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立人集資案調查:借款人經濟狀況倒退十年--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溫州立人集資案調查:借款人經濟狀況倒退十年

2012年02月23日08:29  顏劍       手機看新聞

  農歷正月十八(2月9日),是溫州泰順縣開“百家宴”的日子。根據當地民俗,百家宴是春節之后又一次盛大的節日。

  時值本報記者正在泰順縣採訪溫州立人教育集團集資案,隻聽見震耳欲聾的鞭炮聲幾乎同時在溫州泰順縣各個方向響起,瑟瑟寒風裹著嗆人的硝煙在這個山城裡飄散。

  一年一度的百家宴在孩子們的熱切期盼中開席了。隻不過,坐在桌子旁的大人們臉上卻難以見到笑容。

  立人集資案的嚴重后果,或許將使這裡的經濟和人們的生活往后倒退十年……

  1

  “輝煌”的吸金帝國

  “不認識他”、“對他不熟悉!”當記者問起是否認識董順生其人時,許多債權人如此回答。

  2011年10月31日,立人集團宣布停止償還債務之后,立人教育集團董事長董順生曾經在這之后的兩個星期裡,挂著吊瓶,在位於泰順縣羅陽老城區垟心街32號2樓接待債權人。在此時,一些債權人第一次見到了這個泰順縣家喻戶曉的人物。

  在10余年裡,董順生和他創辦的育才系列學校在泰順聲名鵲起。直到2011年10月31日,突然來了個“高台跳水”。

  1961年,董順生就出生在泰順這個“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方,因而名為“順生”,他在家中兄妹中排行“老六”,中專學歷,學過會計,生有一女。

  1998年,董順生從當地陶瓷廠辭職,與另外6名股東租用陶瓷廠廠地創辦了育才高級中學(下稱“育才高中”),並擔任校長。

  董順生經營辦學有道,他通過高薪在全國聘請優秀的師資。幾年后,育才中學成為當地教學質量、升學率都過硬的學校,僅次於當地的泰順一中。一位泰順縣官員對記者表示:“客觀而言,董順生對泰順縣的教育事業還是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2001年,他又創辦了育才初中,2003年相繼創辦育才小學和幼兒園。在此基礎上,立人教育集團有限公司2003年9月宣告成立,主要股東仍是董順生等7人,注冊資金為3.2億元。

  學校的成功並不意味著給董順生帶來了滾滾財源。據立人集團董事雷小草稱,1998年育才高中創辦后,第二年就出現虧損,民間融資是從那時開始的,此后,再也沒有擺脫“借錢辦教育”。

  對於董順生而言,育才系列學校要繼續發展,光靠學校自身的經營是難以辦到的,何況還要償還辦學所欠下的巨額債務。

  資料顯示,董順生在2002年開始了新的投資之路。這一年10月,他在泰順建立了泰順育才蔬菜生產基地,不過生產無公害蔬菜的基地年產值也就80萬元。

  2003年7月,他在江蘇淮安開始了地產投資的事業。這個商城和倉儲項目目前已經掃尾,隻剩下少量商鋪待售。接下來的幾年裡,除了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的這一年沒有投資項目外,他的投資項目(含參與投資項目)多在上海、江蘇、貴州、內蒙古等地發生,主要涉及房地產、煤礦項目。

  10余年的融資史,讓幾乎整個泰順縣的人都知道董順生。記者在泰順縣縣城羅陽鎮街頭隨機採訪時,借錢給董順生的人佔了受訪人的大多數。

  “我就借給董順生13萬,肯定是要不回了。”2月8日上午11時,彎著腰,用力地蹬著三輪車的車夫跟記者說。在費盡力氣爬上了上坡路之后,他把記者送到垟心街32號門口。記者看到這是一座很不起眼的四層居民住宅小樓。很多人都沒有想到,這幢簡陋小樓的2樓與4樓,就是融資額達到上百億的董順生的立人集團的辦公室。

  立人集團到底融資了多少錢?也許隻有董順生和他的幾個心腹知道。2011年11月,立人集團稱,未付債權有22億,涉及債權人數逾四千人。

  而據記者在泰順了解的情況則是,十多年來立人集團的融資總額,至少達到80億。而有的信息稱,融資總額起碼在180億以上。據了解,立人集團在這些年裡給債權人所償付的利息就已達35億之多。

