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稅收體制的結構性減稅不容緩行--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更新稅收體制的結構性減稅不容緩行

2012年02月16日08:44  張敬偉       手機看新聞

  財政部前天發布數據顯示,去年全國稅收總收入89720億元,同比增長22.6%,稅收佔GDP比重超過19%。其中企業所得稅收入佔稅收總收入的比重為18.7%。按財政部的說法,去年企業效益較好等因素致使稅收平穩增長。不過,不足9萬億的總稅收,還是讓人有些意外,早先輿論熱議的是10萬億。盡管如此,相比47萬億的GDP總值,稅收佔比19%,還是很可觀的。按照一般的說法,就是實實在在的“國富”﹔如果從時間上縱向對比,2011年稅收佔比GDP比重比2000年(12.8%)多了6.2個百分點,而2011年GDP總值約為2000年的4.7倍,所以,2011年的稅收收入則是2000年的7倍。

  很顯然,這十年來的稅收增幅跑過了GDP增幅,“國富”這塊蛋糕在迅速增大。在唯GDP增高論越來越遭詬病的情形下,財政收入增長過快抑或國民稅負過重不能不引起公共輿論的高度關切。如果說相對國民經濟的高速增長,民眾收入增長的步伐過慢是民意經常評議的話題,那麼結構性減稅已成當下經濟學界乃至決策層的共識。去年,在全球經濟形勢陰霾籠罩的大背景下,政府先是提高個稅起征點,繼而採取實質性措施減輕中小企業的稅負,如對小型微利企業的所得稅實行優惠政策,凡年納稅額低於6萬元的小型微利企業,其所得僅按50%計入應納稅所得額,按20%的稅率來繳納企業所得稅等等。在去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中央更是發出了調結構、保民生的強音。明確提出,財政政策要繼續完善結構性減稅政策。再清楚不過,調結構的重點之一,就是結構性減稅。

  關於中國的稅負,近年來始終是國內外輿論關注和爭議的熱點。美國《福布斯》雜志2009年曾發表報告,將中國稅負痛苦指數列為全球第二。可是,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統計口徑,2009年中國的宏觀稅負為25.3%,低於當年世界各國36.4%的平均水平。學界對此的看法是,中國的稅收結構和其他國家不同,簡單類比是說明不了什麼問題的。除了增值稅、消費稅和營業稅等間接稅佔總體稅收的比重較大,中國的工商、環保、質監、公安、海事、城管等眾多行政管理部門都有名目繁多的行政收費項目。因此,中國當下的稅負結構,確切地說屬於稅費結構,如加上法治不健全導致的權力尋租,則個人或企業的負擔更重。

  因此,從頂層設計來實施結構性減稅,是必要之舉。因為稅制改革,牽涉面太廣,尤其中央和地方事權的重新劃分和調整,絕非一蹴而就之事。因此,通過“結構性減稅”,能逐步走向藏富於民,減輕企業負擔,最終實現稅負合理的稅制更新。

  所謂結構性減稅,意味著有加有減,而在筆者看來,現在的關鍵是要讓企業和個人看到減稅的效果,實實在在地享受到由此帶來的現實福祉。以提高個稅起征點為例,去年第四季度減少了個人所得稅收入約500多億元,客觀上減輕了通脹對民生的影響,改善了民生。還有,由於國家從去年11月起大幅提高個體工商戶的增值稅和營業稅起征點,這又為眾多小微企業減稅290億元左右。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個人所得稅實現收入6054.09億元,同比增長25.2%。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個稅起征點還有更大的提升空間,比如說提高到5000元乃至更高,畢竟該稅額的增幅依然維持在高水平上。同理,企業所得稅也有減負的空間,尤其對那些融資和經營困難的企業,減輕其稅負才能增強其應對市場競爭的能力,激活其創造性,為企業永續發展提供動力。

  另外,輿論議論許久的奢侈品關稅及進口環節稅等,也應適當調整。據統計,龍年春節中國人在境外奢侈品消費累計達72億美元,同比增長28.57%,創下歷史新高。全年銷售額那更是可觀了,有外媒已預計,中國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消費國。與其將這一龐大的消費市場引向海外,還不如降稅深耕國內奢侈品市場。

  總之,作為經濟發展轉型重要一步,更新稅收體制的結構性減稅理應堅定不移進行下去,而讓公眾看得見實質性結果的減稅更不能緩行。

  (作者系資深財經評論員 張敬偉)

(來源:上海証券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