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調查天價玉凳始末:業內專業人士集體失語--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媒體調查天價玉凳始末:業內專業人士集體失語

2012年03月16日08:55         手機看新聞

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全國范圍內興起的收藏熱愈演愈烈,文物和藝術品被冠以“特殊商品”充斥各大拍賣場,過山車似的價格造就出數千萬富人和窮人。然而今年1月,中國拍賣市場突然被一篇網帖點燃,2.2億元的天價“漢代玉凳”可能是贗品,隨后迅速在全國引起轟動。來看記者的調查。

江蘇邳州,正是這次“漢代玉凳”真假之爭的起火點。2012年春節期間,當地的一篇網帖爆料:“2011年1月,北京中嘉國際拍賣有限公司曾創下玉器拍賣的記錄,高達2.2億元的“漢代玉凳”是一件 “贗品”,並且這件天價“贗品”就是邳州當地一趙姓老板2010年加工制作的,耗時約半年,光玉石原料就花費了70多萬元,玉工的加工費花了20多萬”。該網帖一出,全國輿論嘩然,一時間“漢代玉凳”的真假成了人們茶余飯后爭論的焦點,為此,記者專程來到邳州調查。

邳州的玉雕產業從上個世紀70年代起步,經過幾十年的發展,目前邳州好幾個村都從事玉雕產業,有從業人員近5萬人,年產值二、三十個億,玉雕產業已經成為當地的主要產業。記者來到網帖爆料的向陽村,這是一個城中村,不少村民都從事玉器加工業,村裡小巷幾乎隔幾步就有一家仿古玉器店。記者一路打聽網帖中提到的趙老板的店鋪。

在向陽村,給記者的第一感覺是“漢代玉凳”在這裡不是秘密,大家談起這件事都很自然。這家店的店主很干脆地告訴記者,他們村裡有專門做這種仿古大件的,趙老板家算第一。

幾番對話以后,這家店主還熱情地帶記者去趙老板的店鋪,不過在半路上,一抽煙的男子走了過來,跟店主嘀咕了幾句,這個店主突然改變主意,說另外有事掉頭走了。記者繼續打聽,最終找到了趙老板的玉器加工店,但趙老板本人並不在店內,隻看見現場一片忙碌,切割機、打磨聲,十幾個工人都各自埋頭趕手中的活,無論問什麼,他們都很謹慎、要麼不回答,要麼都說不知道,記者幾經努力,找到了趙老板的電話。

自從網帖曝光以來,這裡每天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記者,已經有好幾十家媒體來過。不知什麼原因,現在趙老板幾乎不露面,連接電話都非常謹慎。記者聯系上曾經和趙老板見過面,並且幾次通過電話的當地記者,他提供了當時和趙老板通話的一段錄音。

這邊,真假“漢代玉凳”的事,讓邳州的趙老板一夜之間成了各媒體追逐的名人,而另一邊,76歲的周南泉也被卷入了這場紛爭之中。

周南泉,故宮博物院研究員,中國文物學會玉器鑒定組組長,北京中嘉國際拍賣有限公司顧問,正是他為這套備受爭議的“漢代玉凳”做的鑒定,周南泉和他收藏界的兩個朋友——中國收藏家協會玉器收藏委員會主任姚政和北京市文物公司華義武共同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周南泉告訴記者,他手摸、細看半個多小時,無論從玉質、顏色還是工藝、紋飾看都是漢代的東西,因此將該拍品取名為“漢代青黃玉龍鳳紋梳妝台、坐凳(兩件)”。而且,為了保護這套玉器不至於流失,他還應委托人要求專門寫了鑒定証書。

周南泉說,鑒定完成后他就和這套簡稱為“漢代玉凳”的拍品沒有什麼聯系了,沒有想到一年后突然會在網上爆出那麼一個帖子,周南泉至今仍不相信那篇帖子所說是真實的,他堅信自己的判斷沒有問題。但是,一些專家學者,特別是江蘇本地的學者卻提出了與周老先生不同的意見。

江蘇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於盛庭告訴記者:“我認為這東西是假的漢代人就是應該說在唐(代)以前,中國人的座姿都是什麼做法呢,就是屁股坐在腳后跟上,是曲腿坐在那兒的。因為古代人這個穿衣服,他裡邊是沒有內衣的,他穿這個上下連體的,過去也叫深衣,深淺的深,沒有內衣的,那如果按照我們現在的這種姿勢坐的話的,那就出大笑話了,出丑了。”

徐州收藏家協會會長李志強說道:“我是搞這個漢化研究的,漢畫像石是漢代的百科全書,是漢代的社會、經濟、文化、民俗等等真實寫照,那麼在我們國家有兩萬塊漢畫像石,在這裡邊可以說沒有一件凳子或者椅子的圖像,隻有積案的形式,隻有那個東西。”

