責任編輯:劉陽、李海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