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為掙600元全勤獎 腦出血仍加班3天身亡--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打工妹為掙600元全勤獎 腦出血仍加班3天身亡

2012年02月27日11:50         手機看新聞

這是一名普通外來女工的故事。

家鄉是國家級貧困縣,高中畢業南下打工,每天工作11個小時,收入隨著最低工資標准的提高而提高。

今年1月,她在廠房的衛生間裡撞破頭,因為事關600元“全勤獎”,她自服止痛藥,忍痛工作了3天,堅持到休息日才去醫院,檢查后發現是腦出血。

一周后,她停止了呼吸。

她叫杜娟,生前在位於深圳龍崗的福群集團轄下工廠打工。

無人知曉的碰傷

杜娟究竟是怎樣碰傷的,至今沒有找到目擊者。工廠的安全經理更願意相信,洗手間的門是被冒失的員工用力推回撞到杜娟的

再過兩個月就是杜娟24歲的生日,這是這名看上去面容稚嫩的未婚女工南下打拼的第五個年頭。

工作証上的照片裡,杜娟穿著紫色衣服,梳著長頭發,露出高額頭,証件上有簡要的介紹:“杜娟,品質部,工號080229。”杜娟的工作內容主要是負責產品檢測和數據記錄,工作的車間是“CNC-PQC房6區”。

這是一間面積巨大的CNC車間的一部分,在回南天的深圳關外,地板上潮濕的水漬和空氣中的細微金屬屑混雜,並排站立一人高的CNC數控機床一字排開,終日轟鳴。

杜娟先后在深圳和東莞的工廠打過工,2009年在姐姐的介紹下,來到福群集團,這是一家規模宏大的港資企業,制造包括計算器硬盤驅動器磁頭支架,各式精密組件、線圈及配件、計算器數控加工件、柔性電路板等產品。

杜娟所在的深圳廠區,員工超過1萬人。廠區設施齊全,食堂、宿舍、球場,也建有由三四個醫生值班的“社康中心”。

杜娟當時究竟是怎樣碰傷的,至今還沒有找到目擊者。

1月9日,杜娟住院后,在重症監護室的病床上口述,由姐姐記錄下了一份交給廠方的“事件說明”:“1月5日,早上刷完上班卡,7時48分左右,去CNC一樓洗手間洗完手后往外走時,突然洗手間的門猛地打過來,打到頭部。當時覺得頭暈眼花,伸手扶住洗手間水池站了一下,摸一下疼痛處沒有流血,只是起了個包,之后去上班了。”

洗手間的門為什麼會突然猛地打過來?到目前為止仍是一個謎。杜娟的工友胡莉透露,一樓的一個洗手間的門壞了很久,彈性很大,“那扇門的彈性太大,推開很快就會彈回去,平時都用繩子綁著,一直保持開門的狀態,防止它彈回去。”胡莉介紹,正因為門有問題,她們一般都不使用那個洗手間。

2月23日,南方日報記者在工廠的安全經理帶領下,逐個推開、關上杜娟所在車間的3個洗手間的門,除了其中一個洗手間的門把手脫落外,在彈性問題上並沒有發現異常。

工廠的安全經理更願意相信,在杜娟走出洗手間時,洗手間的門是被冒失的員工用力推回撞到的。為此,深圳市社保局?田社保站在廠裡貼出了公告,尋找推門撞到杜娟的員工。顯然,這個公告沒有結果。

疼痛難忍的三天

1月5日上午,杜娟說頭被衛生間的門碰傷,之后的一整天精神狀態都很差。再之后的兩天,她總是捧著腦袋,似乎聽力也變得不太好

除了胡莉、自己的姐姐和一位湖南籍好友,杜娟沒有將自己撞傷的事告訴其他人。

胡莉怎麼也沒有想到,杜娟不經意的一句話“我早上不小心撞到了頭”,就奪走了她的生命。“我非常后悔,在她把撞頭的事告訴我時,沒有勸她立即去醫院。”

胡莉是杜娟的河南老鄉,入職時間比杜娟早,目前已辭工返回河南。

從1月3日開始,胡莉正好和杜娟同一個工班。“杜娟是長白班,我正好輪到那幾天上白班。”廠裡的白班有3個工作段,早上7時50分到中午11時20分,下午12時20分到16時50分,晚上“正常加班”,17時50分到20時50分下班,每天工作11個小時。