  正因為董順生的吸金有術,立人集團在泰順當地被號稱為除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之外的“第五大銀行”。立人集團甚至在某個時間段宣布,隻接受金額在30萬、或者40萬以上的借款,低於這個數目的款項,一概不接受。

  “幾千個債權人背后,可能有數萬名借錢人。”一位當地人士對記者表示。

  “我知道遲早會出事,但沒料到是今天。2008年那麼艱難的日子都熬過去了。”一位債權人向記者如此轉述了董順生的話。董順生很是“心有不甘”。泰順縣一位官員對記者表示,在宣布停止償還債務之后,縣裡領導問他怎麼辦之時,董順生回答道:“繼續融資”。

  2

  吸金術與羊群效應

  造神需要謀略,董順生於此道是個高手。

  育才系列學校是董順生的發家之本,也是董順生在泰順的吸金帝國得以成功運轉的金字招牌。在董順生的融資版圖裡,除了社會公眾融資外,向育才學校校內進行的融資佔有重要位置。

  顧老師(化名),江西人,2006年,他通過網絡招聘來到育才系列學校教書。在他之前,他的妹夫已於2005年執教於這個學校。

  在最開始的幾年裡,他沒有借款給董順生,也沒有那樣的機會。這是因為,“當時借錢給他得需要關系,也得需要本錢。”顧老師說。

  “現在回過頭來看,我感覺他們的問題應該在2009年之后就出現了。因為,從2010年起,育才學校內部就開始了接二連三的融資。”陳老師(化名)對記者表示,先是江蘇淮安的項目進行融資,接著又是2011年1月開始為內蒙古煤礦融資。

  2010年9月,從育才學校奧林匹克數學競賽辦公室老師處放出來的消息稱,這一次的集資,將達到5分6的月息,20萬以上起借。消息出來之后,頓時在老師裡面引起轟動,於是,很多人都去試圖放款,因為當時立人集團向公眾放款的月息才3分。

  看到放款者眾,學校又放出消息稱,隻有於2010年4月在淮安項目進行投資的老師才有資格進行放款。於是,許多老師又紛紛找這些有資格的老師去幫忙放款。最后,這個原定8個月還本付息的融資計劃,在進行了4個月之后,在2011年1月左右,就提前還本付息了。

  這次融資的反響很好。

  2010年12月,育才學校高層開始進行了新一輪融資前的動員和教育工作。教師們反映,在每兩周一次的教職員工工作例會上,立人教育集團副董事長、育才高中校長夏克定鼓吹董事長董順生是難逢的英明供應商,董事長在政界、軍方有過硬的關系,讓員工們放心。

  為了更好地給教師們灌輸理財觀念,他們還專門請了理財投資公司人員來給教職員工們上課。“我們就這樣逐步被洗腦了。”顧老師說。

  萬事俱備。2011年1月,育才系列學校新的融資正式啟動,這次融資恰恰使得許多此前從未參與過放款的老師們深套其中。

  這個項目宣稱投資內蒙古煤礦項目,每30萬元為一股,約定一年半后以3-5倍的金額返還投資者。

  為了讓教師們對投資放心,2011年4月,學校組織了一批老師前往江蘇、內蒙古等地去旅游,並看項目。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項目均是由董順生從育才學校裡面抽調的老師過去擔任負責人。

  項目調研的效果非常好。“三張圖片,說了幾個小時,項目進展非常好,前景很好。”陳老師說,現在沒人質疑這次融資了。

  2011年7月,又一輪融資開始了,這次又是個煤礦項目。顧老師說:“我一天接到了4個領導的電話,要我想辦法找錢去投,但我實在是沒錢了。”

  據一位育才高中老師反映,育才系列學校的教職員工,是被“逼投”的。其逼投的過程,被老師們形象地描述為“吹、誘、逼、拉、陷”五個手法。

  在此種組織氛圍下的教師們自然就會想盡辦法來進行融資,甚至都無暇顧及風險的問題。育才系列學校老師涉及金額統計數據目前雖未公布,但據泰順縣教育局副局長毛葉華透露,有5.5億左右的教師債權,絕大多數育才學校教職員工均有涉入。

