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沐:民族文化產業需走出狹小內循環 跨界整合很重要--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西沐:民族文化產業需走出狹小內循環 跨界整合很重要

2012年03月09日10:32         手機看新聞

原題:發展民族文化產業需要有新的突破口——西沐答記者問

在全球化大潮和強勢產業的快速發展的擠迫下,民族藝術,特別是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生存的現狀令人擔憂,許多傳承千百年的精品工藝日漸式微,有的甚至是走向了湮沒。同時,中國廣袤的土地上諸多民俗及手工藝術品也面臨著同樣的境況,如何能夠讓非物質文化遺產等這些民族藝術形成源於自身的可持續發展的內驅力,並在傳承發展中煥發生機,這已成為當下亟需解決的重大課題。為此,記者就這一問題,結合濰坊民族藝術產業發展的一系列實踐,專門採訪了中國藝術產業研究院副院長、博士生導師西沐研究員。

記者:目前民族藝術產業在發展過程中存在哪些主要的問題與難點?

西沐:民族文化生產的社會化發展是大勢所趨。發展民族文化產業的目的是為了滿足人民大眾多方面、多樣化、多層次的精神文化需求。民族藝術產業是一個新生的產業形態,如何實現民族藝術資源與產業機制的合理對接,是一個社會發展的系統工程。在其發育與發展的過程中,面臨地問題多且艱巨是不言而喻的。中國民族藝術產業的發展,除了要面對發育的環境、體制體系、產業運作、支撐體系等問題外,更要重視民族藝術產業資產自身的特性。從傳統視角上看,建立在規模化生產上的產業理念,制約著民族藝術產業的發展。我們知道,目前,民族藝術產業資產的存在狀態“散”、資產特性“輕”、發展規模“小”、配套支持“弱”、發展環境“脆”等客觀因素,使推動產業發展的政策效果的發揮受到了制約。同時,這也導致民族藝術產業主體的發育還處於萌生階段,力量單薄,抗風險能力差。

記者:民族藝術的發展在搞好保護與傳承的同時,我們為什麼要強調產業理念,進行資源的跨界整合與推動?

西沐:民族藝術產業是一個全新的業態形式,是指在國民經濟發展中,以社會分工為基礎,在產品與經營上以民族藝術為基本特征的市場主體、單位或機構及其活動與環境的集合。民族藝術產業既不是宏觀概念,也不是微觀概念,是一種介於兩者之間的中觀經濟概念,它研究與揭示的是民族藝術產業經濟活動的基本趨勢與發展的基本規律。對民族藝術產業來講,由於民族藝術產業本身的特殊性,要注意不同產業之間,產業發展的內部要素與結構、產業的分布與布局及產業發展環境等多層面、多內容的問題,所以,民族藝術產業又是一個復合型產業。產業的理念較為重要的就是以產業的類型、結構、關聯、組織、布局、政策等理論、方式方法來思考與推動民族藝術產業的發展。其主要的核心之一,就是關注藝術產業資源的配置及其相應態勢的發展與變化。所以我們講,民族藝術產業的發展,宏觀上關注的是產業資源的優化配置,根本目的就是研究與探討促進產業資源在民族藝術產業轉換及發展層面上的優化配置。

記者:我們如何看民族藝術產業?民族文化藝術產業的發展我們應該注意什麼?

西沐:民族藝術產業的發展,據我們理解,可以說是有四大門類板塊:一類中國書法,二是中國繪畫,三是民間藝術,四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在中國傳統文化資源的整合過程中,我們可能並不缺少某一民族藝術發展的高度,更多的是打通各類藝術門類板塊資源的界限,通過整合或進一步還原民族文化傳統,創新與培育民族文化精神,這是當下我們需要做出的努力。

但我們應當看出的是,要完成這種跨界整合資源的使命,需要的不僅僅是一些項目,更多的是一種機制與力量,這種力量是不能僅僅依靠政府,靠壟斷,更應該靠有效的市場機制,靠資本的力量,靠蘊藏在社會大眾的消費的力量。

記者:濰坊在發展民族文化藝術產業的過程中,有哪些新的看點?

西沐:濰坊市委市政府順應中央政府大力發展文化產業的政策要求,一直重視並致力於對非物遺資源跨界整合與產業推動的可行性探索與研究,大力整合民間非物遺資源,開拓思路,以跨界整合的角度切入對傳統文化藝術產業的扶植與再造。首創被業界稱為非物遺資源跨界整合的濰坊模式,讓文化藝術產業在新的市場環境中拓寬發展空間,走出傳統民間工藝的狹小的內循環體系,與市場經濟共舞。

濰坊文交所聯合山東景芝酒業推出的於希寧藝術典藏酒項目就是在這種大背景下推出的試水之作。它跨界融合了景德鎮非物遺陶瓷工藝,景芝鎮非物遺傳統釀酒工藝,國畫名家於希寧大師的名作系列,不但推動濰坊強勢白酒品牌走向全國,更為面臨困境的傳統非物遺注入了新的活力,從而推動區域傳統文化產業的發展建立新的機制與模式。同時,新的機制與模式也會讓廣大投資者分享民族藝術所蘊藏的巨大財富機會。在文化藝術產業發展的濰坊模式牽引之下,濰坊當地的年畫、風箏、泥塑等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有望走向新的跨界整合與產業推廣平台,不斷形成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雙雙放大的良好局面。

記者:那麼濰坊在發展民族文化藝術產業過程之中,正在形成什麼樣的模式取向?

西沐:濰坊在依托特有文化藝術資源優勢的基礎上,按照文化藝術發展的內在規律,以審美的視角、文化的情懷、產業的理念、資本的動力、市場的機制,不斷跨界整合非遺資源,並用一種機制與模式的方法與路徑,保護、普及與推廣傳統文化藝術,讓傳統民族文化藝術走進千家萬戶,用喜聞樂見的方式為進一步培育與構建國民價值觀念與體系提供了一個新的嘗試。

今天我們看到濰坊的這種依靠產業推動,跨界整合文化藝術資源的努力,可以說這種文化藝術的發展方式與路徑,在今天雖然可以看成一種事件,但我相信,其代表了一種模式、機制與方向,是區域充分依靠自己獨特的資源優勢,發展能夠真正落地,真正能讓老百姓參與,以及分享區域文化藝術資源成果的有效路徑。

記者:我們為什麼要稱之為濰坊模式?濰坊模式的意義是什麼?

西沐:為了簡化敘述與方便傳達,我們非常願意將這種嘗試,用一個模式來稱謂,我們不妨稱之謂濰坊模式。成為模式的意義就是它具有復制與示范性的推廣意義,具有一定的表示意義。濰坊模式的意義還需要利用市場機制來推動民族文化藝術及其精神走向千家萬戶,走向大眾的有效途徑,是社會美育工作的一個重要創新。即使當下還有一些不足與缺陷,但大的取向與態勢應給予積極的推動與支持。當然,這僅僅是一種開始,需要的更多的探索,更多的路要走。但問題的關鍵是我們必須要邁出第一步,也許濰坊模式的意義就在於此。

所以我認為,民族藝術產業的發展需要的不僅僅是傳承,更多的需要在整合資源的基礎上,與時俱進,進行創新發展。而這種創新發展需要的是體制,機制與路徑,需要的是腳踏實地,鼓實勁,干實事。所以在這裡,我們不妨關注尚處於形成階段的濰坊模式,不妨為濰坊模式叫好!

(來源:中國經濟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