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芮觀察:代表建議成立大蒜風險基金--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兩會芮觀察:代表建議成立大蒜風險基金

2012年03月11日08:25         手機看新聞

《兩會芮觀察》:如何讓農民增產又增收?

稿件來源:CCTV2《經濟信息聯播》

3月10日,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兩會芮觀察》,首先來看特別報道“十問收入與分配”的“第七問”——如何避免大蒜價格暴漲暴跌?

蒜農李勝利:五年種蒜四年失利如何破解

年年歲歲蒜相似,歲歲年年價不同,這裡的蒜說的是大蒜。從“蒜你狠”到“蒜你賤”,在大蒜暴漲的2010之后,2011的年蒜價最低還不到2010年的十分之一。那麼,在蒜價暴漲暴跌中,種蒜的農民這些年的收入如何呢?怎樣才能盡量避免價格的暴漲暴跌,讓蒜農能得到真正的實惠?兩會召開前夕,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記者深入到中國大蒜之鄉——山東金鄉,來揭開大蒜暴漲暴跌之謎,這已經是財經頻道記者第五次來到這裡。

三月初,正是大蒜開始出苗返青的時節,再有三個月,大蒜就要上市了。金鄉縣蒜農李勝利因為摸不著蒜情走勢有些著急,為此他特意請來了縣裡的農技專家。

王乃建(山東金鄉縣農業局經濟作物站站長):今年的苗情比往年偏弱,葉片數比往年減少一到兩片葉,根系比往年也弱,一般的往年這時候有七八十條,現在也就五六十條。進入三月份,可以這個,因為去年漚根爛根的,咱可以噴點殺虫劑,防止苗情。

山東金鄉縣蒜農:那不又增加了成本?

王乃建:增加成本也得要用,你不用,產量更低,長得更差。

山東金鄉縣蒜農:現在這年份來說,產量低點不少賣錢,高產不一定多賣錢。

在農技專家王乃建看來,今年苗情不是太好,為了豐產,蒜農們應該增加點維護上的投入,可出乎意料的是,這樣的建議蒜農們並不願接受。

王乃建(山東金鄉縣農業局經濟作物站站長):蒜農感覺價格不會很高,就失去管理,不想管理,也不舍得投入

蒜農應該想辦法多生產蒜,但是十幾年來,金鄉縣的大蒜已經形成了一個怪圈,豐產往往不豐收,減產卻會增收,正因為如此,和李勝利一樣,金鄉縣的幾十萬蒜農並不希望大蒜長勢好。

李勝利(山東金鄉縣蒜農):最近這三五年,就有一年我的產量是兩千五百多斤每畝地,才賣三四毛錢,2010年,畝產量一千五百多斤,賣到三塊多錢,收入比產量高的時候收益更大。

同樣關注今年大蒜苗情的,還有金鄉縣大蒜產業信息協會會長楊桂華,十幾年來,楊桂華在號稱“大蒜華爾街”的南店子大蒜市場,經歷了金鄉大蒜的起起落落。當記者見到他時,他正在召集幾天前派往全國各地大蒜主產區的蒜情觀察員,准備召開一個蒜情分析會,目的是預測今年的大蒜行情。

楊桂華(山東省金鄉縣大蒜產業信息協會會長):咱們都匯報一下,各地大蒜主產區的具體體情況是什麼樣的。

蒜情觀察員1:包括江蘇豐縣的,包括單縣那一片苗情比去年沒法比。那地方地是窪,當時種地的時候,淹的就嚴重。

蒜情觀察員2:河南跟去年相比,面積沒減,苗情前幾天看了一趟,還是不如去年好,沒去年顯得壯實。

蒜情觀察員3:這一片排水好點,原來種水稻,苗情總體來說比去年差,比別的地方好。

蒜情的好壞決定著產量,產量又決定著大蒜價格。楊桂華給我們繪制了一張五年來的大蒜價格走勢圖。

楊桂華(山東省金鄉縣大蒜產業信息協會會長):最高時候達到七塊,這個地方是,這個點,是2011年的4月份,到7月份,這是2011年大蒜的收購季節,從最高點掉到最低點,這是一個很明顯的。

記者在調查中得知,對蒜農來說,什麼時候多種什麼時候少種,在什麼價位賣出大蒜,這些問題太過高難,即便對專家來說也是如此。李勝利告訴記者,每斤大蒜目前的種植成本大概在一塊錢左右,而最近五年,有四年的蒜價是低於一塊的,李勝利賠錢的概率竟達到了80%。

