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省區市GDP含金量分析:上海北京廣東位居前三 (4)--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各省區市GDP含金量分析:上海北京廣東位居前三 (4)

李勇

2012年02月28日07:59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東部省份開始對GDP降溫

  2012年,北京、上海的GDP增長預期目標隻有8%。2011年,北京GDP增長率是8%,上海是8.2%。

  這樣的增速調整在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王一鳴看來是一種正常表現:“上海是經濟放緩最早的,當越來越多的省份GDP進入萬億時,越來越多的省份增長速度也正在放緩。經濟提速是由南而北推進的,減速可能也會出現這種態勢。單純地說誰進了萬億,沒什麼意義,因為全國這麼多省份地域有大有小,人口有多有少,青海500多萬人、西藏300多萬人,很難與其他省份比拼GDP。”

  然而,中西部的一些省份仍處於“高燒”狀態。除了山東2012年9.5%的預期目標略高於全國平均的9.2%以外,中西部及其他地區GDP增長目標均在10%及以上,貴州省目標最高,達到14%,其次是重慶,達到13.5%。內蒙古、陝西、海南等省份的增長目標也都達到了13%。

  “GDP大,並不意味著人均GDP就大,因為很多地方是按人口計算的。而全國各地人口懸殊很大,所以,GDP數字並不直接反映一個地方的發展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北京大學教授楊開忠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如果說做大經濟蛋糕,壯大全國乃至各地經濟總量,是改革開放前30年我們的主要任務,當越來越多的省份進入萬億,意味著這一任務已接近完成。接下來,經濟轉型,必然要淡化GDP。

  用“GDP含金量”取代“GDP”

  地方政府追求GDP的沖動正在考驗我國“十二五”經濟發展“調結構、促轉型”的主題。

  近年來,各地紛紛喊出了告別“唯GDP論”的口號,然而對於GDP的依戀,各級政府是否真的能做到“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呢”?事實上,雖然各地政府考核系統都在建立一攬子指標,各項考核內容逐漸豐富,但很多地方官員仍然難改GDP的路徑依賴。

  根源在於中國原有的核算體制。中國原有的GDP統計系統採取的是累加制,全國GDP數據需地方層層上報。目前我國的GDP核算制度實行的是分級核算:國家和地區統計部門各自核算本轄區范圍內的數據,即國家統計局負責核算全國的GDP,各省、市、縣統計局負責核算各地區的GDP。

  無論哪種核算制度,地方都需要統計當地的GDP。由此導致某些地方官員將GDP指標看成是升官發財的籌碼,甚至為了取得可觀的GDP指標,罔顧生態與環境。

  應該取消“GDP崇拜”,而非GDP指標。“國家需要統計GDP,但各省份不一定要考核GDP。其實很多國家都不會去統計地方的GDP。”王一鳴建議,不妨選擇一些地方進行試點,例如,在一個省試點不統計地市的GDP,看對經濟的影響到底有多大。對官員的考核,“可以更多用公共服務指標來考核,比如就業、社會保障、教育、醫療等,這是地方政府的第一職責。因為老百姓並不關心GDP,GDP高了未必收入就高。”

  “不是說不應該重視發展GDP,而是說要GDP科學增長,要讓GDP增加的正面因素最大化、負面影響最小化,要讓GDP含金量越來越高,我們需要能夠帶動就業、提高百姓收入、改善民生的GDP增長增速。”楊開忠說,幸福指數應成為發展的指標。

  地方總和為何超全國

  31個省份的GDP總和超過50萬億元,比國家公布的國內生產總值471564億元多出3萬多億元。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張孝德認為,這種數據的差異除了統計技術與口徑的差異外,還與地方政府為了政績利益,追求增長的沖動熱度未降下來有關。

【1】 【2】 【3】 【4】 

 


  “富可敵國”:驕傲的GDP與尷尬的人均GDP

  東部省份對GDP降溫 “幸福指數”才是發展指標

  大摩預測中國GDP增速8.4% 

  深圳GDP2025年或超香港 "城市病"成當前重大課題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