聯系記者時,胡莉顯得很后悔,沒有早一點勸杜娟去看醫生,或者將情況報告給領導。“1月5日上午,她告訴我自己被衛生間的門撞到了頭,再之后的一整天精神狀態都很差。再之后的兩天,她總是捧著腦袋,似乎聽力也變得不太好。她姐姐跟她說話,她也聽不清。”

按照規定,進入胡莉和杜娟所在的車間,必須穿工作服,工作服設計普通,淺色的衣褲配上粉紅色的帽子,然而帽子正好遮住了杜娟頭上的傷口。“所有人都沒有看到她的傷口,直到她住院,我都以為只是普通的碰傷。”胡莉嘆息。

胡莉回憶出一些異常細節,那幾天除了穿著工作服外,杜娟還一直戴著口罩,“公司並沒有戴口罩的規定,我問她為什麼要戴口罩,她說牙齦出血,具體沒有細講。”到1月7日,杜娟突然又跟胡莉提到撞傷的事,“她說可能骨折了,我心想怎麼會這麼嚴重,帶著骨折的痛還能堅持上完3天班?”

杜娟口述中記錄,當天的頭疼沒有影響工作,到晚上8時50分下班,在睡前吃了一粒布洛芬。到了1月6日,頭疼仍未緩解,又繼續吃布洛芬。到1月8日,杜娟頭痛和頭暈都加劇,並出現嘔吐,入院檢查,腦出血。診斷結果出來后,陪杜娟去醫院的同事覺得事情重大,這才將情況報告給了工廠的安全部門。

“全勤獎”下的夢魘

“全勤獎”的日期范圍包含了春節,因此選擇回家過年的工人肯定拿不到,而與此相反,沒有回家過年的工人就會格外珍惜這個獎

“想請假去醫院看是不是骨折了,我又考慮到600元全勤獎,就想等到星期日不上班再去拍片子。等到8號不上班,我開了轉診証明去醫院檢查,結果是腦出血,真沒想到有這麼嚴重。”杜娟在病床上口述的“事件說明”中這樣描述。

胡莉介紹,杜娟提到的600元“全勤獎”,按規定是在12月16日至2月16日之間,如果期間都在廠裡做工,就可以拿到600元獎勵。“在這期間請假不能超過3天,杜娟也許已經把3天假期用了,擔心再請假會拿不到錢,又或者是舍不得請假,想留到過年再請假。”

杜娟的老家在河南省駐馬店市確山縣,是國家級貧困縣,農民年人均收入僅2100元。18歲就南下打工的她,因為父親生病和哥哥結婚,多次往返於深圳與河南老家之間,直到2009年,才在她姐姐所在的這家工廠正式落下腳。

由於是技術員工,有100元額外補貼,如果算上每天的加班費,杜娟的稅后月收入在2300元上下。但去年10月到12月,受泰國洪水影響,工廠的產量銳減,晚間的加班基本取消,期間杜娟隻能拿到最低工資標准的工資,這個標准此前是1320元,去年12月后,廠裡給漲到了1400元。如今隨著深圳工資標准整體上調,又漲到1550元,但這次上調已與杜娟無關。

胡莉表示,因為“全勤獎”的日期范圍包含了春節,因此選擇回家過年的工人肯定拿不到這個獎。而與此相反,沒有回家過年的工人就會格外珍惜這個獎,“過年還留在工廠上班的,基本都可以拿到”。

工廠人資部門負責人也坦承:“春節期間回家的工人比較多,我們這個措施,目的是鼓勵那些堅守崗位的人,沒有懲罰性質。有的人比較在乎600元錢,有的人比較在乎和家人團聚,這是自由選擇的。”

金雅是杜娟的同班工友,和杜娟同樣於2009年入職。在她看來,杜娟對“全勤獎”的遺憾,從入職的那一年就開始了。“我印象很深刻,2009年底到2010年初,廠裡也設有全勤獎,杜娟因為突患結石,住了一次院,長達半個月,住院回來就沒有拿到全勤獎。”金雅回憶說,從那次出院后,杜娟的身體一直還不錯,“我們曾一同爬山逛街,體力也不錯”。

金雅向記者確認,在規定的期間,請假超過3天就拿不到全勤獎。但2月23日,工廠人資部門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解釋:“請病假不影響全勤獎的發放,這一點我們在廠裡是開過宣講會專門說明過的。”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