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票一世界 形變意猶存--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一票一世界 形變意猶存

2012年02月20日09:10  荀覓       手機看新聞

◎書票中人

  藏書票小店開進創意園區

  70后的子安是一名藏書票愛好者,自2001年在歐洲一個舊貨市場看到藏書票起,便開始了收藏,現在他已藏有數千枚藏書票,並在方家胡同開了家賣藏書票的小店。

  站在店外就能一眼看到藏書票,那些凹版雕刻的鳥在長寬約30厘米的紙上栩栩如生。進入這間20平方米的小店,發現書票挂滿三面牆,從歐洲早期的藏書票作品到中國現今名家佳作,從古老的凹版技術印制到現在的電子制作,頗為豐富。

  書票制作者老齡化令人憂

  高鐵英是北京印鈔有限公司的一名手工雕刻師,也是一位藏書票制作者。雖然藏書票的長寬通常隻有17厘米,但刻一張藏書票卻需要大約兩個月,甚至更長時間,“最原始的手工雕刻是先在玻璃紙(一種透明紙張)上勾畫,然后在鋼版上涂抹一層蠟,透著玻璃紙用鋼刀將輪廓描在鋼板上。鋼刀上蘸有弱酸,會將刻畫的地方腐蝕。”經過反復針刻、腐蝕,一張藏書票才能最終完成。

  由於制作工藝繁雜,加之短時間內不會有大收益,所以樂於堅持從事這項工作的人並不多。1949年出生的版畫家楊忠義是中國藏書票協會的秘書長,他常常繪制一些京劇題材的藏書票,在子安的小店裡也有他的作品。“像楊老師這樣受業內認可、作品精美的版畫家,現在大多五六十歲了,他們現在的作品確實很好,但藝術畢竟需要傳承。”子安認為,目前藏書票制作者的老齡化問題日趨嚴重,培養發掘年輕的制作人迫在眉睫。此外,電子書的興起讓紙質書面臨危機,這些在紙質書上貼的藏書票也連帶著會面臨困境。

  ◎書票之變

  部分藏書票偏離傳統題材

  38歲的王昆是北京市第三聾人學校的美術老師,也是一名聾啞人。他算是版畫藏書票制作者中比較年輕的了。王昆自1998年起開始制作藏書票,起初只是刻畫一些歷史題材,后來漸漸將視野擴展到隨處可見的街景、物品上。

  與王昆的交流基本靠寫字。他翻開自己隨身攜帶的繪畫本,上面畫有不同題材的藏書票草稿,“我經常會在路上突發靈感,每當靈感出現,我就把它畫在本上,回家后再制作。”王昆隨后展示了自己制作的幾幅以貓為主題的藏書票。“其實,現在很多藏書票早已不是原來傳統意義上貼在書中的書票了,它更多是一種文化的體現。”

  從貼在書上轉為挂在牆上

  王昆稱,現在的藏書票大多被鑲在畫框內,已經從貼在書上轉為挂在牆上。而它同樣體現著擁有者的文化素養,“我的第一張藏書票繪制的是一個中國男人的古代形象。一次偶然,一個外國人看到我制作的具有中國元素的作品,非常喜歡,立刻和我交換了他的藏書票銅版。其實藏書票已經不再是體現個人的東西,它作為具有民族特色的作品,越來越多地成為文化的載體。”

  子安稱,他常會建議制作者做一些有題材的系列作品。“比如我挂的幾幅北京胡同的作品,就是我提議作者做的。很多代表北京元素甚至中國元素的作品很受顧客歡迎。”子安指著楊忠義制作的京劇題材作品說,這樣的作品在我這裡一直很暢銷,還多次斷貨,牆上挂的藏書票也更替好幾輪了。

  電子書票吸引更多年輕人

  除了改變藏書票的題材,電子書票也漸漸成為年輕人在網上交流的一種方式。電子藏書票又叫電腦藏書票,是創作者用電腦軟件設計並制作的一種藏書票。在子安的店內,電子書票也有銷售,據他介紹,這些書票很受年輕顧客歡迎。

  網友納蘭風清同樣是一位藏書票愛好者,不過對於他而言,制作版畫有些困難,“於是我先找畫畫的小舅幫我畫了兩本冊頁的水墨畫小品,接著請姐夫設計了一組書法書票,朋友又幫我刻了藏書章,至此,我有了足夠多的做書票的素材。隻要把現成的素材掃進電腦,后期合成處理一下,我的書票就完成了。”納蘭風清稱,在網上欣賞藏書票激發了自己的制作興致,現實中的藏書票大多昂貴,用不起也買不起,但電子版藏書票卻能在網上找到。於是,納蘭風清開始制作電子書票,並把它貼在自己制作的每一本電子書中。

  網友水城釣叟認為,較於從前的版畫藏書票,電子書票制作簡便、內容豐富,用彩色打印機批量印制,既實用,又能和朋友交流,越來越受到人們的喜愛。

  ◎專家觀點

  當裝飾品,廣泛呈現藝術形式

  中國票証收藏委員會主任王邦華認為:“藏書票進入中國的前期,收藏面比較窄,但隨著大家對它有了更多了解,目前中國市場的藏書票發展很不錯,藏書票的交流活動也越來越多,這對藏書票也是很好的促進。”他同時認為,作為國際通用藏品,藏書票現在開始成為裝飾品,這可以更大范圍地呈現它的藝術形式。

  電子書票,沒有改變交流初衷

  新興的電子藏書票,中國集郵報總編老蔡表達了自己的觀點,“現在的電子書票也很不錯,不論形式怎樣,可以促進人與人之間的文化交流,這讓藏書票交流的初衷沒有改變。另外,傳統手工制作的藏書票,價值也在提升,是具有收藏價值的藝術品。”他舉例說,2007年,中國集郵報曾與軍博聯合出品了81枚藏書票,書票內容是80枚歷年經典軍事題材油畫作品和一枚軍博大樓外觀。“這81枚書票都是簡單印刷的,即便如此,它的價格也從原來的總價2000元升值到了現在的4000元,如果是銅版印制,價格肯定會更高。”

  晨報記者 荀覓/文

  史春陽/攝

  ■名詞解釋

  藏書票起源於15世紀的歐洲,不僅以藝術方式標明藏書屬於誰,也是書籍的美化裝飾,屬於小版畫或微型版畫,被人們譽為“版畫珍珠”。除了主圖案,還要有藏書者的姓名或別號、齋名等信息,國際通行票上要寫“EX-LIBRIS”(拉丁文字),意味著“屬於私人藏書”。一般貼在書的首頁或扉頁上。

  二十世紀初,藏書票傳入我國。目前發現的最早一張藏書票是“關祖章藏書票”。它是國家圖書館從館藏圖書中發現的,書票貼在1910年出版的《京張路工攝影》集中,書票上方刻有“關祖章藏書”五字,畫面為一古代書生在滿室書卷中夜讀的情景,具濃厚的書香之氣和中國古典文化神韻,是一張與藏書主題緊扣的書票。同樣的“關祖章藏書票”還出現在1913年出版的一本《圖解法文百科辭典》中,為台灣出版人吳興文發現並收藏。

(來源:新華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