  相較於在組織規范的育才系列學校融資,立人集團向社會上的融資則相對簡單得多了。他手下的幾員大將為他的巨額融資立下了汗馬功勞。

  一如立人集團在垟心街32號辦公室的簡陋,立人集團在集團組織架構上也極為簡單和不規范。盡管章曉曉、夏尉蘭、梅菊、蔡大琴等人在這個集團裡位置顯赫,但她們對外的身份卻要麼是財務主管,要麼是出納,要麼是會計。

  大打熟人牌、親情牌,成為她們融資的殺手?﹔飢餓營銷則是她們的策略。

  “很感動,夏尉蘭能說到你的心坎裡去。不放款給她們,都會覺得不好意思。”債權人老劉說。2011年8月初的一個下午,他一個人在城北路旁邊的巷子前散步,老遠就聽到夏尉蘭在喊“阿旺哥!阿旺哥!”

  老劉駐步。身材不高,微胖的夏尉蘭跑到他前面熱情地寒暄起來。過了會,夏尉蘭說:“阿旺哥,你放了錢在我們那,要放一百二十個心。我們董事長(指董順生)這人心地最善良了,他要是欠了別人的錢,晚上都睡不著覺的。”

  曾放款給立人集團的老劉這下更放心了,接著就瞞著老婆去文成找朋友以一分五的利息,融來184萬,接著在8月5日、8月13日分兩次交到了垟心街32號。他覺得這次立人集團給3分的利息很合算。

  設定融資門檻,然后逐步放開,利息有計劃地進行浮動,以及時而不時地進行提前還本付息等策略,給當地民眾造成了放款給立人集團安全、收益高等感覺。而長達10余年的融資過程,更是鞏固了這種印象。

  當這種印象經過一段時間的強化與擴散之后,“羊群效應”就產生了。 “羊群效應”是指由於信息不對稱,投資者很難對市場未來的不確定性作出合理的預期,往往是通過觀察周圍人群的行為而提取信息,在這種信息的不斷傳遞中,許多人的信息將大致相同且彼此強化,從而產生從眾行為。

  “在當時,誰都不會想到風險的問題,當時的氛圍隻會讓你不斷投錢進去。”多位接受記者的債權人對記者表示。

  3

  難解的債務清償迷局

  2月3日,包括董順生、章曉曉、夏蔚蘭、梅菊、蔡大琴等在內的6名立人集團高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罪被溫州市警方、泰順縣公安局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這意味著立人集團案件正式進入司法程序。不過,此事已非能通過簡單的刑事程序處理董順生,然后對公司資產進行處置能解決。由於涉及人數眾多,波及當地各個社會層面的人士,任何一種解決方案都可能會面臨阻力。

  “其實,我們是最希望能走民事程序的。”受理200多債權人委托的北京振邦律師事務所(微博)律師林才紅對記者表示,這樣對於他所代理的債權人而言,權益將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

  在2011年11月,立人集團提出的三個解決方案,沒有得到林才紅所代理的200多名債權人接受之后,林才紅與北京京哲律師事務所律師張仁一起向泰順縣法院提起了民事訴訟請求,然而未獲得立案批准。在經歷了多次交涉之后,無奈之下,林才紅與張仁選擇了向泰順縣公安局進行報案。在經歷了近3個月之后的2012年2月3日下午,董順生最終被宣布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部分債權人對這個結果感覺很突然,林才紅和張仁更加感覺不可思議。因為,去年報案之后,林才紅、張仁與董順生有過多次的交涉,並達成了初步的債權重組意向。“其實,就在2月3日上午,我們還跟董順生會面了,我們甚至都准備了債權重組協議的草案。董順生答應下午去縣政府開會之后,晚上再跟我們敲定這個協議文本。”林才紅對記者表示。

  一位債權人給記者發來一條落款為育才后勤部,發送時間在2月3日前幾天的短信。

  短信稱:“立人集團近況:貴州建宏以1.7億元成功轉讓,轉讓金將分步到位﹔上海意幫(記者注:應為上海意邦)已組成股權投資公司並已認股10億多且已進行合法剝離﹔江蘇盱眙將在政府幫助下盡快籌措資金支付剩余款啟動銷售﹔近期擬拍賣董事成員資產,給首次且從未拿過利息(以原始票據為准)的人支付本金10%﹔第三方核算審計組仍在審查中﹔育才系列學校教學成績斐然,師生隊伍穩定,秩序井然。”

