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全面嚴格落實差別化房貸政策--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央行:全面嚴格落實差別化房貸政策

2012年03月12日15:04  孟環       手機看新聞

今天上午10時,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在梅地亞中心舉行記者會,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副行長胡曉煉、副行長劉士余、副行長兼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易綱就“貨幣政策及金融改革”回答了中外記者的提問。

存准調整

不表明貨幣政策鬆緊

周小川回答第一個問題時表示,一般來說存款准備金率的上調或者下調,主要是調節市場上的流動性。近年來,存款准備金率工具的使用主要和外匯儲備增加或減少所產生的對沖要求有關,因此絕大多數情況下,存款准備金率的調整並不是表明貨幣政策是鬆或者是緊。因此,存款准備金率如果下調釋放出資金,它是廣泛地分布在國民經濟的各個方向,也就是說銀行有更寬的流動性頭寸以后,可以按照它日常的貸款分布向各個部門發放,沒有一個典型的方向,“比如像您所說的是為了增強股市的信心或者是不是主要會流向房地產行業,情況應該不是這樣的。”周小川對記者說。

國際經濟復蘇進程

為最大不確定性

有記者提問,今年穩健貨幣政策面臨的國際和國內兩方面最大的不確定性在哪裡?周小川表示,“為了應對通脹壓力,我們決定採用穩健的貨幣政策,應該說這是和應對全球金融危機以及復蘇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密切相連的。當前的國際經濟形勢,一個最大的不確定性還是經濟復蘇的進程問題,特別是由於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所引起的有關歐洲經濟和金融市場的情況,大家知道,每隔兩三天就會有新的新聞出來,每個人都希望能預測到它的走勢,但是恐怕不見得誰能有很大的把握,我們都需要密切地觀察和分析。此外,其他主要發達國家的經濟走勢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繼續下調存准空間

理論上非常大

繼續下調存款准備金率的空間從理論上講,可以非常大。周小川談及這方面問題時告訴記者:“現在是20%出頭,但我們也有過比較低的時候,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期,存款准備金率隻有6%。從國際上看,其他一些國家的存款准備金率還有過更低的水平,因此空間很大。”

但與此同時,要看存款准備金工具的必要性,也就是要看市場流動性究竟是多還是少,不能因為有空間,就可以隨意地上調或者下調,還是要針對具體的流動性狀況,而這個流動性狀況又和外匯佔款有關系,和國際收支平衡有關系。特別需要關注的一個因素就是觀察對資本流動的影響,因為現在經濟全球化,所以要特別關注對資本流動所產生的影響。

要考慮

建立存款保險制度

胡曉煉回答利率市場化方面問題時表示,在今后特別是在“十二五”規劃的過程中,利率市場化的進程一定會繼續向前。但是在推進利率市場化的過程中也要考慮一些條件,比如說金融機構的公司治理、自我約束、財務的硬約束能力都滿足后,才能在利率市場化之后保持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再比如,利率市場化之后一些競爭中發生的問題,特別是競爭中可能會有失敗者,那個時候我們將如何對存款人進行保護?“因此,我們需要相應的配套的制度性安排,要考慮存款保險制度的建立,這也是一個比較重要的條件。”

對人民幣匯率雙向預期

一直在持續

“中國近年來在減順差、促平衡、擴內需、調結構方面都取得了顯著的成績。你剛才注意到,今年1月和2月加起來,我們的貿易是有一個逆差的,至於這個逆差是不是意味著人民幣的匯率達到了接近均衡的水平,我以為這至少是一個很正面的跡象。”易綱回答華爾街日報記者提問時表示,從人民幣匯率的走勢來看,特別是從市場的預期來看,我們有境內的即期市場和遠期市場,同時在境外也有NDF市場。從整個預期來看,自去年第四季度以來,已經形成了比較持續的對人民幣匯率的雙向預期和雙向波動。這種預期的雙向波動持續的時間較長,范圍浮動得也比較靈活,這是一個新的現象。這個現象在今年的頭兩個月一直還在持續著。所以,我們要不斷地完善人民幣匯率的形成機制,增強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的彈性,無論從國際收支平衡看,還是從市場的預期看,現在的條件是日臻成熟的。當然,至於說什麼是市場的均衡匯率,誰也說不准,那要由市場的供求來決定。

發行千元大鈔

近期尚無計劃

關於是不是要發行大面額現鈔的問題,胡曉煉回答記者說,我們在決定是否發行大額現鈔的時候,需要把利和弊統籌起來考慮。至於大家說的交易便利性問題,現在的電子支付制度,像信用卡、銀行卡這些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能夠解決現鈔的攜帶問題和大額交易的便利性問題。所以,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計劃在近期就發行五百或者一千元大額鈔票的計劃。

全面嚴格落實

差別化房貸政策

談及銀行信貸政策對樓市的影響問題,劉士余表示,去年以來,國務院確定的關於房地產調控的各項方針政策,其中一項重要的措施就是實施更加嚴格的差別化住房信貸政策。劉士余透露,最近主要金融機構進行了研究,對今年房地產金融業務有這樣幾個共識,第一,全面落實差別化的住房信貸政策。但是,在信貸實行總量管理的前提下,各家銀行對個人居民首套自住普通商品住宅的貸款必須予以保証,符合條件的借款人購買首套普通商品住宅,銀行要給予貸款。第二,信貸資金要支持普通商品住宅的建設或開發,特別是對資質良好、市場有信譽的開發企業開發的普通商品住宅要給予大力支持。第三,要積極地按照市場化、財務可持續的原則,支持政府主導的公租房為主體的保障房建設。第四,要切實防范風險。現在市場上出現的少數開發商搞的一成首付等,商業銀行不能參與,要嚴格落實差別化的住房信貸政策。要推動房地產市場的創新,包括銀行住房抵押貸款的資產証券化,或者說大型商業樓宇的REITs信托房地產、信托投資基金,這些創新完全符合市場化的原則,我們要給予鼓勵。

“銀行暴利”

說法有些過分

關於“銀行暴利”說法,周小川表示,用“暴利”這個詞恐怕有些過分了。他表示,銀行業系統今年恐怕還面臨著資本金不足的問題,還有一定的缺口。但是相對於其他行業,去年銀行業的利潤狀況確實是不錯的。“同時我想講,對銀行業的利潤,大家要注意觀察,可能有多種因素,其中有一種因素是存在很大的周期性。大家知道,西方金融危機出現以來,有很多銀行由於自身的問題,特別是資本不足的問題,導致他們現在不怎麼活躍,也不怎麼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這種狀況也表明,過去有些看著盈利很好的銀行現在怎麼情況這麼糟糕呢,這和經濟周期的關系比較大。從亞洲金融風暴到現在,我國存貸款基准利率的利差大致在3%左右,其中在亞洲金融風暴期間高一些,大約是3.6%左右。但是,大家也知道,亞洲金融風暴期間以及危機恢復期間,銀行是全面虧損,而且虧損留下的窟窿,之后好多年都沒有完全補上。可是那個時候的利差比較高,而現在的利差則有所收窄。所以,高利潤是否完全是利差的原因,還需要進一步分析。”(記者 孟環)

(來源:北京晚報)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