李勝利(山東省金鄉縣蒜農):就是2010年掙了,這幾年都不行,還不算工錢,算上工錢還賠錢。

這個冷庫裡,還存放著李勝利去年收的最后一批大蒜,在了解了今年的苗情和市場行情后,李勝利心裡依然沒底,乘著這幾天蒜價有些回調,李勝利最終決定把蒜都賣了。

李勝利(山東省金鄉縣蒜農):這個庫裡邊,能存七八百噸,我存了一百來噸蒜。今天出的是一塊二毛一。這兩天漲點錢了,收的時候五毛、六毛、七毛,一塊五也收了,平均收購價一塊多錢,加庫存費加上包裝,加上袋子,一塊三四,將近一塊四,這一斤賠兩毛多錢,我一百來噸,賠四萬塊錢。今年是賠的最少的一年了。

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記者:不賣再放放?

李勝利:再放放也不知道價格怎樣,少賠點,趕快賣點,頭年七八毛錢,趕快少賠點賣了,出了吧。

到底該如何應對蒜價波動呢?在金鄉縣果蔬專業合作社社長王翠英看來,蒜農要賺錢唯一的出路就是要搞訂單農業。

王翠英(山東金鄉縣果蔬專業合作社社長):作為我們專業合作社,和農民簽的協議是,不管是價格的漲跌,作為我們專業合作社,給農民簽的協議,每一市斤要高於市場2毛錢。

王翠英所在的合作社目前已經和472戶蒜農簽約,合作社種蒜基地超過了27000畝,她收的大蒜通過深加工銷往國外,合作社和蒜農的收益都會得到保障。

王翠英(山東金鄉縣果蔬專業合作社社長):我給農民還簽得有一個協議,就是在我純利潤的基礎上,要返給農民30%的利潤。

在金鄉,像王翠英這樣跟農戶簽合作協議,保障蒜農收益的合作方式已經開始陸續增多起來,但是和整個金鄉60萬畝大蒜相比,還是微不足道。記者也注意到,蒜農今年種什麼如同炒股一樣,就看價格,一旦大蒜價高,農民都去種大蒜,一旦價低農民就少種。

人大代表:應該有個專業的政府部門,提前統計出中國全年到底需要多少大蒜,種多少畝大蒜合適,目前還沒有這樣的數字統計。我們不能老讓蒜價像過山車一樣,一會兒高一會兒低,傷害的是農民的利益。

專家還建議,政府應該考慮介入流通環節,比如實施政府購買、儲備大蒜,或者採取農超對接等形式,集中採購,以最大程度減輕蒜農的損失。

人大代表:成立大蒜風險基金,蒜價低時保護性收購,組織批發市場和超市對接蒜農,保障蒜農收益。

代表委員熱議如何讓農民增產又增收

如何破解農產品的滯銷難題,實現農民增收的最終目的,正在參加兩會的代表委員也有不少建議,下面就一起來聽聽。

陳聯群(人大代表、河北省邢台醫專黨委書記):農產品滯銷賣難的問題時有發生,這樣的話使農民增產不增收,有關部門應該加強農超對接這個力度,減少這個其中的環節,這樣也是對農民的一種支持。

祝德光(全國人大代表):這幾年合作社和協會為主要形式的農村生產合作組織正在迅猛的發展起來,這樣的話,一是擴大了生產規模,實行了標准化的生產,二是實現了銷售的信息化。

秦如培(人大代表、貴州省畢節市市委書記):讓他們具有依靠科技致富的這樣一種能力,他們能夠參與到市場競爭。

李榮杰(人大代表、豐原集團董事長):現在我們通過生物技術的手段,把農民的產品拓展到纖維素,拓展到秸稈,這樣我想農民的收入通過科學技術的手段,可以增加不少。

芮成鋼(微博)觀察

照理說,農產品價格漲了,農民的收入肯定會跟著增加。然而我們卻不止一次地發現,面對農產品暴漲暴跌,農民總是一片茫然,連期貨專家都搞不懂的價格波動農民們更是一籌莫展。讓農產品價格保持絕對平穩,既不可能也不科學,但是減少價格的波動卻是可能的,也有益於農民增收。

