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扶持金”去向不明  江蘇灌雲最大雞場負債倒閉血本無歸--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百萬“扶持金”去向不明  江蘇灌雲最大雞場負債倒閉血本無歸

2012年05月07日09:14  郭樹賓       手機看新聞

內容摘要:江蘇省灌雲縣共盈肉雞專業合作社是當時的該縣明星企業,為推動該縣養殖經濟發展,縣委領導在視察養殖場后,當即指示以全縣示范性規模進行擴建﹔2010年4月,在縣委相關精神指示下,所在的南崗鄉政府與合作社簽訂了“連雲港興隆養殖場建設協議書”協議規定養殖場按約定項目擴建總面積不低於16800平方米,南崗鄉政府確保縣補助資金60元/平方專項用於雞場建設。當年9月,擴建完成,並迎接了全縣農業現場會。然而沒有想到的是,協議中的專項扶持資金卻遲遲不見下來。相關投訴人稱,2011年春節后,他們意外得知省裡批下的100多萬專項資金被縣相關部門挪用給另一無關單位……這種結果直接導致共盈肉雞專業合作社的倒閉,他們為興建養雞場而投入的200多萬也隨之血本無歸……

江蘇省灌雲縣共盈肉雞專業合作社“連雲港興隆養殖場”是當時該縣明星企業,為響應縣委領導要求推動該縣養殖經濟發展的號召,與該鄉政府簽訂協議進行接受專項扶持性擴建﹔然而投入200多萬元擴建竣工后,扶持資金100多萬元卻不翼而飛,導致“連雲港興隆養殖場”倒閉,擴建人負債累累。

  灌雲縣共盈肉雞專業合作社經營的“連雲港興隆養殖場”曾經擁有的輝煌﹔多次被連雲港市委、市政府以及灌雲縣委、縣政府及各級部門的相關表彰。

積極響應縣委號召 簽約投巨資擴建養殖場

南崗鄉政府與連雲港興隆養殖場簽訂的建設協議書規定:養殖場按約定項目擴建總面積不低於16800平方米,鄉政府保証擴建竣工驗收合格后專項扶持資金60元/平方到位。

《2010年省級高效設施農業項目資金扶持建議表》上載明簽約擴建的興隆養殖場重點扶持100萬元。

  2008年,47歲的潘慶雙與他的妹夫張以武帶領另一兄弟與妹夫四家一起在家鄉江蘇省灌雲縣南崗鄉東於村四組租地77畝投資55萬元興辦養雞場,當年贏利近15萬元。他們的成功極大地提高了周邊養殖專業戶養雞積極性,同時帶動了周邊100多戶養雞產業的發展。

  2009年7月,在眾多養殖戶提議下,張以武與潘慶雙牽頭成立灌雲縣共盈肉雞專業合作社﹔8月成立連雲港興隆肉雞養殖場。

  他們的養殖技術與發展經驗得到了該縣相關領導和部門的認可、推崇。

  “當時的縣副書記陸華視察我的養殖場后,當即說很好,很值得學習與推廣﹔他還表態要對雞場進行擴建並稱擴建好養雞場,全縣要在此召開農業現場會將此作為養殖致富典型在全縣進行示范性推廣。”

潘慶雙回憶說,2010年4月,在縣委相關精神指示下,南崗鄉政府與他們養殖合作社簽訂了“連雲港興隆養殖場建設協議書”協議規定養殖場按約定項目擴建總面積不低於16800平方米,南崗鄉政府除協調鄉縣有關部門配合擴建外,負責向縣財政申請專項扶持資金並確保專項補助資金用於雞場建設項目。協議規定:甲方南崗鄉人民政府負責協調市縣鄉相關部門為養雞場提供很必要的服務,同時確保養殖場擴建竣工驗收合格后專項扶持資金60元/平方到位﹔乙方灌雲縣共盈肉雞養殖合作社負責籌措好自籌資金,辦理好土地相關手續,保証工程進度並保証主體工程和配套工程建設在2010年9月30日前完成,保証縣農業現場會前新建雞舍飼養量達標。

自籌200萬迎接“現場會” 百萬扶持金卻不翼而飛

  曾經紅火的養雞場就因響應領導號召與鄉政府簽約政府卻不守約而負債累累停滯倒閉……曾經迎接全縣農業現場會的招商牌已經破敗欲墜,投資人的生活也已風雨飄搖……

  被騙后的養雞場已經“人走雞空”主要投資人潘慶雙說,他不得不把過去建設的雞舍低價轉讓,新建的雞場基本停產,隻出租了一間給了外地人。

  “為了贏得這次國家扶持的千載難逢發展機遇,我們決定就是傾家蕩產也要上……”潘慶雙說,協議簽訂后,他們立即分工行動起來。

姑舅四兄弟東籌西借加上銀行貸款總共投入200多萬元,又經過幾個月的緊張建設是,於9月30日前如期完成新擴成的養殖場主體與配套工程建設,並經過驗收合格,使全縣農業現場會於11月順利在裝修一新的養殖場成功召開。此后接待周邊地區參觀近60場次,由政府出資扶持的連雲港興隆肉雞養殖場成了灌雲縣周邊的養殖亮點,也成了灌雲發展養殖的代名詞。

