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官員拘禁老板后將其價值數億企業零元轉讓--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山西官員拘禁老板后將其價值數億企業零元轉讓

2012年06月04日08:15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如果沒有2006年年底那場突如其來的變故,頭頂“中國優秀民營企業家”稱號的衛憲法現在應該正盤算著怎樣慶祝將要到來的60歲大壽。

  現實中沒有“如果”。如今坐在記者面前的衛憲法愁容滿面,無家可歸。提及6年前被非法拘禁、企業被零元轉讓的經歷,他情緒激動,至今未能走出這場改變命運的噩夢。

  2012年5月7日,非法拘禁衛憲法的趙科省、楊建勇一審被判犯非法拘禁罪。值得注意的是,趙、楊二人當時的身份是山西省平陸縣民政局正、副局長。

  兩位民政局負責人為何要非法拘禁一個民營企業家?身家數億的衛憲法何以一夜之間傾家蕩產?誰是這場非法拘禁案的幕后導演?

  這一切因一個名為平陸縣鋁礬土?燒福利廠的企業而起。

  頭頂“紅帽子”的?燒廠

  1986年11月,平陸縣民政局出資5萬元在曹川鄉(1995年改為“曹川鎮”記者注)曹河村成立了平陸縣鋁礬土?燒福利廠(以下簡稱“?燒廠”)。按官方說法,?燒廠是由曹川鎮主辦、縣民政局主管的一個集體所有制社會福利企業。

  成立之初的?燒廠非常不景氣。1989年1月,曹川鄉民政辦與鋁礬土?燒技術專家衛憲法簽訂了承包合同。這份合同記載了當時?燒廠的資產狀況:?燒爐兩座、廠佔地15.96畝、房屋6間,價值7.9萬元。

  2012年5月31日,中國青年報記者從平陸縣城出發,沿著黃河邊蜿蜒崎嶇的村路前行50多公裡,趕到了?燒廠的所在地曹川鎮。一位曾長期在?燒廠工作的當地村民指著一棟破敗的房子和早已廢棄的窯爐說:“這就是1989年老衛承包時?燒廠的所有資產。”

  雙方合同約定,承包期為8年,1996年12月31日到期。承包期間,衛憲法每年上交純利潤4.3萬元。合同的第八條約定:合同期滿增值部門(原文如此,“門”應為“分”記者注)歸乙方(衛憲法)所有。

  1991年5月,曹川鄉民政辦與衛憲法又簽了一份補充協議,承包金額變為每年2.8萬元。

  “曹川鄉讓衛憲法承包?燒廠其實是甩出去了一個包袱,當時這個企業不賺錢,鄉裡也從中拿不到多少錢。”一名長期在曹川鎮工商所工作的知情人對記者說。

  1993年至2002年間任平陸縣民政局企業股負責人的張躍峰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民政局名義上是主管單位,其實什麼都不管,曹川鎮山高路遠,很多人都不願意去,我負責時就是看他廠裡的殘疾人比例是否達到了福利企業的要求,然后每年收1萬元的管理費。至於企業什麼性質,和我們沒有一點關系。”

  1997年至2001年間在曹川鎮工商所擔任個體企業協會會長的曹永革也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自衛憲法承包?燒廠后,曹川鎮從沒有管過,只是收取承包費”。

  1996年年底,衛憲法承包?燒廠的合同到期。據衛憲法稱,他當時不准備繼續承包廠子了,並提出讓曹川鎮民政辦清算該廠,但該辦時任負責人說服衛憲法按照原合同繼續承包。

  一名知情人稱:“當時鋁礬土市場不景氣,讓衛憲法繼續承包,鎮裡每年還能收點承包費,如果衛憲法不承包了,連承包費也沒得收了。”

  就這樣,衛憲法繼續承包?燒廠,但雙方是口頭約定,也沒有說具體承包期限。曹川鎮政府還是依照以往合同的約定收取衛憲法的承包費。記者拿到的一份“衛憲法上交曹川鎮民政辦合同款情況”的材料顯示,1997年至2003年,衛憲法先后12次向曹川鎮民政辦上交承包費共計38.6萬元,比按合同約定所要交納的承包費還多出7萬多元。