據介紹,徐州地區是兩漢文化的發源地,邳州也是漢代墓葬出土相對集中的地區,因此長期以來,當地一些學者都把漢代作為主要的研究課題,但是迄今為止從未聽說或者出土過凳子這樣的家具用品。

第二個焦點是,如果這件拍品是高仿玉器,那現在邳州的工藝、技術、紋飾雕刻能否做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記者在邳州了解到,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邳州的仿古玉器逐漸興盛,到現在已經有相當高的水平,據業內人士介紹其制作過程大致分為六個步驟,第一步既是根據古籍書上的真品玉器照片選擇大小合適、質地適當的玉器原材料。第二步按照片圖案雕刻。第三步打磨。第四步拋光。第五步做舊,這個工藝比較復雜,一般使用化學藥品做舊,主要用強酸,浸泡半個小時左右。第六步上泥土,即在玉器表面涂上一層泥土,有時甚至就是漢代墓葬裡的泥土。

半小時記者從採訪過發帖人的當地記者那裡了解到,那位化名叫王剛的邳州網友說“漢代玉凳”他也沒有見過,這件事完全是聽邳州玉器行業的朋友講的,覺得邳州當地人造的一個東西,2.2億拍出去就是一個笑話,所以才在網上發帖爆料。

真假一時難以下結論,但“漢代玉凳”的天價又是如何出爐的?

事實上,近幾年我國的藝術品投資熱持續高漲,藝術品拍賣價格也迅速飆升,有學者概括為“數千萬收藏者游戲於一個巨大的財富泡泡之中”。為此各種真假古董,假金鏤玉衣等天價贗品頻頻曝光,“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天價贗品的背后往往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洗錢、騙貸、走私等,藝術品這個“特殊商品”有時難免成了一些不法之徒規避法律的途徑之一。那麼這件漢代玉凳的天價背后又是誰在運作?

1.8億元的起拍價是怎麼來的?與趙老板有沒有什麼關系?雖然記者現在無法証明天價拍賣的“漢代玉凳”與趙老板做的玉凳是同一物品,但是“漢代玉凳”1.8億的起拍價也創下了玉器拍賣的新高。那麼,這麼高的起拍價是由誰定的呢?依據又是什麼呢?

既然如此,那鑒定專家在這個1.8億元起拍價中起了什麼作用呢?

周南泉告訴記者,作為顧問,中嘉公司每個月固定給他600元錢作為鑒定費用,其他的事都和他沒有關系。為了進一步了解情況,2012年3月7日,記者來到中嘉拍賣公司。

多次協調溝通無效后,記者在現場電話聯系上了中嘉拍賣公司一位副總經理。

隨后,記者通過多方聯系,想跟賣家,也就是委托人了解情況,但委托人和中嘉拍賣公司一樣,拒絕任何形式的採訪。1.8億元的起拍價怎麼“出爐”?記者無法得知。不過,中國收藏家協會玉器收藏委員會主任姚政說,即使隻看這套“漢代玉凳”的玉料,起拍價也並不算高。

姚主任所說的黃玉,是指新疆和田玉中最好的一種,現在市場價格,每克要賣到幾萬元。

為了証明這套“漢代玉凳”的原料是和田玉,姚政還提供了全國工商聯珠寶檢測研究中心的鑒定証書,時間為2012年3月8日,上面寫的是和田玉。

記者在邳州一些仿古玉器加工店了解到,不同玉料的價格相差很大,甚至是天壤之別。因此,仿古玉器的原材料多選用遼寧的岫玉和青海白料,青海白料,也叫青海白玉,質地軟,外觀上與和田玉類似,不過價格要便宜許多。

記者在中嘉拍賣公司與競拍人簽訂的成交確認書上,注意到一個細節,這上面的酬金是12%,也就是說,按照雙方的這個約定,如果拍賣成交后,中嘉拍賣公司可以從2.2億元成交價中,獲得2640萬元的佣金。不知道這麼高額的佣金與高起拍價有沒有必然的聯系?

事實上,近幾年我國的藝術品投資熱持續高漲,藝術品拍賣價格也迅速飆升,有學者概括為“數千萬收藏者游戲於一個巨大的財富泡泡之中”。為此各種真假古董,假金鏤玉衣等天價贗品頻頻曝光,“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天價贗品的背后往往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洗錢、騙貸、走私等,藝術品這個“特殊商品”有時難免成了一些不法之徒規避法律的途徑之一。

回到“漢代玉凳”拍出天價的事件中,該事件自始至終都在拍賣公司的運作之中,那麼,創下玉器拍賣紀錄的中嘉國際拍賣公司究竟是一家什麼公司?它是如何通過有關部門審核、獲得該藏品的拍賣許可的?繼續來看記者的調查。

天價“漢代玉凳”事件自始至終都在拍賣公司的運作之中,那麼,創下玉器拍賣紀錄的中嘉國際拍賣公司究竟是一家什麼公司?它是如何通過有關部門審核、獲得該藏品的拍賣許可的?

