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玩越小的小籽玩家--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越玩越小的小籽玩家

2012年03月31日09:44         手機看新聞

  在別人眼裡幾乎無用的小得不能再小的超級小籽,卻成了“小籽控”的最愛 (孔偉/攝)

  見過玩小的,沒見過玩這麼小的:最小的小籽恐怕還不到1克,跟綠豆差不多大小,還遠不如綠豆飽滿。這麼小的東西,就是和田玉籽料又怎麼樣,還能派上什麼大用場不成?雕刻?那恐怕得用上微雕技法了。偏偏和田玉硬度高,雕刻不能用刻刀,而是用高速旋轉的工具磨出來的,也就是說,和田玉是不能或者說很難微雕的。從這個意義上講,小得掉地上就找不著的超級小籽幾乎毫無意義。

  但這只是大多數人的想法。本版曾發表的一篇《玩小籽的小子》裡介紹過的主人公“菜鳥愛玉”卻不這樣認為,反倒充分發揚了“人棄我取”的投資至高境界,在一堆無人喝彩的超小型籽料裡縱橫捭闔,左右逢源。

  一個周末,又去古玩城淘寶。轉了轉去好幾圈,竟發現幾乎無玉可淘:幾個新疆賣家的貨少且不說,成色也一目了然,染色料佔據了絕大多數“地盤”,價格卻絕不止嚇你一跳﹔倒是有兩堆低價的堆貨,但一看就是不知被人淘過多少次的“殘羹剩飯”了,剩下的多是卡瓦、水石之類,估計在裡面扒拉一小時也找不出幾塊稍微像樣點的料子來﹔這幾周都到古玩城擺攤的一個中年人面前,也仍然還是那堆小籽,並且已被大家篦子似的篦了N遍了……正無聊得准備到樓上玉友店裡喝茶時,得,被戲稱為“小籽控”的“菜鳥”先生來了。

  其實,他也轉悠好幾圈了,也苦於沒發現“可口”的東西。再次轉到這堆小籽跟前,看著早已熟悉的“面孔”,不甘心地蹲下去象征性劃拉了幾下,嘴裡不停地念叨著“沒啥好東西”,卻突然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將原本已經很小的小籽撇到兩邊,露出最底下比米粒也大不了多少的超級小籽,開始仔細地挑選起來。

  在邊上看了一陣不得要領,看來我這個師傅得“屈尊”就教於徒弟了(以前在文章中曾介紹過,“菜鳥”是我的挂名徒弟之一):“這麼小的東西,拿來有啥用啊?難道你打算開個養雞場,用它來喂雞?”

  菜鳥在唇前豎起一根指頭,示意我小聲點,別讓老板聽見,然后悄悄地告訴我:“以前還真沒在意這些超級小子。前幾天有一個買家問我有沒有女士戴的原籽項鏈,提出的要求是一串項鏈重量最好別超過50克。我當時還犯難呢,這不,機會就來了。你看,這些小東西串項鏈再好不過了,對吧?”

  “但這麼小,打孔也不方便吧?再說,東西太小,手掂不出分量,就連測密度也不方便,卡瓦甚至雜石之類難免混跡其中,豈不會提高成本?”我說出了我的擔心。

  沒想到我所認為的“關鍵問題”在菜鳥看來不值一哂:“我問過了,隻要能用手指頭捏住,打孔就沒有問題。至於怕別的東西混進來,說實話,如果連我們都分不清,恐怕也就沒必要分清了。”菜鳥狡黠地一笑:“有些形狀好一些、皮色比較漂亮、看上去大小比較接近的,挑選5-8顆用玫瑰金或者18K金包起來,做成女士手鏈,那是相當的高檔。”

  聽他這麼一說,我也有點動心了。於是不再說話,也專心致志地挑選起來。

  整個攤子上就我們兩個人,對著一堆小小籽起勁地扒拉。大約半小時之后,總算扒拉完了。菜鳥淘了一小堆,我也把自己淘的一小把遞給他看,沒想到他一接一放,竟然把我挑的那些混到他那一堆裡面去了,還說了一句讓人哭笑不得的感謝話:“謝謝師傅”。這小子,我成了他的打工仔了!

  因為小,即使兩個人挑的合在一起也沒有多少,裝進塑料袋裡跟老板砍價,最終以遠低於老板的開價的價格買到手。菜鳥很興奮,說,這把有得賺,走,我請師傅吃飯去!

  回到家裡,上到我熟悉的網站,發現菜鳥已經將白天淘到的小小籽發到網上了,標題是《米粒和田玉,極度袖珍1∼3克版》。下面已經跟了一串回復,大多是夸“還是‘菜總’會玩”之類。更有人對這些小東西很感興趣,有詢價的——菜鳥兄,米粒籽短個價?也有插科打諢的——組團,去菜鳥家打、打、打、打、打劫去!

  這些都不是我所關心的,我最期待的是他打好孔、串好項鏈之后的成品究竟能達到怎樣的成色——說不定,這種在絕大多數玉石玩家眼裡毫不起眼的東西,未來會成為女士們脖子上的新寵,並因此成為“先知先覺”者撿漏的一大去處,以及新的利潤增長點。

(來源:証券時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