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增長讓宏觀政策面臨微調較大壓力--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穩增長讓宏觀政策面臨微調較大壓力

2012年03月16日08:50  樂嘉春       手機看新聞

當前中國的外貿形勢相當嚴峻,預示了中國宏觀政策確有“微調”的必要性,但如何把握宏觀政策微調的“度”卻至關重要,既要避免經濟的大起大落,又要避免反向刺激房地產等非理性投資。

□作者 樂嘉春

作者系

經濟學博士

眼下,中國正面臨是否要加大的宏觀政策“微調”力度的較大壓力,這一新的壓力主要來自於國內外力量施加的利益訴求,其訴求的核心是期待中國盡可能放鬆宏觀政策,甚至最好出台經濟刺激政策。問題是當前中國宏觀政策應當如何“微調”,以及由此會產生怎樣的政策后果,這都需要我們加以預判。

從歷史上看,外需變化是觀察中國宏觀政策是否會發生重大變化的重要依據之一。2008年11 月份,全國進出口總值同比下降9%,其中出口下降2.2%和進口下降17.9%﹔12 月份全國進出口總值同比下降11.1%,其中出口下降2.8%和進口下降21.3%。這表明,國際金融危機對中國的外貿已產生實質性影響,可以預見也將對外向型經濟的中國經濟構成重大沖擊。這是2008年末出台4萬億經濟刺激方案的主要背景。

如今,中國又陷入相似的困境。根據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受季節性因素的影響,2012年1-2月份進出口同比增長波動較為反復,但2月份貿易逆差達314.9億美元,可以確認,當前中國的外貿形勢相當嚴峻,也難以避免經濟增長放緩。這恰恰是市場預期中國將加大宏觀政策“微調”力度的主要理由之一。

事實上,宏觀政策鬆動的目的是為了保持中國經濟平穩較快增長,但從影響當前中國經濟增長的三大需求調整來看,刺激投資需求,依然是保持經濟增長的最重要路徑,但這樣做也會引起產能過剩,結果是部分行業的過剩產能依然需要通過擴大出口來不斷消化,這預示著中國經濟將很難走出依賴投資和出口導向的傳統發展模式。

不過,當前通脹壓力仍未見實質性緩解。盡管今年2月份CPI同比增長為3.2%,但引發通脹壓力的國內影響因素並未消解。另外,受到地域政治形勢緊張導致國際油價持續上升風險、歐美央行寬鬆性貨幣政策及國內貨幣政策回歸中性等因素影響,預計今年通脹壓力仍然不容忽視。

在此背景下,主要通過刺激投資需求來保持中國經濟平穩較快增長,也會面臨一些可以預見到的突出問題。

首先,刺激投資需求增長,易於引起部分行業的產能過剩,導致微觀企業的盈利能力不斷下降。另一方面,刺激投資需求必然需要釋放流動性,其代價為將引發通脹壓力,這預示了未來通脹壓力仍將不會顯著縮減。在產能過剩及其企業盈利能力下降等因素影響下,資金在名義上會進入實體經濟,實際上卻會“暗渡陳倉”而逐漸流出實體經濟,最終導致實體經濟的流動性緊缺狀況。

其次,正是由於產能過剩導致實體經濟中的投資收益率太低,加速了市場流動性由實體經濟流向虛擬經濟,實體經濟的“空心化”在溫州等經濟發達地區早已出現。自2008年以來,大量流動性源源不斷地流出實體經濟,轉而投資房地產、藝術品等領域。可以說,這是造成中國房價自2008年以來過快上漲的根本原因之一,其他投資領域(股市是個奇怪的例外)的泡沫產生也是如此,由此形成了典型的非理性繁榮。

過去的經驗已証實,盡管我們反復強調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但如果宏觀政策的“微調”容易導致實體經濟的需求過旺與產能過剩引發的盈利能力下降,勢必也會導致宏觀政策放鬆所釋放的流動性,再次繞道實體經濟,流向房地產等非理性投資領域,這是特別需要我們加以警惕的。

目前,地方政府期待宏觀政策有所鬆動,國外投資者也希望中國調整政策和刺激經濟增長投資,盡管當前中國面臨的外需形勢相當嚴峻,但仍然需要思考對宏觀政策進行“微調”的“度”的問題,不能簡單地重復或沿用過去的模式,因為刺激投資需求特別容易引起短期經濟的較大波動,隨后會導致經濟的過熱,通脹壓力也將隨之出現,結果是宏觀政策“微調”的結果,並沒有使中國經濟保持平穩較快增長,反而引起了宏觀經濟的大起大落。

有鑒於此,盡管當前中國宏觀政策確有“微調”的必要性,但我們需要避免這樣的突出問題——伴隨著宏觀政策的逐步鬆動,很容易引發房地產等被壓抑的非理性投資再度噴發,結果將迫使中國經濟面臨“硬著陸”風險。

(來源:上海証券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