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微克"的份量--戊型肝炎疫苗自主創新培育紀實--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30微克"的份量--戊型肝炎疫苗自主創新培育紀實

2012年01月12日15:14  記者鐘雲華 殷陸君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月11日上午9點,北京,科技部正式對外宣告,中國第一個全面自主創新的基因工程病毒疫苗——戊型肝炎(簡稱“戊肝”)疫苗,正式誕生。

這是50年來,人類在經受10余次萬人以上戊肝重大疫情之后,等來的一聲捷報。這意味著,對付戊型肝炎,這一發病率高居成年人急性病毒性肝炎之首、病死率為甲肝十倍的“惡魔”,人類終於有了防守之盾。

全球各國戊肝疫苗研發競賽,應聲而止。世界好奇的是,這株造福人類的非凡疫苗,是如何培育的?它為什麼扎根在新藥研制並不領先的中國大地?它的出生地,為什麼會落在偏居一隅的廈門大學?

戊肝疫苗成長的足跡告訴我們:

一份30微克疫苗,浸透著200多人的研發團隊、14年攻堅克難、近5億元研發投入、12萬人參與迄今為止全球最大規模臨床試驗的汗水、淚水﹔

一份30微克疫苗,匯聚了我國各級政府對重大科技專項的拉力、產學研協同創新的推力、鼓勵人才自主創新環境的助力、無私奉獻、勇於登攀創新團隊的動力。

一份30微克疫苗背后,矗立著展示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優越性、閃爍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新亮彩的裡程碑。

“30微克”的份量,重於泰山。

(一) 寫在餐巾紙上的項目報告

冬日,廈門,海風輕輕吹拂著綠樹成蔭的廈門大學。

從一棟低矮的白色小樓裡,走來笑臉相迎的夏寧邵。這小個子湖南人,就是技驚世界的疫苗研發團隊的領頭人。

2005年的一天,廈門大學夏寧邵教授,接到了一個北京電話,對方說,自己是科技部中國生物技術中心的,建議戊肝疫苗研發工作申報“十一五”國家“863”計劃當年的探索類項目。

正是這個差點被認為是商業騷擾的北京來電,將一個原本默默無聞的項目——正在申請I/II期臨床實驗的戊肝疫苗研發,拉進了國家級科技計劃支持體系,插上了國家扶持的有力翅膀。

讓研發團隊難忘的,還有項目進入“十一五”國家“863”“疫苗與抗體工程”重大項目的傳奇經歷。2006年的一天,他偶然聽說國家“863”“疫苗與抗體工程”重大項目申報正在進行,急急忙忙從廈門趕到北京。在申報截止的最后時刻,他找到了科技部社會發展司生物醫藥處等幾個處室的人。對方一聽“自主創新,基因工程病毒疫苗”,有些奇怪:這個印象裡原來有,但電腦裡卻沒有找到的項目,估計是錄入時出點問題。趕緊讓他寫下項目名稱。一時找不到紙張,夏寧邵就寫在餐巾紙上。

拿起這張特別的餐巾紙,生物醫藥處同志笑著對夏寧邵說:“這可能是一個歷史性時刻”。

兩小時后,夏寧邵等來了幾個部門研究后特准參加答辯的好消息。四小時后,他最后一個走進專家評審會議室,答辯順利通過!

從此,戊肝疫苗研究猶如順風車駛入快車道。2007年,項目獲得國家批准進入III期臨床試驗。2009年,完成江蘇省12萬名志願者參與的臨床試驗,確証了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疫苗成功了!

“這是迄今為止,全世界最大規模的臨床試驗。”擔任國家傳染病診斷試劑與疫苗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的張軍說,“我們問自己,如果我們不是自主創新的,不是國家重大科技專項,從市長到村長,都不認識,多少組織工作,人家可能這麼支持我們嗎?不可能啊!”

