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村民搶購地下“六合彩” 一周搭進半生積蓄--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湖南村民搶購地下“六合彩” 一周搭進半生積蓄

2012年03月26日07:11  黃興華 陳文廣       手機看新聞

  2月23日傍晚,湖南長沙市河西銀盆嶺一處農貿市場,蔬菜經營戶盧某早早收攤回家。熟悉內情的其他經營戶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這陣子老盧在“賭碼”,他賠了好幾期。這期在晚上就要“出碼”了,他老是想著扳本,今天還沒有選好押注的數字,所以急著回家跟碼民們商量一下再下注。

  記者了解到,他們所說的“賭碼”就是地下“六合彩”。所謂地下“六合彩”,即借用香港“六合彩”的名義卻以聚斂賭資和謀取暴利為目的,從香港引入內地私自發行,未經政府批准許可,屬非法博彩形式,故又稱為“私彩”。買地下“六合彩”在內地又俗稱買碼、賭碼、買彩等,買地下“六合彩”的人稱為碼民或彩民。

  記者在湖南湘陰縣新泉鎮採訪時,在離新泉學校不遠的胡家村一處農家,幾個村民正聚在一起討論買碼的事。村民們告訴記者,最近一段時間,他們除了打麻將,主要考慮的事就是研究碼書碼報,每期不落地買碼。一名姓胡的村民說,全村幾百戶隻有數得出的幾戶人家不玩地下“六合彩”,田間地頭最讓人打得起精神的話題,就是今天地下“六合彩”特碼會開出什麼號,自己可以得多少錢。

  而在湖南長沙縣雙江鎮的一些村組,平時習慣在麻將桌上一賭高低的“麻婆麻公”們此刻也走下麻將桌,放下“勞民傷財”的營生,玩起了“立竿見影”的刺激。

  “‘私彩’已成為農村地區深受群眾歡迎的娛樂方式。”湖南平江縣看守所內,因做庄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的伍市鎮村民劉才(化名)對記者說,“前段時期,村裡大到六七十歲的老人,小到十幾歲的青年人,少的花幾元錢試試手氣,多的押上千元甚至上萬元賭賭運氣,已經見怪不怪了。”

  記者調查了解到,去年以來,在湖南的一些縣市,不少鄉鎮、街道的地下“六合彩”賭博活動已相當猖獗,有數以萬計的群眾購買過地下“六合彩”,參與報碼做庄的人也明顯增多,而且這種賭博以驚人的速度迅速蔓延,參與的人員越來越多。

  劉才說,地下“六合彩”的組織結構採取類似傳銷一樣的金字塔型結構,大庄家發展小庄家,小庄家再發展下線,每一級均可提取10%左右的“水錢”,有些小庄家在幫大庄家接單之后,把碼民下注金額少的單子截下,隻把大的拿給大庄家,從中漁利。

  《經濟參考報》記者從湖南警方獲悉,地下“六合彩”大庄家一般是粵閩一帶的人員,在幕后操作其運作過程。小庄家是大庄家在每個地方的代理人,負責本地方的地下“六合彩”業務,並替上一級庄家先行承擔小額賠付責任。小庄家收集賭注,登記碼民投注信息的行為稱為寫單,因此小庄家有時也就是寫單人。

  “本來,‘私彩’帶有娛樂性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願賭服輸,相安無事。”劉才說,“這次之所以‘進監子’,實在帶有‘偶然性’。”

  記者進一步了解到,21世紀初,平江縣地下“六合彩”賭博活動由赴廣東務工人員傳入后,不到一年時間,發展到了余坪鄉的忘私等9個村和浯口鎮的四豐等10多個村,初步估算買碼人數在1萬以上。至2002年6月中下旬,蔓延至梅仙、長壽等6個鄉鎮50個村,全縣約有開單點30個,參與買碼的人數在2萬左右,並繼續在浯口、余坪、岑川、瓮江等地迅速蔓延,平江一時成為地下“六合彩”的“重災區”。當地政府經過幾年的打擊治理,地下“六合彩”賭博活動基本得以控制。

  劉才所說的“偶然性”指的是今年春節前,當地地下“六合彩”賭博數字已經連續好幾期出現單號。春節過后,一些碼民根據概率分析,下一期出雙號的可能性大增,於是紛紛賭雙號。而根據“游戲規則”,要挽回上一期損失,下一期賭注必須在上一期的基礎上翻倍。

  在平江縣拘留所,城關鎮居民劉蓉(化名)告訴記者,因為包雙號,自己第一次下注1000元不中,第二期下了3000元注,第三期到了4000元。不到一個星期,損失好幾千元。

  劉蓉說,經過這次賭彩,自己才感覺到地下“六合彩”是個沒有贏家的游戲。她的話得到平江縣虹橋鎮寫單人李凡(化名)的印証。

  李凡告訴記者,這一賭博鏈條中,最底層的碼民受害程度是最深的,因為他們始終斗不過“黑庄”。黑庄有一個慣用的手法是“抓大放小”,如果彩民中小注,黑庄會及時兌現,甚至編造某人中了幾萬、幾十萬大獎的謊言,擴大影響,吸引碼民加入。但如果真有碼民中了大獎,黑庄就會卷款而逃,碼民血本無歸。

  李凡透露,小庄家同樣也怕遇見上線黑庄,碼民中了大獎黑庄賠不起就跑,下線找你要錢,小庄家付不起,引發很多矛盾。有時,小庄家也還有“手背”的時候,碼民運氣好時,猜中的機會大,小庄家隻有虧的份。去年下半年,僅他給上線小庄家就報了50多萬元的單,但上線小庄家經他的手卻賠付了60多萬元,報單的錢還不如賠付的多。

  記者了解到,因為連續賭單雙號的賭注要翻番,一些家庭少則輸掉幾千元,多則輸掉數萬元。村民們說,買碼使他們損失慘重,嚴重影響他們的生產、生活。平江縣大洲鄉清水村村民鄒某與妻子李某這些年勤苦勞作積累了一些家產,平時也喜歡買點“私彩”碰碰手氣,但都是小打小鬧的。今年2月初以來,受包雙號中大獎的誘惑,第一次買了2400元,不中﹔第二次買了7200元,又不中﹔第三次,他一口氣買了18000元,還是沒中。一個星期下來,他就將積攢了大半輩子的錢全部輸掉了,最后,家裡養的四頭牛也被變賣還債。年過半百的他如今隻好到外地打工維持生計。

  記者在長沙縣的雙江鎮、金井鎮,湘陰縣的金龍鎮、樟樹鎮等地採訪時發現,當地一些平時吃穿不愁的家庭,現在手裡連零花錢也不多了,更不要說買化肥、農藥、種子,隻能過一天算一天。一些深受其害的村民將地下“六合彩”比作蝗虫吃庄稼。庄家就是蝗虫,買碼者就是遭受啃食的庄稼。“蝗虫”將一個村庄的“庄稼”吃光后,又飛向另一個村庄。

  □記者 黃興華 陳文廣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