在我們看來,農民的弱勢來自於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小農戶的生產模式與大市場的脫節,多數農民習慣了埋頭種自家的地,不習慣產品價格大幅波動﹔二是信息不對稱,種植決策自然有偏差。農民對外面的、尤其遠在海外的農產品主流期貨市場不了解,很容易讓他們陷入“漲價就多種,跌價就少種”的怪圈。三是波動的市場中缺乏中流砥柱式的穩定力量,假如大蒜生姜等生活必須的農產品,都像國家對棉花那樣有個收儲價,最差的時候棉農心裡也有個保底價,農產品漲跌的幅度就會大為減弱。種植戶的這些弱勢也在提示,小規模生產風險抵御能力很低,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小舢板隻有結成大船,才能更好地抵抗風雨﹔農民要增收也必須重視信息,要能夠了解和分析農產品的波動原因,這也是傳統農民向新型種植戶轉變的必然要求﹔在各部門和行業協會方面,最關鍵的是建立一種在極端價格下進行干預的機制,比如借鑒豬肉收儲等方法,來穩定價格,穩定市場。

山東省金鄉縣的蒜農與當地專業合作社搞的訂單農業,是另一種嘗試。這實際上相當於運用了期貨的套保方式,回避了跌價的風險。此外,廣東、雲南等多個地方已經在探索“農超對接”的模式,來簡化流通環節,增加農民收入。

看上去簡單的農產品波動,實際上卻牽扯到諸多的復雜因素,即使在發達的海外農業中,這也仍然是一個難題。小到農戶,大到世界經濟走勢,眾多變數糾纏在一起。要想相對熨平農產品波動周期,需要長期的努力和多方面的提高與協同。

張國寶:國內應用少光伏產品九成出口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指出要制止太陽能風電等行業盲目擴張,而我國太陽能產業在美國又遭遇“雙反”,太陽能產業究竟該如何發展?在今天上午舉行的、全國政協十一屆五次會議第六次記者會上,全國政協常委、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就坦言,目前我國生產的光伏產品隻有10%留在國內使用,啟動國內太陽能市場仍需政府更多補助。

張國寶(政協常委、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到現在我們總的太陽能裝機才有220萬千瓦,和我們4.5億千瓦的總裝機相比,幾乎是微乎其微,除下來可能連1%都不到。

張國寶表示,目前太陽能的電價還是遠遠高於其它能源。去年年底以前,按照國家發改委的規定,新建的太陽能建電廠上網電價是1.15元,和水電、火電、核電甚至與風電相比,價格都是高的,需要國家更多的補助。而針對美國近日對中國光伏企業啟動的雙反調查,政協委員李河君表示,短期來看或許相關企業會受影響,但長期看利於國內太陽能行業的結構調整。

李河君(政協委員、全國工商聯新能源商會會長):從長遠來看,這是一件好事,我們本身結構的調整,中國需要調整,同時通過這件事情打開國內市場。

中國核設施查出14個問題今年或恢復審批

除了太陽能等新能源話題外,核電站的發展也備受各方關注,日本發生福島核電事故以后,我國停止了對新核電站的核准和建造,並對正在建設、正在運行的核電和核設施進行全面的安全大檢查。那麼檢查結果怎樣,我國目前運行的核電站是否存在安全隱患呢?

王炳華(政協委員、國家核電技術公司黨組書記):在大檢查過程中,共計發現了14個方面需要整改的問題。據我了解,這14個方面要整改的問題,有的已經完全關閉掉了,有的正在解決當中,有的已經列入三年改造計劃當中。

王炳華說,中國發展核電所有准備在建的項目,完全是在政府的規劃范圍和產業指導政策內,核電發展絕不會搞“大躍進”。完成整改后,政府會在今年或在更早些時候恢復國家核電站項目的審批。

劉克崮:加快財稅改革調節收入分配

在今年的兩會上,關於財稅體制改革、金融創新以及中國企業走出去的話題,關注度一直很高,來看看一些代表委員的最新觀點。

劉克崮委員建議,要提高直接稅比重,盡快實現按家庭為單位征收個稅。

劉克崮(政協委員、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降低中等收入階層稅率,適時降低股票印花稅率,同時對短期股票轉讓收入恢復征收所得稅

政協委員,中國工商銀行行長楊凱生則建議,要加快金融創新。

楊凱生(政協委員、中國工商銀行行長):允許銀行貸款實行証券化,要通過証券化讓銀行貸款,可以轉讓、可以交易,從而使銀行的資產總量不再無限增長,並進而具有可持續的信貸投放能力。

政協委員、香港經緯集團董事局主席陳經緯則提出,要加快將香港建設成為最主要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助推人民幣國際化。

陳經緯(政協委員、香港經緯集團董事局主席):國家對外投資主管機構,和香港特區政府相關部門,與中國海外投資年會理事會等民間機構要建立相應聯系機制,以共同推動這項工作。鼓勵國企、民企與香港企業合作,以香港注冊成立的港資公司向海外投資並購。

(來源:新華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