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繼續加深經濟憂慮--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不要繼續加深經濟憂慮

2012年02月28日11:50  鈕文新       手機看新聞

在貸款市場上佔有半壁江山的四大國有商業銀行,2月份19天的新增貸款發放量僅為700億元。按理說,春節過后,企業開工對新增貸款的需要量相當大,但今年2月份,如果不出意外,新增貸款最多1200億元,這實在是令人震驚的數據。遠遠低於去年四大國有商業銀行月均3000億元左右的新增量。

這樣的數據是不是會強化人們對中國經濟“失速”的憂慮?

媒體記者採訪銀行專業人員后,各方給出三大原因:其一,銀行改變了對地方政府平台貸款和房地產市場的態度,使得貸款需求減少﹔其二,銀行強化了風險控制,將二級分行以存定貸的要求提高到了45%∼50%﹔其三,為應付監管機構按“日均存貸比”的考核,銀行更加偏重月底放貸﹔其四,企業需求減弱,尤其是東部沿海地區,迄今依然有大量企業存在各式各樣的開工難題。

我的判斷是,新增貸款過少,絕非上述四大原因某一項單獨作用的結果,而是四種情況同時存在的結果。但也要看,現在哪一種最為主要。我最大的擔心是第四項因素——企業對貸款的需求突然減低成為主要因素,因為它將意味著“經濟失速”。

其實,上述四大原因也是彼此相連的。為什麼地方平台貸款減少后,就會使貸款市場出現如此之大的差異?這說明,中國民間投資需求根本不足以接替政府投資,說明中國經濟主動性增長動力嚴重不足。而不像某些部門2010年下半年就喊叫的那樣:中國經濟增長主動性動力已經恢復。

中間兩項屬於技術性原因。但是,如果說監管機構加強商業銀行考核屬於常態的話,那商業銀行總行收緊二級分行的存貸比要求意味著什麼?這是不是意味著銀行看到未來的經濟風險,從而現在開始“惜貸”?如果是,那就問題大了。它正好契合了企業貸款需求突然大幅減少的現象。

當然,我認為還有另外一個理由。就是貨幣政策執行依然過緊。從貨幣市場利率在春節后的表現看,可以得到証實。而且,從央行1月份貨幣政策的執行情況看,商業銀行存款的大幅減少,也使得銀行貸款頭寸高度緊張。不過,這不怕,隻要央行需速轉向,調降存准率、減少央票發行、甚至必要時回購央票都可以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貨幣政策推動經濟立竿見影的前提是:企業對貸款的需求還在。如果企業貸款需求不再,那投放貨幣也沒用。貨幣政策是根軟繩子,拉住經濟過熱沒問題,貨幣一縮就靈﹔但如果要讓貨幣去推動經濟增長,那沒戲,因為企業不要貸款你就投放不出去,如果政府強制性投放,那會引發“滯脹”,至少會引發資產價格泡沫。

對中國而言,緊縮貨幣一定要在國內經濟過熱,主動性需求過旺的情形下使用,而不要在經濟被動增長的情形下使用。中國金融危機之后的GDP高增長,適用於財政政策積極過度所致,是被動性經濟過熱,這時貨幣政策必須謹慎,它應當處於被動地位,隨財政政策的退出而退出。否則,會使經濟出大問題。我們今天實際上正在逼近這個后果。

現在該怎麼辦?嚴防經濟失速,這一點毋庸置疑。讓貨幣政策回歸總量控制,而不是結構性控制。貨幣政策之所以出現如今“過緊”狀態,一方面是銀監會和央行共同作用的結果,另一方面是試圖“用總量政策調結構”的必然結果。

我們過去的政策,一方面大幅提高企業成本,一方面壓低終端消費品價格﹔一方面面對外部需求減少,一方面用升值、緊縮貨幣政策嚴厲壓制內部需求。這些政策勢必導致企業生存艱難,而不得不面對當下的生死抉擇。現在我們必須採取措施,轉變國人預期,至少不可以使之進一步惡化。(鈕文新)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