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就稀土問題起訴中國 專家:出口配額是通行做法--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美就稀土問題起訴中國 專家:出口配額是通行做法

2012年03月14日09:31  陳亮       手機看新聞

北京時間今天凌晨,美國總統奧巴馬發表演說,聲明美國已向世貿組織對中國提起一項新的起訴,有關中國稀土、鎢、鉬等原材料出口,日本與歐盟參與此項起訴。奧巴馬:如果中國容許市場流通稀土,那麼就不會有紛爭。但是中國的政策限制市場上交易稀土。中國並沒有遵守規則。我們不能袖手旁觀,生產先進電池與混合動力汽車對於美國來說太重要了。我們不能因為別人違反規則而讓能源產業在他們的國家生根。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中國稀土又被推到了輿論的前台。早在今年初,WTO裁定中國限制鋁土、焦炭等9種原材料出口“違規”,如今美歐日又將矛頭指向中國稀土。

“稀土”,離老百姓生活較遠,卻和經濟生產密切相關。有“工業維生素”之稱的稀土,大到航空導彈、小到電腦芯片,都有它活躍的身影。

中國稀土儲量超過世界三分之一,卻承擔著世界九成以上的供應。長期以來,低廉的價格、過渡的開採,極大破壞了環境,消耗了資源。對於中國政府實施稀土出口配額管理的措施,用慣了低價稀土的西方國家開始不滿。

不排除是因為政治上的考慮

對於美國、歐盟、日本的這次訴訟,中國商務部第一時間做出回應。為什麼這些國家會選擇此時上訴WTO?商務部條法司司長李成鋼接受中國之聲採訪時表示,不排除政治上的考慮。

李成鋼:奧巴馬宣布設立一個貿易執法中心,主要功能就是要加強對國外不公平貿易的調查。盡管成立這個機構沒有說是專門針對中國,但是奧巴馬在國情咨文的時候,以中國為例,反復提及過多次,所以我們覺得由於前后這個時間,可能有一個他呼應他設立這樣一個貿易執法中心的必要性。

抗辯面臨很大壓力

西方國家的此次集中提起訴訟,結果如何?李成鋼表示,中方將根據世貿組織爭端解決程序,妥善處理有關磋商請求,但結果很難預料。

李成鋼:但同時之前WTO針對九種原材料產品作出的這個裁決,肯定對於我們在本案中的抗辯,將使我們面臨著更大的難度和壓力,至少就出口稅來說,我們隻要不在這84個稅號之內,基本上就沒什麼余地了。

只是摩擦增多 不會出現貿易戰

從世貿組織終裁中國九種原材料出口、到美國設立貿易執法中心,再到如今的美歐日上訴WTO 。今年以來發生的種種摩擦,是否說明,中國和美國等主要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戰一觸即發?李成鋼給出了否定的回答。

李成鋼:談到多邊的話,WTO它說是一個規則導向機制,叫Rule oriented,大家到那兒都談規則,說這個字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這裡是逗號,是分號,他把大家都框在一個框架內了,就不會使大家失控。所以在那個地方,大家都是面帶微笑,各自為著自己國家的利益,我覺得可能貿易摩擦會增多,但是我覺得雙方應該有這種智慧來駕馭這種局面,維持中美經貿關系穩定朝前發展的這麼一個大局吧。

隻有中國開採最徹底

“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這是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說過的一句話。但面對如此重要的戰略資源,無序開採,破壞生態,低價出口,是很長時間中國稀土利用的真實寫照。繼續來聽報道:

並不隻有中國才有稀土,但卻隻有中國開採得最徹底。美國多年前就已封存豐富的稀土資源,日本囤積的稀土夠用40年以上。有“中國稀土之父”之稱的徐光憲院士多年前就強調,不能濫挖寶貴資源。

徐光憲:江西的這個稀土有150萬噸,現在江西的這個稀土有些開採,大概也不到20年也得要用完,資源也得要好好保護起來。

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也有類似的觀點。

周世儉:比如拿鎢來講,鎢多年以來中國佔3個70%,儲量70%,開採量70%,銷售量70%,那麼現在已經高到什麼程度呢?科學院的院士跟我講黑鎢照現在這個挖法還有14年,那是2007年告訴我的,那麼就到2021年就挖光了。

企業為訂單 互相傾軋

憑借儲量大,價格低,中國稀土在國際上擁有廣闊市場。但資源大國,卻不擁有定價權。中國稀土甚至一度賣出“白菜價”,這要歸功於:不少企業為了贏得訂單,競相壓價。某企業負責人講述了自己的親身經歷。

某企業負責人:他現在覺得價格偏高,我們暫時不採購,他願意虧本賣,你沒有辦法,原來這個價格100的,他說我願意90賣,你有什麼辦法?

稀土污染 庄稼變成荒草

內蒙古和江西,是中國稀土產量最集中的地方。而在這裡,私挖亂採現象一度也非常嚴重。因為稀土污染,庄稼變成荒草的悲劇,也時有發生。

記者:都稀土水進來了是把?/是,全部是。

記者:這全部是田?/全部是田。

記者:這荒掉的有多少?/200多畝。

記者:這個荒了多少年的?/三年。三年到五年,上面的五年到六年。

出口配額 很有必要

為了保護資源,實現可持續發展,廈門大學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教授認為,對於原材料出口實行配額管理,很有必要。

林伯強:一種產品在國際市場上不能形成有效供給的話,那麼配額是一個必須的做法,其他國家也這麼做,就是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階段,所以說對方在很便宜的情況下買很多,突然間變貴了,突然間變少了,不滿我覺得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最終它必須得適應這個市場,那假定它對稀土有什麼問題,它為什麼不去給歐佩克講講石油的道理呢,我覺得石油的問題比稀土問題大嘛。

(記者陳亮)

(來源:中國廣播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