研發團隊忘不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同志,特事特辦,將疫苗的新藥証書、生產文號申請、疫苗樣品的檢驗,納入特殊評審程序﹔忘不了福建省政府領導多次批示,並三次帶隊到北京,專為項目請支持﹔忘不了福建省藥監局的同志,一個月一個月,對項目進行跟蹤、幫扶﹔忘不了廈門市委、市政府,特別是科技局的同志,每遇難關,總得到他們雪中送炭的周到服務。

夏寧邵說:“人們說戊肝疫苗是基因工程的成果,我們說,這是國家工程的成果。”

(二) 敲開戊肝病毒的奧秘之門

深夜,海邊的廈門大學,濤聲陣陣,催人入眠。

養生堂有限公司老總鐘睒睒,卻還在校園轉悠。他考察好幾天了。“夜裡12點后實驗室燈光還亮,我才可能投他項目。”

有一間實驗室,天天深夜燈火通明。

他舉手敲開實驗室大門的那一刻,意味著,人類將要敲開戊肝病毒的奧秘之門。

接待他的,是正做病毒實驗的夏寧邵。然而,這其實是一間簡陋的實驗室,甚至為一台進口設備的20萬元負債發愁。養生堂這時已作出投身生物制藥的戰略抉擇,缺位的是科研院所的科技資源。鐘睒睒看重的,是這個研究團隊的理想和激情。

2000年,養生堂和廈門大學簽署了正式合作協議。夏寧邵的實驗室,獲得了養生堂一筆1250萬元的項目經費,實驗室進行了兩年戊肝疫苗研發,猛然獲得了巨大新推力。

這只是個開始。

李世成,養生堂下屬廈門萬泰滄海公司副總經理,為我們算了一筆帳:2000年至2005年,夏寧邵實驗室,從養生堂方面獲得的項目經費、技術成果轉讓費,總計3000多萬元。14年來,養生堂投入戊肝疫苗研發經費,總計大約1億多元。項目總體投入,已近5億元。

經費、設備、人員鏘鏘到位,夏寧邵的團隊,不負眾望,捷報頻傳。長長的成績單裡,包含檢測艾滋病等病毒的21種試劑﹔與此同時,在周期更長、難度更大的疫苗領域,世界首個戊肝疫苗、國內首個宮頸癌疫苗,一個接著一個,進入臨床試驗。

在應用研究取得突破之后,2005年,這支隊伍開啟了更高水平的基礎性研究,發表了一批有影響的論文,同時承擔社會公益性技術研究,在禽流感、手足口病、甲型流感等突發疫情的防控工作中,充分顯示了“國家隊”的重要作用,作出了突出貢獻。

“企業參與產學研協同創新,不僅僅投錢。他們還是技術創新活動主體、創新成果應用主體。”廈門市科技局長李偉華博士說,“以戊肝疫苗為例,科研人員投入,廈門大學是100多人,養生堂方面是100多人,上游中游階段研發,主要在大學實驗室做,中游下游研發,主要在企業實驗室做。這兩支隊伍,相互學習,相得益彰。”

不僅僅與企業協作,課題組還打開大門,吸引國際學術力量參與。他們先后與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發展署國際疫苗研究所、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等國際一流研究機構,開展了富有成效的科研合作。

戊肝疫苗“中國籍”,是協同創新的自然結果。

(三) “到了廈門,就到家了”

今天,站在鎂光燈下,夏寧邵是著名教授、博士生導師。然而,在很長時間裡,他甚至沒有一張大學文憑。在1995年調到廈門大學之時,他是湖南婁底市人民醫院傳染科的一名普通醫生。學歷是中專。

鮮為人知的是,夏寧邵當時已經在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病毒學研究所,做了幾年丁肝、丙肝研究,28歲就獲得湖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

歷史終將証明,他是一匹千裡馬。廈門大學生物系原主任曾定教授,則是他的伯樂。

曾定回憶,當年,在與這位立志科研、刻苦自學的湖南小伙子相識后,就認定“他若能來,將是廈門大學的福氣!”