記者登錄北京工商局相關信息網發現,北京中嘉拍賣國際有限公司,成立於2000年,注冊資本1000萬,企業類型為自然人投資或控股。隨后記者前往中國拍賣行業協會了解情況。

截止2012年2月,具有國家文物局批准的文物藝術品拍賣資質的文物藝術品拍賣企業有310家,其中,加入中國文物藝術品拍賣企業自律公約的拍賣企業有128家,90%以上都是中拍協的會員。

但在繼續調查中嘉拍賣公司的過程中,記者發現2010年和2011年中嘉公司在朝陽區法院涉及兩起官司,都是被告。2010年一起涉嫌“知假賣假”,原告劉偉2008年12月在中嘉拍賣公司購買了8件明清等朝代的藏品,有專家的鑒定証書,並蓋有某鑒定中心的鑒定專用章,2009年8月,經北京市華夏物証古陶瓷鑒定中心鑒定,這8件藏品都是現代仿制品,2010年原告劉偉以中嘉拍賣公司涉嫌“知假賣假”將其告上法院。2011年,另一起案件中,原告肖亮進以拍賣落錘之后沒有成交為由,將中嘉拍賣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按照合同約定補償差價。

北京朝陽區法院審判監督庭法官李戈告訴記者:“咱們可以這麼說,它涉及這麼多官司,肯定跟它相關內部的管理混亂是有關系的,或者說管理上面有一些不到位的地方。比如說像劉偉的那個案件,他當時收購這些拍品的時候,既使是帶著相關的(鑒定)証書,那作為一個出賣人來講,而且是一個拍賣公司,它對這個拍品的真偽,對這個藝術品的真偽,實際上還是應該就是有更多的責任去來驗証這個真偽性的。但是它這個,如果說不負責任的,說過來是什麼就是什麼,又賣給相關的買受人了,這樣實際上不是很負責任的,說實話。”

最后,朝陽區法院對劉偉案件作出判決:撤銷雙方的買賣合同,劉偉返還所拍物品,中嘉拍賣公司退還劉偉25萬多元貨款及利息,並支付劉偉2萬4千鑒定費。肖亮進案件,法院以証據不足雖然駁回原告肖亮進起訴,但是要求被告中嘉拍賣公司給付肖亮進補償款3萬元。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按照我國《拍賣法》《文物保護法》等相關規定,中嘉拍賣公司在拍賣文物之前要報北京市文物局審核批准,並獲得拍賣許可,拍賣成功后,要在三個月內上報北京市文物局。那麼,這次“漢代玉凳”拍賣情況怎麼樣?記者來到北京市文物局。

這起“漢代玉凳”事件已經持續發酵一個多月了,但至今還沒有任何權威部門對此事件有明確的說法,在目前收藏熱高燒不退的大背景下,加快相關法律法規的建設已成當務之急。

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邱寶昌:“像這個拍品(訴訟期限)是一年,(我國)的《拍賣法》61條,它的提出訴訟是1年,這個(訴訟期限)很短,因為文物藝術品能保証幾十年、上百年,如果給你一個權利限制,如果是(提出訴訟期限)一年太低了,我認為這個法律要修改,但是這個修改要掌握原則,要有利於拍賣市場的方法,要遏制委托人、拍賣人的售假和拍假的行為,要促進拍賣市場。要保買受人的合法權益。”

北京朝陽區法院審判監督庭法官李戈告訴記者:“我們倒可以借鑒一下他山之石,所謂有一個保障期,讓這個擔保公司能夠承擔起更多的責任、更重的責任,因為畢竟他們有一個比較專業的團隊,而且他們有相應的資質,而且他們的經營作為一個市場經營主體,他們既然要賺取利潤,也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

公眾需要真相。“漢代玉凳”不應繼續成謎。據相關人士透露兩會期間也收到2份有關提案。呼吁重新組織大家公認的相關的專家學者鑒定,政府部門、甚至相關司法機關也應介入。

半小時觀察

這一次,我們也許該慶幸,這件被爭論得沸沸揚揚的漢代玉凳並沒有成交,但讓人們疑惑的是,盡管文物鑒定負面報道不斷,但是提出質疑的往往是普通的網民和其他領域的專家,而非文物界的專業人士。文物鑒定圈內所謂互不拆台的潛規則讓行業在公眾對文物真偽的質問前集體失語。而目前中國法律對鑒定方“走眼”以及拍賣行“知假拍假”等行為也沒有嚴密的法律責任規定。這無疑讓作假欺詐、甚至借機洗錢等行為有了可乘之機。完善相關法律,加強市場監管和行業自律,這已是我國文物市場的當務之急。

(來源:新華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