  可是令潘、張心痛的是,協議中的專項扶持資金卻遲遲不見下來。

  “開始我們見天天來參觀學習,也是受鼓舞的,但隨著我們借親戚朋友以及銀行的錢,期間快到了,卻總不見扶持資金下來,有點急了……”

  潘慶雙說,此后他不斷到鄉、縣問詢,但基本都是說已經批了,但還沒下來,讓他們再等等。“幾乎每次都是這樣的回答和問詢結果。”

為了証明他們的說法是真的,他們還拿出一份《2010年省級高效設施農業項目資金扶持建議表》給潘慶雙看,“我一看,上面果然有我們養殖場,上面載明重點扶持100萬,這讓我們放心了,我不可能不相信政府部門這樣有根有據的事情。”時間向前推進,過了2011年春節,潘慶雙仍然沒有得到這100萬扶持資金,而這時,還款還貸開始催緊,他不得不找縣相關部門的內線人員打聽,結果令他大驚失色:一位縣相關部門的親戚偷偷告訴他說,他們專項扶持金早下來了,但被相關單位挪用了。“我們急了,就不斷向上問,起初他們還不承認,說別人無根據瞎說的,后來問緊了,承認先借用其他單位急用了。說在2011年計劃中重新申請,可是聽說當年申請下來的50多萬,又被別人挖走了,我們隻能空等一場……”

  由於扶持資金落空,投入的大量資金不能還上,投產的流動資金又緊缺,造成養雞場運行停滯。

  “我們不得不把過去建設的雞舍低價轉讓,新建的雞場基本停產,隻出租了一間給了外地人。”

  至今,潘慶雙兄弟四家在縣委號召下興建的養雞場因專項扶持資金被相關單位挪用而負債累累、關門倒閉……

5月4日,一位自稱是興隆養殖場法人代表叫張以武的給記者打來電話,稱2010年縣裡申報並與養殖場協議中“專項扶持資金”確實沒能到位,但鄉裡2011年給予了補償。記者問,是不是2010年專項扶持金沒到位,2011年又用另一項目名稱申報50萬而隻給了10多萬,其他還沒到位?張承認是的,並且說錢在他那兒。當記者問,2010年協議中稱的“100萬專項扶持資金”與2011年補償金性質是不是一樣時,張稱一樣,“2010年的錢沒到位,用2011年的錢還,就是這個道理”。

  而潘慶雙堅稱,直至雞場倒閉、變賣、出租,他和其他兄弟三人沒見一分錢補償金。

鄉裡承認“專項扶持”沒兌現 縣農委回避說不知

4月21日下午,記者前往南崗鄉人民政府了解和求証相關情況。該鄉負責宣傳工作的單維禮在一位分管鄉計生工作領導聯系下,來到“談心室”與記者交談起來。

  對於記者開門見山的問話,單很客觀地介紹了興隆養雞場的擴建與簽約扶持資金的具體情況。

  他首先對潘慶雙向記者反映的情況表示認可,但對造成興隆肉雞養殖場最終扶持資金不能兌現的原因,單苦笑道“這不是鄉裡想這樣的,鄉裡領導也很氣憤但無奈,(資金)跑哪去了不好說,據說是縣裡撥給別的單位了(另一養雞場)”。

  單在陳述情況時,記者問是不是鄉裡還要其他養殖場也申請了扶持資金時,他肯定地說,當時鄉裡並沒有定其他養殖場,定的就是潘慶雙他們的共盈肉雞養殖合作社的興隆肉雞養殖場並且隻與他們簽訂了“扶持擴建協議”。

  交談中能看出單維禮同志接受記者採訪的誠心、替被扶持者蒙受損失的不平以及道出鄉政府對於這件事所面臨的種種尷尬與難處……

  他說,本來記者採訪按當地規定是要匯報縣委宣傳部的,但考慮是周末休息,二是記者想了解的也是一個客觀存在,應該正確面對才是。

他替南崗鄉辯護說,因為鄉裡與興隆肉雞養殖場有協議,而前年又沒落實到位,為補償潘慶雙他們,去年鄉裡又從縣財政局那兒弄了一個項目(項目名稱他記不清楚了),項目數額是補貼50萬元,去年已經到位15萬,還有35萬沒到位。”單告訴記者說,這個工作具體是分管農技中心朱鳳勤負責,“是他具體操作的。”記者問及那前年申報的按合同扶持興隆養殖場的100多萬元是否肯定追不回來時,單稱,鄉裡負責向縣裡申報,(資金)回來進了別的單位,那鄉裡肯定沒辦法。

