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錢炒錢游戲制造大量泡沫 誰是交易所亂象主推手--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以錢炒錢游戲制造大量泡沫 誰是交易所亂象主推手

2012年02月07日08:40         手機看新聞

  ●目前全國各類交易場所至少有300家。清理整頓有助於淨化資本市場,讓交易場所規范運營

  ●遍地開花的交易所背后,都有流動性過剩的影子。治亂之本是將泛濫的游資引導到合理的投資渠道

  2月2日,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工作會議暨部際聯席會議第一次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要求各地要進一步摸清情況,制定切實有效的工作方案,在規定時間內報送﹔明確地方主體地位,盡快啟動方案實施,確保在6月30日前完成各項工作等。

  有專家指出,近年來各類交易場所遍地開花,是市場初期發展的常態,此次清理整頓有助於淨化資本市場,讓交易場所規范運營,而交易所背后的民間資本暗流,更需要花大力氣引導。

  整頓各類交易場所,讓誤入歧途的民間資本回歸正常的經濟活動

  來自湖南省的歌舞節目《魅力湘西》登上2012年中央電視台春晚后,急需資金提高演出質量。“僅憑一個節目無法在銀行獲得貸款,所以我們嘗試了新的合作模式。”湖南文交所總經理湯厚鬆表示,銷售總額為1000萬元的“《魅力湘西》門票淨收益權”,雖然避免了藝術品“類証券化”交易誤區,但隨著清理整頓步伐的加緊,申購數量起伏不定。

  面對國家整頓交易場所的決心,深圳文化產權交易所在其網站上貼出了中共深圳市委宣傳部《關於成立深圳文交所藝術品權益拆分業務善后工作小組的通知》,並收集投資者對所持權益處理方式的意見,網上的份額化交易登錄平台已無法使用。

  而天津貴金屬交易所、湖南維財大宗貴金屬交易所、浙江匯聯貴金屬制品交易市場及山東標金投資有限公司等大宗商品中遠期市場,已暫停交易,配合清理整頓工作。

  盡管整頓交易所的大幕已經開啟,但很多交易場所尚未接到具體的整頓通知。“現在大家都在迷茫地等待,等待政策的進一步明朗化。”山東某大宗商品電子交易市場負責人說。

  “國家沒出台正確的理解方式,我們也不知道如何理解才是正確的。國家一直強調不能做的條款有哪些,但並沒說已經做了的該如何處理。”昆明元盛文化產權交易所首席執行官羅奔說,聯席會議的召開對整個交易所市場的發展將起積極作用,但仍亟待明確如何規范交易規則和市場操作模式。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各類交易所數量至少有300家。中央財經大學証券期貨研究所研究員宏皓表示,泛濫成災的交易所嚴重破壞了中國經濟的正常秩序,吸引了賭性十足的民間資本,用錢炒錢的游戲制造了大量泡沫。“政府此次整頓各類交易所的目的,就是讓‘誤入歧途’的民間資本回歸正途,回歸正常的經濟活動中,對於推動實體經濟發展起到積極作用。”

  地方政府大力推動是遍地開花的主因

  交易所遍地開花,重要原因是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動。

  “交易所的設立可以形成聚集效應,不僅能吸引巨大的資金流,而且如果交易所做大,對相關的倉儲、物流等行業都有益。更有甚者,在很多交易所中,地方政府很可能是以國有投資公司的形式成為交易所股東。”北京工商大學証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胡俞越說。

  自去年11月份國務院下發“38號文”(《國務院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范金融風險的決定》)后,雖有多家交易所暫停交易或者修改交易規則,但仍有不少交易所頂風開市。“交易所台子已經搭起來了,人力物力財力已經投放了,地方官員已經去剪彩了。這件事包含了太多地方利益在裡面,現在國家要整頓,肯定要遇到地方政府的阻力。”胡俞越說。

  業內人士認為,各地政府阻力程度會有所不同。對於資本市場發展相對成熟地區,加強監管問題就不大,而對於交易所熱潮方興未艾的地區最困難。這和城市定位有關,比如有的城市定位是區域經濟中心,如果沒有這些交易所,那麼大宗商品集散的功能就缺失了,所以阻力會較其他地區更大。

  胡俞越認為,交易場所的出路不外乎關、停、並、轉四種。“關”,一些明顯與文件抵觸的交易場所關閉﹔“停”,一些交易場所的某些品種會被停盤,但其他符合要求的現貨品種可以繼續交易﹔“並”,交易場所股權兼並﹔“轉”,讓一些變相期貨的形式轉變為貨真價實的現貨交易。“清理整頓不是要打掉整個市場,而是讓這些市場回歸現貨本質。”他說。

  合理引導民間資本,要防止過剩的流動性在市場中游走

  交易所整頓結果如何,很重要,而暗藏在形形色色交易所背后的民間資本流向問題,更重要。因為遍地開花的交易所,其實都能看到流動性過剩的影子。

  “中國經過30多年的快速發展,企業粗放生產的產品利潤變得非常低。一些企業試圖通過其他投資渠道賺錢,想通過短線炒作獲得利潤,擺脫原有產業不賺錢的困境,是出於生存的考慮。”宏皓說。因此近幾年,糖有人炒,棉花有人炒,大蒜有人炒。參加這種短線炒作,要去融資、去借錢。借來的資金,必須支付很高的融資成本,一旦投資失誤,那麼引發的結果很可能是企業破產。

  企業資金流出實體經濟,民間的產業資本流向投資領域,必然造就一個個價格符號。據央行數據,截至2011年12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為85.16萬億元。面對如此巨大規模的流動性,目前中國無論是房地產市場、証券市場、貴金屬市場,還是藝術品市場、農產品市場,都無法容納。於是這些游資流到哪兒就哪兒倒霉。

  “比如藝術品價格,炒得全世界都不敢相信的。凡是能投資的東西,大家就瘋狂地把價格炒上去,有價無市,泡沫一旦破滅,大部分參與者都會血本無歸。對企業來講,生產性資金回不來了,再想把自己原有的產品或者服務做得更好已經來不及了。”宏皓說。這就需要政府出台政策規范,或者構筑資金池,把民間資本的流動導向合理的方向,防止過剩的流動性在市場中晃來晃去。

  專家表示,以交易所為代表的資本市場對企業來講,主要起配置資源的功能,應該通過資本市場建立多層次的金融渠道,讓企業更好地發展。

(來源:人民日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