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之困:政策目標與手段的沖突--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油價之困:政策目標與手段的沖突

2012年03月22日09:14         手機看新聞

  我國的油價調整,背負了太多的政策目標。而要使油價調整有效發揮應有的作用而避免油價遭遇多種社會問題,我們必須注意做好政策目標與政策工具的搭配這篇大文章。例如,適當減少目標數量或者在某一時間段裡,專注於某個政策目標﹔或用多種政策工具來實現某個特定政策目標。

  在內外因素的推動下,成品油價格自前天起上調,幅度約為6%至7%,全國多地油價進入“破8”時代。按照新聞報道的說法,此次油價上調可謂條件充分,是一種不得不按規定實行的政策:國際油價受中東地域風險因素影響,持續上升。從今年2月8日第一次上調油價以來,有關部門監測的三地原油價格的上漲幅度均超過了7%,早已超過規定的4%的幅度。而國內2月CPI大幅回落3.2%,通脹壓力減緩為本次調整間接提供了條件。更何況本次調價是打折過的,要是真的按照2009年發布的《石油價格管理辦法(試行)》實打實的計算,這次調價每噸該漲700元。

  不過,社會各方卻依然和以前一樣對此次上調油價不無質疑。質疑之一,此次上調幅度較大,擔心對上下游產業以及對物價產生很大的沖擊。質疑之二,現行成品油定價機制未能真正市場化,似已淪為“隻漲不跌”的行政定價機制。質疑之三,石油市場的壟斷局面為何遲遲未能打破,致使社會輿論形成了相當流行的看法:油價上調是“三桶油”撈取巨額壟斷利潤的結果。

  若將種種質疑最終歸結於一點,無疑就是現行的成品油定價機制。國內現行成品油定價機制運行已3年,可以這麼說,基本理順了原油與國內成品油的價格關系,保障了市場平穩供應,但在實際運行中也暴露出了不少問題。如調價周期過長、調價時間滯后、國內成品油價難以及時反映國際原油價格變化、定價公式透明度較低等。其中,最讓人詬病的是在油價調整中,政府這隻有形的手始終舍不得拿開,定價機制最終成了漲價的工具,市場化調節則杳無蹤影。本來按照現行機制,當國際市場原油連續22個工作日平均價格變化超過4%時,就可相應調整國內成品油價格。但在我國實行新定價機制之后的16次調整中,上調11次、下調5次, 漲價次數要遠遠超過跌價次數,油價總體上升,幅度大約在50%左右。特別是去年8月中石化在國際油價走低的時間段內,香港已大幅下調成品油價,而內地成品銷售價紋絲不動,更引發社會對成品油定價機制不利於消費者,而利於石油壟斷企業的尖銳批評。

  目前呼吁改革成品油定價機制的呼聲很高,大家提出了很多建議,例如增加原油參考價格、縮短調價周期等等。對此,筆者表示贊同,但同時認為這些做法也還是治標不治本,為啥?原因在於我國油價調整始終面對著經濟學中的“丁伯根法則”。

  首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荷蘭經濟學家J·丁伯根在分析定量經濟政策時提出了著名的“丁伯根法則”,是說為了同時實現多個經濟政策目標,至少必須應用與目標數量相同的政策手段,也就是說經濟政策手段的變量數必須不少於經濟政策目標的變量數,而且這些政策工具必須相互獨立(線性無關)。丁伯根用數量方法証明,如果用兩個政策手段或工具以謀求三個或三個以上政策目標的同時最優化,一般是不可能的,因而要實現某個數量的政策目標,無論如何必須使用同樣數量或其以上數量的政策手段或工具。丁伯根法則,在理論上說明了針對復數的政策目標,需要適當地動用復數的政策手段。依據這個法則,從調控手段和工具與調控目標的數量相關性來看,在宏觀調控目標變量確定的條件下,調控手段和工具變量的組合中所包括的數目,至少不應少於目標變量的數目。

  我國的油價調整,被賦予了太多含義,身上背負著太多的政策目標:第一希望國內油價逐步與國際市場接軌,最終實現市場化﹔第二希望保証幾大油企的正常利潤,以保証市場供應,避免這些企業的煉油業務由於虧損太多而有意無意地減少市場供應﹔第三希望調整油價時避免對整個社會帶來較大沖擊和引發較大的通脹﹔第四希望通過提高油價促進資源節約,促進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第五希望政策實行時得到社會的肯定和許可。總之,這好像是一鍋粥,政府希望將所有的東西都裝進去,最終實現所有的政策目標。

  遺憾的是,事實上這麼多政策目標是無法同時實現的,有些甚至是相互沖突的。例如,如過度追求市場化,國際油價上調,國內油價上調,雖然可以保証石油企業的利潤,促進經濟增長方式轉變,但肯定無法達到避免引發通脹和得到社會的許可等目標﹔如過多注重社會輿論的反映和通脹壓力,市場化、石油企業利潤以及資源節約和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等目標無法達到。更何況,目前政府掌握的政策工具和手段並不多,或者說少於所希望實現的政策目標數量。理論上講,除了調整油價外,打破市場壟斷局面,促進競爭﹔補助和補貼相關行業和居民﹔提高定價公式透明度、增強企業與社會的溝通等等,都是可以運用的政策工具和手段。但這些政策工具的數量要少於政策目標數量,依據“丁伯根法則”,結果隻能無法實現所有的政策目標。

  “丁伯根法則”還說明,在多種調控手段和工具並用的情況下,不同的調控手段和工具可能適用於不同的調控目標,不同的調控目標也可能運用同一調控手段和工具,而多種調控手段和工具也可能可以運用於同一調控目標。因此,要使油價調整有效發揮應有的作用而避免油價遭遇多種社會問題,我們必須注意做好政策目標與政策工具的搭配這篇大文章。例如,適當減少目標數量或者在某一時間段裡,專注於其中一個政策目標﹔或者用多種政策工具來實現某一個特定的政策目標。在目前通脹壓力有所緩解時,可以考慮適當降低有關通脹的政策目標,專注於打破石油市場的壟斷局面,真正實現市場化的目標。反之,如果通脹壓力高漲、社會輿論強烈時,就必須強化補助和補貼政策,以緩解對市場沖擊。(劉滿平 中國經濟學會理事,宏觀經濟評論員)

(來源:上海証券報)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