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下調存款准備金率並非政策轉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媒體:下調存款准備金率並非政策轉向

2011年12月05日00:43  譚浩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為什麼中國央行要與六大央行同步行動?要知道,中國經濟只是增速放慢並不需要通過放鬆貨幣政策來“挽救”經濟。完全可以通過公開市場操作、資金回購、結構性下調存款准備金率等手段。很難判別,此次行動是不是又一次被歐美發達國家“綁架”的結果。

  11月30日晚,中國央行宣布,從2011年12月5日起,下調存款類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准備金率0.5個百分點。此次下調距離央行上次上調存款准備金率不到半年時間,是央行近3年來首次下調存款准備金率。

  雖然分析普遍認為,此次下調存款准備金率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防止經濟下行風險。但是,有些疑問?

  首先,此次調整是不是對六大央行“聯合行動”的一次“配合行動”?就在同一天,美聯儲、歐洲央行、日本央行、瑞士央行、英國央行、加拿大央行等全球6大央行也發表聲明,採取聯合行動,一起下調美元互換利率,向市場提供流動性,以支持全球金融體系,生效時間均為12月5日。顯然,這不是巧合,而是步調一致。這不禁讓人生疑,為什麼中國央行要與六大央行同步行動?難道中國經濟也到了危機叢生的地步了嗎?要知道,中國經濟只是增速放慢,而不是低迷,更不是衰退,並不需要通過放鬆貨幣政策來“挽救”經濟。即便政策需要作出微調,也完全可以通過公開市場操作、資金回購、結構性下調存款准備金率等手段,而不需要全面下調存款准備金率。下調存准率、降息等手段應當放在明年一季度或更晚一些時候,看一季度經濟增長情況再予以確定。很難判別,此次行動是不是又一次被歐美發達國家“綁架”的結果。

  第二,誰是此次貨幣政策“開閘”的受益者?在極為復雜的經濟環境下,政策調整的意圖應當更加明確。那麼,此次下調存款准備金率,真正的意圖到底是什麼呢?是救實體經濟還是房地產?是補充流動性還是平衡流動性?是防止經濟下行還是防止政府融資平台出險?如此籠統的政策調整,真的很難讓人看清其真實目的是什麼,用意是什麼,針對性在哪兒,誰將是此次政策調整的真正受益者。如果是為了救實體經濟,就不該採取這樣的調整手段,如果僅僅是為了防止經濟下行,那麼,樓市調控、政府融資平台整治與規范等又將陷入困局。

  第三,將對CPI帶來怎樣的影響?央行敢於在CPI仍然處於高位的情況下下調存款准備金率,釋放流動性,最大的可能是,11月份的CPI將繼續明顯回落,並回落至“4時代”。即便如此,也不代表防通脹已成“過去時”。要知道,此次六大央行“聯合行動”,全球流動性過剩的矛盾又將迅速出現,大宗商品價格也極有可能再次進入上升通道。因為,“聯合行動”剛剛宣布,國際油價就突破了100元,其他大宗商品價格也應聲而漲。如此,輸入型通脹又將成為今后一段時間必須防范的重點之一。同時,季節性蔬菜價格上漲、可能出現的惡劣天氣帶來的價格上漲以及與電價調整相響應的產品價格上漲等也很難避免,價格出現反彈是大概率事件。如此,此次下調存款准備金率對CPI的沖擊和影響並不能忽視。

  第四,為何財政政策“積極”不起來?與歐美發達國家財政手段完全被政治體制所綁架不同,中國在財政政策的運用和協調方面,遠比歐美發達國家容易和簡單。但是,為什麼不在財政政策方面多做些文章,讓財政政策變得更加積極一些、主動一些呢?要知道,今年又是一個財政超收年,完全有能力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完全有條件進行結構性減稅,也完全有資本對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提供支持和幫助,而沒有必要去“配合”歐美發達國家對貨幣政策進行提前調整。可以這樣認為,六大央行的“聯合行動”,隻能起到強心針的作用,在新的經濟增長點沒有出現、財政不能突破政治體制束縛、債務危機不能有效化解的情況下,歐美發達國家可能還要出台更多的救市政策。果真如此,中國將備受壓力。從這方面看,此次下調存款准備金率,是值得商榷的。

  第五,將對股市產生怎樣的影響?政策寬鬆,對股市當然是利好。但是,對中國股市來說,這樣的利好,更多的是暫時的、階段性的。因為,投資者對股市有沒有信心,不完全看政策調整,更需要看經濟的可持續性、企業的效益。此次下調存款准備金率,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從表面看是積極的,從深層次分析則是有限的。這也意味著,下調存款准備金率,不一定對實體經濟的增長帶來明顯的促進作用。那麼,如果上市企業的成果不能對投資者產生足夠信心的話,股市仍然不可能出現有效的上漲。而如果因此而帶來CPI的大幅反彈,那麼,此次的股市“提振”,極有可能是一種災難。

  第六,政策何去何從?此次下調存款准備金率,帶來的間接影響可能要比直接影響大得多。一方面,它是不是政策的轉向,會引起諸多的分析和猜測﹔另一方面,對開發商、地方政府等也會帶來無限遐想。因為,在開發商、政府融資平台“資金鏈”緊繃的情況下,都在等待著政策的轉向,等待著政策放鬆。那麼,此次政策調整,會不會影響樓市調控和政府融資平台的規范和管理呢?開發商會不會再度出現死扛房價的現象呢?而地方政府會不會因為政策的調整而重燃大拆大建的熱情呢?這些都需要認真分析和觀察。也正因為如此,政策的何去何從,是值得關注的問題。不過,從目前的實際情況來看,此次下調存款准備金率,應當不是政策的轉向,而是內外因素共同作用下的一次政策微調。

  譚浩俊

(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