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調統司課題報告描繪資本賬戶開放路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央行調統司課題報告描繪資本賬戶開放路徑

2012年02月23日09:35  苗燕 李丹丹       手機看新聞

  建議先放鬆直接投資管制,最后放開股票交易

  央行調統司司長盛鬆成領銜的課題組日前撰寫的《我國加快資本賬戶開放的條件基本成熟》報告,為我國資本賬戶開放的路徑描繪出了一幅清晰的路線圖。這也是央行有關方面首次對外披露關於資本賬戶開放路徑的研究成果。業內人士認為,這意味著我國資本賬戶開放有望提速。

  報告指出,優化資本賬戶各子項目的開放次序,是資本賬戶開放成功的基本條件。一般原則是“先流入后流出、先長期后短期、先直接后間接、先機構后個人”。具體步驟是先推行預期收益最大的改革,后推行最具風險的改革﹔先推進增量改革,漸進推進存量改革。

  按照這一思路,報告將資本賬戶開放步驟分為短期、中期、長期三個階段。短期安排(1-3年),放鬆有真實交易背景的直接投資管制﹔中期安排(3-5年),放鬆有真實貿易背景的商業信貸管制﹔長期安排(5-10年),依次審慎開放不動產、股票及債券交易,逐步以價格型管理替代數量型管制。

  股票交易管制需通過長期安排逐步開放

  報告認為,在資本賬戶開放過程中,應首先放鬆有真實交易背景的直接投資管制,鼓勵企業“走出去”。報告分析稱,直接投資本身較為穩定,受經濟波動的影響較小。而實証也表明,放鬆直接投資管制的風險最小。報告認為,當前我國推進海外直接投資已進入戰略機遇期。過剩的產能對對外直接投資提出了要求,雄厚的外匯儲備為對外直接投資提供了充足的外匯資金,看漲的人民幣匯率為對外直接投資提供了成本的優勢,西方金融機構和企業的收縮也為中國投資騰出了空間。

  隨后開放的應該是有真實貿易背景的商業信貸管制,助推人民幣國際化。報告指出,有真實貿易背景的商業信貸與經常賬戶密切相關,穩定性較強,風險相對較小。隨著我國企業在國際貿易、投資、生產和金融活動中逐步取得主導權,商業信貸管制也應逐步放開。據統計,目前,我國進出口貿易佔全球貿易量約10%,貸款佔全球的四分之一以上。放寬商業信貸管制,有助於進出口貿易發展,也能為人民幣跨境結算和香港離岸市場建設拓寬人民幣回流渠道。同時,適度放鬆商業信貸管制,有利於促進國內銀行業競爭,改善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融資狀況。

  而最后,可依次審慎開放不動產、股票及債券交易,逐步以價格型管理替代數量型管制。這一過程中,應加強金融市場建設,先開放流入后開放流出。報告認為,不動產、股票及債券交易與真實經濟需求有一定聯系,但往往難以區分投資性需求和投機性需求。一般開放原則是,按照市場完善程度“先高后低”,降低開放風險。市場完善程度從高到低依次為房地產市場、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

  報告認為,在這一領域的開放過程中,首先要加強金融市場建設,增強市場活力,夯實不動產、股票及債券市場開放的基礎。此外要按照“先一級市場后二級市場”、“先非居民的國內交易后居民的國外交易”的開放原則,降低開放風險。最后,謹慎推進,相機決策,遇險即收,逐步以價格型管理替代數量型管制。

  報告同時指出,按照風險程度,個人資本交易、與資本交易無關的金融機構信貸、貨幣市場工具、集合投資類証券、擔保保証等融資便利、衍生工具等資本賬戶子項,可以擇機開放。與資本交易無關的外匯兌換交易自由化應放在最后。投機性很強的短期外債項目可以長期不開放。

  資本賬戶開放有利於經濟發展

  課題組指出,資本賬戶開放不僅能顯著促進經濟增長,而且積極推進資本賬戶開放也是我國經濟發展的內在要求。當前我國正處於資本賬戶開放戰略機遇期,開放資本賬戶有利於我國企業對外投資,也有利於購並國外企業,獲取技術、市場和資源便利,提高我國企業可持續競爭能力。

  同時,開放資本賬戶有利於推動跨境人民幣使用和香港人民幣離岸中心建設,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開放資本賬戶,拓寬人民幣流入、流出渠道,將進一步提高人民幣在國際貿易結算及國際投資中的地位,也將進一步促進香港離岸市場建設,加快離岸人民幣金融工具創新。可以設想,隨著人民幣國際計價、國際支付以及國際投資等職能逐步實現,人民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將為時不遠。

  此外,開放資本賬戶有利於我國經濟結構調整。開放資本賬戶有助於將部分低附加值的產能轉移到勞動力更具比較優勢的國家和地區,以提升我國產業的整體附加值水平﹔開放資本賬戶,拓寬家庭海外投資渠道,可促進家庭財富積累,提高我國消費水平。

  我國資本賬戶開放風險可控

  一般認為,資本賬戶開放需要四項基本條件,即宏觀經濟穩定、金融監管完善、外匯儲備充足及金融機構穩健。但課題組指出,這些條件是相對的,並不是決定資本賬戶開放成敗的絕對因素。

  報告認為,當前我國資本賬戶開放的風險主要來源於四個方面,但風險都不大。一是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絕大部分以本幣計價,貨幣錯配風險不大。二是我國外匯儲備資產以債券為主,市場價格波動不影響外匯資產的本息支付。三是短期外債余額佔比較低。四是房地產市場和資本市場風險基本可控。

  課題組指出,資本管制是一項長期性制度安排,不宜作為熱錢流動、資本外逃等臨時性沖擊的應對措施。其次,國際上防范熱錢流動和資本外逃的方法很多,價格型管理可能比數量型管制更為有效。

  報告還指出,歷史經驗証明,金融機構和金融市場的穩定與否,主要取決於國內的經濟金融運行和金融監管狀況,而與資本賬戶開放關系不大。(記者 苗燕 李丹丹)

(來源:上海証券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