  短信還稱:“后續:將通過繼續經營、轉讓、剝離所得款分期分批償還債務。今后仍需各位債權人繼續理解、支持與配合。”

  林才紅、張仁都無法理解為何在重組曙光在望之時,來了個形勢逆轉。“為何前面幾個月沒進行刑事立案,而恰恰就在人家快有錢的時候才採取措施?”林才紅發出這樣的質疑。對此,泰順縣官方表示,這是由於群眾報案,重大刑事問題需要在兩個月內決定是否採取立案,2月3日正好就在兩個月期限快到期之時。

  在2011年10月31日至2012年2月3之間,立人集團資產流失的問題成為債權人質疑的焦點之一。例如,內蒙古哈拉溝露天煤礦的資產對於泰順的債權人來說或許隻能是“水中月”了。這是因為,該煤礦自2011年11月28日停產后,在12月5日被內蒙古當地債權人代表強行接管,12月28日,所有財務會計資料被移交給債權人代表。

  目前,立人集團已經聘請浙江時代商務律師事務所主任邱世枝擔任代理律師。記者日前就相關問題致電邱世枝,邱世枝態度謹慎。他表示:“在資產核查結果未出來之前,不便就任何問題發表意見。”

  對於相當部分債權人來說,跟董順生相比,他們更加耗不起時間。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由於部分債權人以房產抵押獲得一年期貸款,然后將資金借給立人集團,其中相當數量債權人的貸款即將在今年三四月份到期。這部分債權人在無法按時到期償還銀行貸款之后,將很快面臨房屋被銀行收回拍賣的局面。

  上文提到的顧老師,就是這種情況。他和妹夫總計放款74萬給學校。其中15萬的貸款馬上到期,而雪上加霜的是,他患舌癌的妹妹還需要20多萬的治療費繼續繳納。當說起他的妹妹之時,40多歲的顧老師頓時在記者面前眼淚橫流。

  4

  神話坍塌后傷痛與余波

  “時間很緊迫,心情很絕望。”一位債權人對記者表示。而按照當前的工作進展,指望在3月底之前完成債權登記、債務重組方案確定的流程,就已經很難了。

  一些焦灼的債權人開始選擇了一些非理性的行為來維護自己的權益。據了解,育才學校一位清潔女工在自己辛辛苦苦攢下的8萬塊無法要回的情況下,隻得選擇喝農藥的極端方式來要回錢。而一些債權人則通過多次找縣政府領導來尋求幫助。

  “這事難辦!”一位泰順縣官員對記者表示。由於債權人群體本身就多元,有的家庭情況困難,有的是靠借貸,有的根本就沒拿過利息,有的已經翻本了……“很難用一個統一的方案來滿足他們的需求。這會給縣領導的執政能力提出了很大的考驗。”這位官員表示。

  除了立人集團、債權人、地方政府在這場困局中存在輸牌的風險外,銀行也不例外。正如前述,房產抵押貸款成為相當部分債權人放款資金來源。而目前尚無法統計出到底有多少涉案資金來自於房地產抵押貸款。“也許銀行自己也說不清楚。”一位泰順政府官員說。

  而利用信用卡套現也是放款資金來源之一。2012年1月,泰順縣法院就曾審理過一起利用POS機替人刷卡套現上億元的案件。

  這場困局沒有勝者,最后的敗者可能是當地的經濟。泰順縣是溫州欠發達的地區, GDP在整個溫州處於墊底的位置。

  相較於鄰縣蒼南和瑞安,泰順的房地產業和工業明顯落后,這令泰順的經濟更易走向“虛擬”,尤其是房地產業,蒼南縣和瑞安市的房產均價達到2萬至3萬元一平米,但泰順縣隻有7000至8000元一平米,不景氣的房地產業難以吸收流動性,流動性則向更為虛擬的民間借貸奔流而去。

  官方數據或可証實這一說法:2011年泰順縣財政總收入不到6億元。2010年家庭人均總收入僅為17312元,但是人均借貸收入卻達到了4298元,佔到人均總收入的近四分之一。

  立人集團集資案帶給這個縣城的傷痛,目前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治愈。(顏劍)

(來源:上海証券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