  1998年3月,財政部等四部委聯合下發了“財清字(1998)第9號”《關於印發(清理甄別“挂靠”集體企業工作的意見)的通知》,要求各地將名為集體企業實為個體企業的企業摘掉“紅帽子”。依據該文件的精神,平陸縣清產核資辦公室下發了“平清辦(1998)第4號”《對於對“挂靠”集體企業及名存實亡集體企業清理決定的通知》,該通知稱:“我清產核資辦公室對經清理甄別屬於私營個體企業32戶,限期一個月內攜帶有關材料和文件到工商行政管理局、稅務所變更企業性質和稅務登記。”

  ?燒廠名列32戶私營個體企業之中。據了解,?燒廠被甄別為私營個體企業的主要依據是平陸縣審計所出具的一份關於?燒廠注冊資本金的驗証報告。這份報告顯示,截至1998年7月30日,?燒廠的注冊資本金已達890萬元。遠遠多於1989年衛憲法承包之初的7.9萬元資產。

  曹永革也確認,1998年下發甄別私營企業的文件后,衛憲法曾找到他,准備依據文件將?燒廠改制,“當時什麼文件都准備好了,就是鎮政府不給蓋章,聽說當時的書記要向老衛要錢,老衛給了錢才給辦理手續。”

  衛憲法稱,在他辦理改制手續期間,“曹川鎮黨委書記讓我給政府拿200萬元,他才給民政局說給我辦手續。”

  衛憲法不願意不明不白地掏錢,企業改制的事情就擱置了。現任平陸縣民政局福利企業管理股股長的趙曉軍也確認,在1998年平陸縣清產核資辦公室對各單位下屬企業進行甄別時,?燒廠被定性為私營企業。但他“記不清”是否辦理了變更登記手續。

  未能及時變更企業性質為衛憲法日后慘痛的遭遇埋下了禍根。

  被逼在終止承包的合同上簽字

  2006年11月23日下午,身在與平陸縣一河之隔的河南省三門峽市的衛憲法接到平陸縣民政局紀檢組長席銀囤的電話。席通知衛馬上來平陸縣政府會議室開會,稱縣裡成立了?燒廠清產核資領導小組,要終止他的承包,並對?燒廠進行清產核資。

  對衛憲法來說,這個電話來得太突然了。接電話時,他正在與某企業商談價值3個多億的鋁礬土?燒合作項目。

  夏縣人民檢察院的提請立案報告對此次會議這樣記載:“衛憲法到縣政府二樓會議室后,已經散會,平陸縣副縣長潘長青在會議室邊的一個房間裡和衛憲法談話,(提出)要對平陸縣鋁礬土?燒廠清產核資,讓衛憲法配合。”

  這份立案報告還記述:“席銀囤將衛憲法又叫到會議室,曹川鎮黨委書記段一平、副鎮長賈全輝讓衛憲法在一份擬好的協議上簽字,協議的主要內容是終止衛憲法承包平陸縣鋁礬土?燒廠的合同,並進入清產核資程序。衛憲法不同意簽,但在段、賈二人逼迫下,才在協議上簽了字。”

  立案報告言簡意賅,而衛憲法在接受檢方訊問時則詳盡描述了當天的遭遇。

  在會議室旁邊的小會議室,衛憲法見到了清產核資領導小組組長潘長青。潘長青一進門就說,憲法,為了你好,清產核資已經決定了,已經公告了。說話間,潘長青拿出對?燒廠清產核資的文件讓衛憲法看。

  衛憲法持有不同意見,他稱:“非得給我清算,不清算不能清產核資,更不能將我的資產清產核資。”

  潘長青回答稱,事情已經定了,如果不配合,就要採取強制措施。

  衛憲法仍不從,兩人發生了“權大還是法大”的爭執。衛憲法稱,潘長青說在平陸是權大,不信你試一試,這廠你非交不行。

  聽此,衛憲法站起來就要離開。這時,清產核資領導小組成員席銀囤進門讓衛憲法稍等一會,隨后又將其叫到大會議室,拿出一份已經寫好的協議讓衛憲法簽字,協議的主要內容是:1.合同到期雙方同意終止﹔2.終止后立即進入清產核資程序。

  衛憲法以“你們不給我清算我就不簽”為由拒簽。“賈全輝拉著我的手,段一平推了我好幾下,說到什麼時候了還不簽。我想起潘縣長剛給我說的話,看見旁邊身穿制服的警察,心想他們是不是准備把我逮起來。”心生恐懼的衛憲法在單方擬好的協議上簽了字。