求賢若渴的曾定,一而再、再而三,找到時任分管人事的廈大副校長朱崇實。朱崇實要來夏寧邵的材料,發現這人學歷確確實實低,但他所從事的病毒學研究,與國家的重大需求和廈大發展方向,非常吻合。與夏寧邵見面后,朱校長判斷:這是一個朴實話少、兢兢業業、能做學問的人,是一個人才。

廈門大學的最終破格引入,讓夏寧邵謝絕了湖南老家副廳級別住房、幾十萬元科研經費的優厚待遇挽留。

夏寧邵常常在轉鐘時分碰到同樣忙到晚上十一二點的朱崇實推門而入,“那個時候,晚上燈火通明的樓並不多,因此想來看看。”朱崇實要出國訪學,就特地找到時任廈大校長陳傳鴻,告訴他:自己最不放心的,是小夏,因為小夏不是頭牌教授、不是留洋博士,希望學校能多多支持他。陳傳鴻當年做出一個決定:把校內一幢獨立小樓,留給當時只是生物系一個課題組的夏寧邵團隊。

陳傳鴻說:“一棟小樓,沒有人會來打攪你,你好好干!”

廈門大學不拘一格、廣納群賢、成就人才的氛圍,深深激勵著夏寧邵和他的團隊。2000年,夏寧邵團隊開始嶄露頭角——研制出我國第三代艾滋病快速診斷試劑盒,結束了我國必須依靠進口原料來生產艾滋病檢測試劑的歷史。2001年,這一成果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這支年輕的隊伍,由此引發廈門市、福建省科技部門的關注,得到他們的呵護,並快速成長為市級和省級重點研究中心。2005年,成長為國家傳染病診斷試劑與疫苗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不到十年間,他們獲得了國家三大科技獎中的兩項,為沖刺戊肝疫苗研制,作好了最后的准備

夏寧邵說,廈大和廈門,有很多人支持我,我真的喜歡這裡。“到了廈門,飛機降落時,我就感覺到家了!”

(四) 戊肝疫苗成長的中國腳印

疫苗研發難,基因工程病毒疫苗研發,難上加難。

當夏寧邵平均年齡27.7歲的145人的科研團隊,真正面對基因工程病毒疫苗問題時,他們發現,要攻克戊肝病毒衣殼蛋白的分子模建、產業化工藝等一道道難關,全世界也找不到現成可用的技術、經驗和團隊。

夏寧邵說,美國等西方國家,都在緊鑼密鼓開展戊肝疫苗研發。我們和時間賽跑。隻有比別人更能吃苦、更能攻關,才有出路!

研究中心“基因工程、疫苗、結構生物學”方向帶頭人李少偉回憶,當時為解決戊肝疫苗產業化工藝問題,每天工作十四、五個小時。“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很辛苦,但是很開心。團隊的高度契合和凝聚力,是戊肝疫苗成功的“制勝法寶”。”

廈門大學特地以這個實驗室為主體成立公共衛生學院,學院黨委書記滕伯剛說,“在廈大人看來,如果說陳景潤是廈大人獨立創新、個體作戰的標杆,那麼夏寧邵團隊就是協同創新、集團作戰的佼佼者。時代在變,而不變的是廈門對創新、創造、創業的包容、呵護和激勵!”。

一個有意思的背景是養生堂當年同時選擇了五所大學,開展生物醫藥研發等合作。但兩年之后,養生堂隻選擇與夏寧邵團隊一家協同攻關、合作創新。

十年磨一劍。在前后10年艱苦努力后,戊型肝炎疫苗的研制,迎來曙光,他們取得了關鍵性的理論和技術突破,准確鑒定出戊肝病毒保護性抗原決定簇,闡明其分子結構特征﹔他們利用大腸杆菌,首次表達出高活性戊肝類病毒顆粒。

如今,14年、5000多個日夜之后,全面自主創新的基因工程病毒疫苗,在中國實現了零的突破。

福建省委常委、廈門市委書記於偉國,長期關注戊肝疫苗項目進展。他說:“戊肝疫苗,誕生在廈門。但成長的每一個腳印,都留在中國特色自主創新的道路上!”

(來源:中國經濟網)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