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油價或迎"三連跌" 7月上半月可能再次下調--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國內油價或迎"三連跌" 7月上半月可能再次下調

2012年06月11日10:03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還是機械化操作好。”6月10日,在田頭勞作半天的老顧一邊喝水,一邊對記者感慨,“這既能節省體力,還能提高效率。但與以往相比,為數不多的缺點是,柴油這幾年是越來越貴。”

  對於前年租了一輛二手柴油耕種機的老顧來說,油價一直是他的“煩惱”。為了“省點開支”,他愣是好幾天沒用,直到柴油價格年內第二次下跌后,才又拿出來用。

  事實上,老顧只是諸多關注中國油價變動的消費者中的一個。自5月底布倫特、迪拜和辛塔三地原油變化率破4%以來,業界關注的焦點始終沒有遠離油價——直到6月8日下午,國家發改委在官網發布《通知》,決定自6月9日零時起,將國內汽、柴油價格分別降低530元/噸和510元/噸,換算到下游零售加油站的價格,即90號汽油和0號柴油(全國平均)分別降低0.39元/升和0.44元/升。

  據本報了解,本次調價是自2009年5月《石油價格管理辦法(試行)》實施后,成品油下降幅度最厲害的一次,且首次實現了“兩連跌”。此前的紀錄在2008年12月,當時汽、柴油價格分別下跌900元/噸和1100元/噸。

  降價是否不及預期

  對於這次調價,老顧還有一個疑問,“柴油價格能不能再降低一點?或者,過幾天之后,國內能不能再將柴油價格下降一些?”

  不止是老顧,在一些汽車論壇和微博平台中,不少消費者的疑問都是,“油價是不是降得有點少?”

  據本報從金銀島、卓創資訊、中宇資訊和息旺能源等幾家資訊機構了解的數據,截至6月8日,三地原油22天的加權均價已不足108美元/桶,與上次調價時的118美元/桶左右相比,變化率在-9%以上。由此換算到國內市場,比較上述機構的預估值,上述機構預測的汽、柴油價格下跌范圍在560元/噸至700元/噸以上。

  然而,最終市場調價幅度低於機構的猜測。對此,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這樣解釋:一是參考油種不同,“近期美國得克薩斯輕質原油(WTI)跌幅較大,但中國成品油參照的油種是一攬子的、綜合的”﹔二是原油期貨和現貨價格存在一定差距﹔三是最近幾天國際油價有些反彈﹔四是最近人民幣有所貶值。

  息旺能源分析報告稱,按現行成品油定價機制公式計算,此次汽柴油零售價格實際執行的跌幅和理論跌幅有100元/噸的差距,“這或許剛好填補了3月20日未與國際接軌的那部分漲價”。今年3月20日,國內油價第二次漲價時,國家發改委曾解釋,考慮到諸多因素,那次漲價未完全到位。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調價不及預期或是為了顧及“三桶油”。因為,當國際油價下滑時,雖然中游煉化成本下降,但下游降價過大,同樣可能導致零售環節利潤縮減,這也會影響到企業的生產積極性。

  市場各方影響幾何

  從市場影響看,降價后最直接的變化是,全國所有城市的93號汽油價格都回到了8元/升以內。以上海為例,93號汽油現在為7.58元/升。當然,由於降價不及市場預期,市場中不是所有的油價都回到8元以內。同樣以上海為例,97號汽油價格目前是8.07元/升,油品更高的98號汽油為8.65元/升。

  但下跌不意味著零售市場已“毫無利潤”。金銀島提供給《國際金融報》記者的內參資訊顯示,油價下調雖對批發貿易環節形成打壓,但成品油零售環節“依然有利可尋”。首先,市場供應持續充足﹔其次,成品油價格下調可促進私家車等用油群體提升出行和用油的意願,這將提高汽柴油的消費水平。

  與此同時,油價的下跌對整個宏觀經濟也產生了影響。中宇資訊油品市場分析師王金濤分析,一方面,成品油零售價下調幅度較大,可抵消流動性提高對國內整體物價的影響﹔另一方面,與民生息息相關的基礎能源消費品價格降低,“將刺激終端,如汽車、柴油車等的消費熱情。這恰好從側面配合了國家‘穩增長’的基調,並為下半年中國經濟的回暖提供了基礎”。

  機制為何還未出台

  據統計,自《石油價格管理辦法(試行)》實施以來,國內成品油上漲11次,僅下跌5次,且市場中總是充滿了各種質疑。

  日前,一則市場出現過多次的對比再次在業界流傳:以紐約原油期價為例,2010年4月14日,紐約為84.05美元/桶,國內汽油價為7420元/噸﹔而截至上周收盤,紐約為84.82美元/桶,國內汽油卻為8320元/噸。對此,媒體質疑,“兩相對比,國際油價與兩年前相差無幾,國內油價每噸卻漲了將近1000元。”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再次凸顯出現行定價機制“漲快跌慢”、“漲多跌少”等弊端。對此,國家發改委曾多次表示,要“擇機”推出改進版的定價機制。而“擇機”的重要標准就是國際油價和國內的通脹形勢。

  據央視4套《中國新聞》6月9日報道,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副司長周望軍表示,關於現行的定價機制,業界反應主要有兩個問題:首先是22天的調價周期太長,另外4%的變化幅度也存有爭議。

  周望軍說,下一步的方向就是改革現行機制,增加透明度,“同時,進一步縮短22天的調價周期,且4%的幅度是不是可以縮短到2%或更低,這些都可以研究”。

  周望軍的表態並不新鮮。事實上,本報2010年就曾報道,業界專家的建議就是將22天的機制縮短到10天或14天,且4%的變化幅度或可調整得更小一點。

  對此,卓創資訊認為,機制難出台的一個原因是“后期國際油價面臨止跌回漲的態勢”。高盛日前發表的報告認為,從中期看,有三個因素將推高國際油價走勢:對伊朗制裁的大限即將來臨,原油供給可能大幅縮緊﹔若主要經濟體政府採取措施減少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提高流動性),則國際油價可能迅速反彈﹔隨著第二季度需求淡季即將結束,原油供應趨緊將會推動國際油價走高。

  卓創資訊還認為,“目前國內經濟形勢不佳,定價機制修改后必然會頻繁調價,對經濟的穩定性影響較大。”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在新機制推出及國際油價大漲前,國內市場可能迎來“三連跌”。王金濤預計,以現在的原油走勢,“三地變化率將在6月下半月的時候迅速向-4%靠攏,7月上半月國內成品油零售價很可能會再次下調”。(記者 黃燁)
(責任編輯:聶叢笑、李海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