  而后,趙科省又要求衛憲法將席銀囤已寫好的一份材料照抄一遍,內容是:“平陸縣鋁礬土?燒廠同意清產核資領導小組意見,將該廠一切營業執照、業務公章、合同專用章、財務專用章及行政章等相關証件交給主管局,即平陸縣民政局”。

  照抄完並簽了字,“趙科省、席銀囤就架著我下樓,樓前停著一輛警車,他們將我往車上推,我的嘴磕到了車門上,掉了一顆牙。”平陸縣人民法院、公安局、紀檢委的幾名辦事人員拉著衛憲法到了其位於三門峽的家中,搜走了?燒廠的公章和財務章。

  隨后,隨行的人向衛憲法索要?燒廠的採礦証,衛憲法稱採礦証在兒子衛相宇處保管,一行人又折回了平陸縣,直接到位於曹川鎮的廠裡找衛相宇,未果,隨后又到位於平陸縣太陽路的衛相宇家中尋找,仍未果。

  此時,已是次日凌晨。衛憲法稱自己要回三門峽的家中吃藥,有人立即向趙科省匯報情況,不一會兒,趙科省、民政局副局長楊建勇乘坐一輛面包車到了太陽路。隨后,衛憲法被換到了面包車上,趙科省以“衛憲法看病”為由,安排楊建勇和司機謝東軒將衛憲法深夜拉到了三門峽。

  被非法拘禁一個多月

  回到三門峽,楊建勇沒有讓衛憲法看病,也沒讓其回家,當晚住進了一個小旅館,並稱趙局長讓我們倆看著你。

  楊建勇在接受檢方訊問時也稱,出發前,趙科省曾交待說,你給他(衛憲法)照顧好,他有病,不要讓他摔倒了,不要讓他一個人單獨行動,亂跑。

  11月24日上午,衛憲法被帶到了三門峽明珠賓館八樓的一個房間,直到11月28日上午被帶回平陸,除了一次在看管下被帶回曹川鎮找衛相宇要採礦証外,他從未離開過這個房間,日夜被楊建勇、謝東軒二人輪流看守。

  楊建勇不讓衛憲法與其他人接觸,並稱自己在部隊裡當過兵,有勁有功夫,擺弄人就跟玩似的。其間,衛憲法犯病要回家拿藥,被拒絕﹔手機沒電了要回家充電,又被拒絕﹔天氣冷要回家拿衣服,還是被拒絕。

  11月25日早上,趙科省的司機給衛憲法送來了一部手機,隨后,趙科省來到衛憲法被關的房間。趙科省要求衛憲法寫了一份保証書,內容是:1.清產核資期間保証隨叫隨到﹔2.想辦法找衛相宇,將相關証件交給清產核資領導小組。

  趙科省拿走了保証書,並對衛憲法稱,給你手機的目的是讓你聯系衛相宇,但不能隨便打電話,接打電話要經過楊建勇的同意。

  在接受檢方訊問時,趙科省否認自己讓衛憲法寫過保証書,在三門峽直接負責“照看”衛憲法的楊建勇也否認曾逼迫衛憲法寫保証書。但奇怪的是,這份保証書卻出現在了?燒廠清產核資資料匯編中,對此,趙科省稱“我不知道”。

  在三門峽被拘禁了4天后,11月28日早上,趙曉軍駕車將衛憲法拉到了平陸縣政府,這時?燒廠清產核資領導小組的人員已經集結,在趙科省的指揮下一行10多人前往曹川鎮,查封了?燒廠的礦井、?燒爐、辦公廠址,並張貼了查封公告。

  隨后,衛憲法被帶到平陸招待所三樓的一個房間配合清產核資工作,被交代“不能亂跑、到餐廳吃飯必須有人叫你才能去,沒人叫你就在房間呆著”。一次,衛憲法趁房間裡看守他的人沒注意,一個人出了房間,剛走到二樓就接到了潘長青打來的電話叫他“不要亂跑”。

  其間,平陸縣審計局、物價局有關人員曾拿評估材料讓衛憲法簽字,衛憲法發現“審計、評估報告與?燒廠的資產嚴重不符”,遂堅持不簽字。一次,衛憲法對負責評估的物價局副局長王明星說:“我的5座礦山、110個礦點、礦上的建筑物、炸藥庫、堆料場等你們都看過,要是真的搞清產核資的話,這些東西你們應該給我評估進去。”但王明星回答稱,潘縣長說礦山上的這些東西都要收歸公有,不能算你的。