  離開南崗鄉政府,記者下午來到灌雲縣負責農業資金扶持工作的主管部門灌雲縣農委。

農委會辦公室值班女士告知記者分管領導李主任電話,並稱李主任不在農委會3樓辦公的話,就可能在畜牧局那邊,然而,記者在下午15:15時許,電話聯系李主任時,此位李主任聽到記者想了解的事項時顯得很是不耐煩。開始說是聽不清楚,記者說那去找他當面交流一下時,他又說不用找他,他不在辦公室。當記者極力還想爭取他同意當面交流時,他又稱“剛調來,分管時間很短,不懂(不知道)”后又稱“我和你見不了面,你說的事情好像和我們沒關系吧……我往山東菏澤開會,不用找我”。

作為甲方與連雲港興隆養殖場簽訂專項扶持建設協議的灌雲縣南崗鄉政府

  灌雲農委會極力回避此事,不接受採訪﹔與分管相關工作的李主任通電話時,他稱“剛調來,分管時間很短,不懂(不知道)”后又說到山東開會了找不著他。

中央強調 虛報冒領挪用專項資金堅決嚴查

  採訪結束時,記者連線的相關專家認為,從法律上看,本案可以適用《合同法》進行調整。我國《合同法》第七條規定,當事人訂立、履行合同,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擾亂社會經濟秩序,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第八條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護。第一百二十二條規定,因當事人一方的違約行為,侵害對方人身、財產權益的,受損害方有權選擇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擔侵權責任。

  本稿中的養殖場與灌雲縣南崗鄉人民政府在協議中處於法律的同等地位關系,雙方依法成立的合同協議,就應該受法律保護。不管是何種原因,因南崗鄉違約或者是不能履行約定,就屬於違約行為,而由於南崗鄉政府的違約行為造成養殖場的經濟巨大損失,協議方南崗鄉政府就應該承擔違約責任,受害的潘慶雙等受害方可以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擔侵權責任,追索相應的賠償。如果協調、商談不成,受害方可以通過法律訴訟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從相關政策法規來看,本次調查的江蘇省灌雲縣出現養殖專項扶持資金突然“張冠李戴”式地沒有到達協議中的被扶持單位,這其中根據不同的情況可涉及虛報、冒領、截留挪用等多種違法違規行為。

  財政部《農業專項資金管理規則》早有規定,對農業專項資金的管理,必須保証專項資金專款專用,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擠佔或挪用,凡虛報冒領的,一經查實嚴肅處理。

近年來,中央也一直一再強調要加強三農資金監管,今年2月,中央正式公布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加快推進農業科技創新持續增強農產品供給保障能力的若干意見》,意見重申強調,要切實加強財政“三農”投入和補貼資金使用監管,堅決制止、嚴厲查處虛報冒領、截留挪用等違法違規行為。令人覺得遺憾的是,5月4日,灌雲縣政府在本網即將發稿時,發來函告稱,“《2010年省級高效設施農業項目資金扶持建議表》只是年度項目安排初步建議方案,不是最終項目確定實施方案,2010年共盈肉雞合作社高效農業項目未獲得省級相關部門批准,不存在‘百萬扶持資金被冒領’的現象。並稱,灌雲縣、南崗鄉兩級政府對該養殖場一直予以重視,2011年為扶持其發展壯大,幫助其申報爭取了高效設施農業、菜籃子工程等項目,並陸續撥付了部份項目資金,待驗收合格后將全額撥付項目資金”。試問,如果《2010年省級高效設施農業項目資金扶持建議表》只是年度項目安排初步建議方案,不是最終項目確定實施方案,那麼作為一級政府的南崗鄉與養殖場為何要簽訂具有法律效應的“專項扶持建設協議”,這是視法律而兒戲,還是有意耍弄百姓,還是有借此項目實施彼項目之意圖?《合同法》規定,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那麼協議中規定養殖場擴建竣工並於當年成功迎接召開縣農業現場會后南崗鄉政府確保的“總面積不低於16800平方米,60元/平方米的專項扶持資金”跑哪兒去了?如果,果真是當年申報項目沒能批下,且不談不能批下的原因,為何目前為止,鄉政府一直未就“變更合同內容”與受害當事人商談過一次,受害人手上一直拿著的還是老合同。難道,當地政府有權違法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再者,果真如《函告》所說,灌雲縣、南崗鄉兩級政府對該養殖場一直予以重視,原本就生產得好好的養殖場為何在“重視”下變賣、出租,關門倒閉?2010年有合同,有結果,有全縣現場會“強勁東風”,該兌現的“專項資金”都未能到位,現在企業關門倒閉了還能大談“待驗收合格后將全額撥付項目資金”,究竟是有要對“倒閉情況”進行驗收,還是有意滑稽?

  “民為邦本,本固邦寧”。政府機關依法行、行政誠信是人民生活安定的重要保証,作為政府部門不但要遵守國家政策、法規、法律,而且要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萬萬不能失信於民眾,更不能對群眾產生侵害,讓農民兄弟流汗又流淚!!

0

(來源:中國經濟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