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委員孫繼業:路橋行業成最暴利行業之一--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全國政協委員孫繼業:路橋行業成最暴利行業之一

2012年03月11日08:25  楊凡 劉紅杰       手機看新聞

104國道濟南收費站收費15年后,於去年底停止收費。(資料片)

全國政協委員孫繼業

隻有沉到基層才能傾聽民意,隻有扎實調查才有好的提案議案。本次全國兩會上,來自山東的代表委員們深入醫療、教育、交通等各個領域,發現了很多老百姓切身可感、反映強烈的問題。這樣的提案議案不如“雷人雷語”吸引眼球,卻是真實的“山東聲音”。

本報北京3月10日訊(特派記者 楊凡 劉紅杰) “政府還貸公路搖身一變,變‘性’為‘經營性公路’,成為地方政府的‘提款機’和‘搖錢樹’。”10日,全國政協十一屆五次會議第二場大會發言中,住魯全國政協委員、山東省監察廳副廳長孫繼業在《收費公路制度應當改革》的發言中,批評目前不合理的收費公路制度,直指其四大頑疾,五分鐘發言被三次掌聲打斷。

“首先是收費公路過多,收費公路總裡程及所佔比例在世界上遙遙領先。”孫繼業認為,公路是公共產品,當今世界絕大多數國家的公路是免費的。即使收費的國家,收費公路佔道路總裡程一般不超過1%,如美國收費公路僅佔公路總裡程的0.1%,佔高速路的8.8%。而我國收費公路雖然隻佔總裡程的4%,但使用率最高的95%的高速路、61%的一級路都是收費公路。

孫繼業繼續分析,雖然有關規定限定相鄰收費站的間距不得少於50公裡,但許多地方得寸進尺,收費站點過密,司機怨聲載道。他舉例說:“如西部某省284個收費站中,有131個間距不合規,其中10個收費站間距不到10公裡。”

由於收費年限和收費標准的制定權已下放給地方政府,孫繼業認為,收費公路制度第三大頑疾是,目前收費標准不一且“標准過高”。“如轟動一時的天價過路費案,某高速大型貨車的收費標准相當於京石高速的3倍、京津塘高速的6倍。”

他還給出一組觸目驚心的數字:2010年,各省路費日均進賬均超千萬,19家路橋收費上市公司毛利率高達59%,成為最賺錢的暴利行業。由此引發的問題是,部分司機為降低運輸成本違規超載,導致交通事故頻發。

“首都機場高速公路立項時為‘政府還貸公路’,后來變身為‘經營性公路’,早已收回投資數倍,至今仍收費不止﹔京石高速收費年限竟達42年。”孫繼業指出,收費公路制度存在的第四大頑疾是收費期限過長。

他分析,“政府還貸公路”收費期限最長不得超過15年,但“經營性公路”收費期限可放寬至25年,於是不少“政府還貸公路”搖身一變,變“性”為“經營性公路”,成為地方政府的“提款機”和“搖錢樹”,人民群眾對這種“收夠了還收”、“沒完沒了”的做法意見很大又無可奈何。

孫繼業建議讓公路姓“公” 痛下決心取消普通公路收費

本報特派記者 楊凡 劉紅杰

孫繼業認為,有關部門對收費公路進行治理,但久治不愈,其原因就在於,不少地方把公路收費視為取之不盡的財源。“不痛下決心,不從制度上進行根本改革,是不可能解決的。”

他建議,首先應取消普通公路收費。“普通公路屬純公共產品,汽車使用者已經繳納了車輛購置稅、車船使用稅、燃油稅等,不應再重復交過路費。目前我國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已經具備了還公路公益性的條件和財力。我建議取消普通公路收費,停止普通公路改制為經營性公路,讓公路真正姓‘公’!”

同時,針對高速公路,孫繼業認為應降低其收費標准。“高速公路屬准公共產品,可以合理收費,但收費期限屆滿后應終止收費。而且,車流量日漸增加,適當降低收費標准,對投資回收和合理回報影響並不是很大。”

另外,針對目前的“統貸統還”政策,孫繼業認為,這正是很多超期收費站仍然沒有撤掉的主要依據。“各省收費公路之所以敢欠債2.3萬億,主要原因也是依賴‘統貸統還’。由於公路不斷在修建,‘統貸統還’實際上成為變相延長收費期限的一個借口。”他認為,應該改革“統貸統還”政策,凡是超過收費期限的收費站應予拆除。

孫繼業三次登上政協最高講壇: 台上5分鐘,台下三年功

在30余位住魯全國政協委員中,孫繼業是登上全國政協大會發言講壇次數最多的委員之一,今年是他第三次登台。

據了解,收費公路問題是此次委員們遞交發言的熱點問題,至少4篇發言都是圍繞該問題提出意見建議。

在孫繼業的發言中,記者注意到,大量數據和實例是這篇發言的顯著特點。

“三年前就開始收集了,前年我曾有機會赴美學習,特意乘車調研他們的收費公路。其他數據從交通部、審計署公報等獲得,在正式發言前,全國政協也與這些部門反復溝通過。”孫繼業說,能第三次登上大會發言講壇,他感到很光榮,能被選上,跟此前下的工夫分不開。

(來源:齊魯晚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