  從11月28日到12月30日,長達1個多月的時間裡,衛憲法一直被看守於此。2006年12月30日,招待所一名服務員走進衛憲法的房間告訴他這房間已經退了,衛憲法慌忙搭車趕回了三門峽的家中。

  誰是幕后導演

  在接受檢方訊問時,趙科省稱,對?燒廠清產核資是時任平陸縣縣長任秀紅提出的。他稱,2006年11月,任秀紅通知其到辦公室匯報?燒廠的情況,並讓其拿出個意見。

  而潘長青稱,在決定對?燒廠清產核資之前,趙科省曾向其匯報過?燒廠的情況,匯報的大致內容是衛憲法承包合同超期、企業負債不少、銀行找衛憲法還貸款找不到,仲裁委給縣民政局送達了一份仲裁通知,要民政局負連帶責任。

  潘長青稱其隨后將情況向任秀紅做了匯報。在一份由潘長青本人寫的情況說明中,潘長青稱,“承包人(即衛憲法記者注)私自將企業承包(給)他人,其本人長期在外,欠工資及外債不予償還,經濟糾紛不斷,安全隱患嚴重,各種証照不能延續,銀行貸款不能歸還”。

  但潘的說法遭到了許多當時在?燒廠工作的人員的反駁。時任?燒廠副廠長的蔣文江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雖然老衛經常外出看病,銀行的貸款也快到期了,但廠裡的生產經營狀況很好,資金也很充足。”

  2006年11月22日,平陸縣政府辦公室下發通知,由民政局、財政局、物價、公安、法院、紀檢委等部門聯合成立以副縣長潘長青為組長、民政局局長趙科省等為副組長的?燒廠清產核資領導小組。上述通知稱,“根據平陸縣鋁礬土?燒廠企業性質、隸屬關系及目前生產經營中存在的問題,經縣長辦公會研究,決定對?燒廠進行清產核資”。

  領導小組的效率十分高,成立的次日便做出了對?燒廠清產核資的決定。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衛憲法也名列清產核資領導小組成員之中,但衛憲法稱其對此並不知情。衛憲法稱,他從未向平陸縣民政局提出過終止承包合同,並且,作為企業主辦方的曹川鎮民政辦也未向平陸縣民政局提出過衛憲法終止承包合同的申請,直到2006年11月23日他接到開會的電話才知有此事。

  ?燒廠被強行清產核資並被零元轉讓后,一夜之間傾家蕩產的衛憲法多次到運城、太原、北京的信訪和紀檢部門上訪舉報。

  2010年10月29日,夏縣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衛憲法被非法拘禁一案,確認犯罪嫌疑人為趙科省和楊建勇。

  檢方的確認嫌疑人報告稱:“平陸縣政府在對鋁礬土?燒廠清產核資期間,趙科省以對衛憲法看病的名義,安排楊建勇、謝冬軒將衛憲法帶至三門峽舒鑫旅社和明珠酒店,在明珠酒店,楊建勇不讓其回家取充電器和衣服,還不讓和其他人接觸,限制其人身自由,符合非法拘禁罪的構成要件。”

  2011年9月21日,趙科省和楊建勇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趙、楊二人被夏縣公安局執行逮捕。2012年5月7日,夏縣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處趙科省、楊建勇犯非法拘禁罪,但免予刑事處罰。

  至今,趙科省仍否認是自己做出的非法拘禁衛憲法的決定。他稱:“2006年11月24日早上,在平陸賓館,我將昨天晚上的工作情況向潘長青副縣長匯報,談到衛憲法時,潘說:把老衛招呼好,不能讓他走了,他走了,工作就無法進行了。”

  在衛憲法被非法拘禁案中,潘長青並未被列為犯罪嫌疑人。但記者注意到,2011年6月,潘長青從平陸縣副縣長改任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據中國青年報記者調查,2011年12月10日在接受紀檢部門調查時跳樓自殺的時任平陸縣人大常委會主任趙建新與此案也有關聯。在員岩峰控制的新盛公司獲得?燒廠5座粘土礦的過程中,時任常務副縣長的趙建新曾在多份文件上簽字,並被指有利益關聯。

  趙建新被調查並自殺后,新盛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平陸縣水利局副局長員岩峰也因“虛假出資罪”被逮捕。但記者日前在平陸縣採訪時,多位知情者稱,員岩峰已經被取保候審了,“身為公務員虛假出資辦企業,還奪走了人家那麼多資產的廠礦,現在還能取保候審,真是不可想象。”

  
(責任編輯:喬雪峰、李海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