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治銀行暴利,解鈴還需系鈴人--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根治銀行暴利,解鈴還需系鈴人

2012年02月03日08:29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 金融觀察

  隻有通過對金融體制和利率的市場化改革,同時利率更加市場化,銀行利潤才會回歸合理。

  在經歷去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后,中國經濟增速逐步放緩,受到外部出口需求減少和內部通脹壓力的影響,實體經濟經營出現困難。而與此相反的是,銀行業卻獨善其身,利潤出現了大幅增長,從已經公布前三季度業績的幾家上市銀行來看,利潤增長普遍在40%-50%。

  據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秘書長陳永杰預計,2011年商業銀行累計實現利潤會超過1萬億元,人均利潤超過50萬元﹔相比之下,中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去年前三個季度實現利潤3.68萬億元,但這些企業有8700多萬員工,人均利潤不到4萬元。陳永杰認為,銀行的資本利潤率已經不僅大幅高於工業,而且高於石油和煙草等暴利行業。

  不客氣的說,銀行的暴利是通過以低利率“搶老百姓的錢袋子、以高利率”搶貸款企業的錢袋子得來的。在去年控制通脹過程中,央行主要採用了頻繁提高存款准備金率、而非提高利率的辦法。這種通過控制可貸資金量,而不是墊高資金使用成本的控通脹政策,帶來兩個重要影響:一是銀行能從儲戶手中取得廉價資金﹔二是加劇了實體經濟對有限資金的爭奪,抬高了實際貸款利率。一低一高,自然形成了豐厚的利差。

  如果說銀行巨大的利差是“天時地利”,那麼銀行本身的業務經營則是“人和”了。銀保合作、銀信合作、各項小額收費都是銀行“創收”的重要陣地,中國銀行業的收費力度,堪稱全球第一。即使有關部門曾叫停34項收費,一些銀行卻又“研發”出新的收費項目,以保持利潤持續增長。

  究其本質來看,還是源於市場化程度低、缺乏有效競爭。由於行業的特殊壟斷地位,銀行可以對不同企業貸款實施歧視性定價,另一方面壟斷使得國有大型銀行缺乏必要有效競爭,使之可以獨享高額壟斷利潤。與其他國有壟斷行業一樣,國家對銀行業實行嚴格的准入和管理制度,出於國家金融安全考慮,這本無可厚非。但關鍵之處在於,銀行業在獲得多方呵護之后,卻亦暴露出貪婪的本性。按照當前利率水平,有研究人士計算,全國儲戶少說每年要因儲蓄存款貶值而繳納2萬億-3萬億的隱形“通脹稅”。

  值得警惕的是,銀行的高利潤擠佔了實體企業的利潤,並不能長久,反而隱憂巨大,銀行畢竟是寄生於實體經濟之上,如果實體經濟中的企業大量倒閉,必然導致銀行的資產質量出現問題。

  解鈴還需系鈴人,隻有政府出手,才可能解開這個局。隻有通過對金融體制和利率的市場化改革,同時利率更加市場化,銀行利潤才會回歸合理。另外,如何從目前依賴利差收入轉而實現整體競爭力的提升,如何返利於民,如何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也是銀行業目前亟須思考的難題。

  □王瑩(上海 學者)

(來源:新華網)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