熨平“豬周期”的波幅 推進規模化經營是關鍵--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熨平“豬周期”的波幅 推進規模化經營是關鍵

2012年05月07日16:29  盛 剛       手機看新聞

  豬肉價格的劇烈變動總會引發不安。價格暴漲令消費者有吃不起肉之虞,暴跌則給養殖者帶來虧本之禍。眼下令人心憂的是肉價的下滑。來自新華社的報道說,近期豬肉價格出現全國性下跌,虧損慘劇在多地上演。農業部5月2日最新監測數據顯示,4月份第4周全國活豬平均價格14.60元/公斤,相比1月份第4周,價格下跌了17.7%。目前,全國豬糧比價已跌破6:1的盈虧平衡點。

  價格如此下跌意味著什麼?接受記者採訪的陵縣富龍養豬場場長孫電慶說:“豬又沒法養了,賣一車賠一車。”他近日剛以13.6元/公斤的價格賣掉一車生豬,這個價格讓他賣一頭豬就賠40元。賠本買賣做不下去,當下受損的是養豬人,但很可能會就此埋下下一輪暴漲的種子。此前,這樣的暴漲暴跌我們已經歷過多次。眾所周知,豬肉是我國大多數城鄉居民的重要菜籃子產品,也因此群眾對豬肉價格的變動非常敏感,而且,保持豬肉價格平穩,不僅是消費者的強烈需求,也是養豬產業健康發展的重要保障。為此,國家《緩解生豬市場價格周期性波動調控預案》已於近日發布並啟動。不過,出台政策是一回事,能否真正對症下藥熨平“豬周期”波幅則還有待實踐來檢驗。

  此番價格下跌主要原因還是供過於求,亦如去年豬價暴漲主要緣於供小於求。而價格這隻看不見的手,指引豬的生產方向。其實,受去年豬價大漲刺激,養殖戶補欄積極性提高,大量仔豬補欄並在去年底今年初集中出欄,同時,需求量又沒有大幅增加,今年豬肉價格的走跌本在意料之中,但跌勢如此迅速,連點過渡都沒有就把廣大養殖戶逼入虧損境地,還是讓人感到有些猝不及防。顯然,於“求”而言,“供”大的不是一點。

  市場價格漲落尋常事,豬價周期性波動可以理解。但如果漲也過頭,跌也過頭,且這種態勢一再循環出現,用正常的周期波動來解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還有,幾乎每次豬肉價格暴漲暴跌之際,都會迎來國家調控,比如增加農民補貼、啟動國家收購或投放等等。但迄今看來,這些措施離解決生豬養殖的無序狀態尚遠,對豬肉價格削峰填谷的力度也有限,因此,宏觀調控也有值得反思之處。

  為什麼中國的豬肉價格始終走不出暴漲暴跌的怪圈?生豬的散養模式是一個重要原因。我國生豬養殖量佔了全球的一半,但集約化程度低。在分散養殖為主情況下,養殖戶信息不靈、價格談判和避險能力差、盲目跟風都不可避免,“行情好時一哄而上、行情差時一哄而下”,供給大起大落遭遇需求相對穩定,豬價不暴漲暴跌才怪。因此,要擺脫這一惡性循環,推進規模化經營始終是養殖業發展的方向。

  而在農業現代化、集約化經營暫時尚未根本實現的情況下,宏觀調控是否得法,對平抑豬肉價格的波動便至關重要。在豬周期過程中,政府迫於調控物價的壓力,往往會出手干涉。豬肉價格上漲時,增加養殖補貼便是手段之一。問題是,市場行情好時,即便沒有政策刺激,人們也有養豬的積極性,如此情況下再補貼,無異於火上澆油,人們樂享眼前補貼收益,也容易對未來市場造成誤判,而生豬養殖的非正常過快增長,必然成為下一輪價格暴跌的誘因。當前豬市的供過於求,就既有養殖戶自身盲動的原因,也是政府補貼政策推波助瀾的結果。宏觀調控的關鍵在於提高反周期調節的能力,削峰填谷的投放和儲備必不可少,但發放補貼和補給誰應十分慎重,比如豬價高漲時,把補貼給社會上低收入群體而非給豬農,可能更合適,對市場信號的干擾也少。同時,政府應盡量少用行政手段調控,而是著力建立生豬養殖預警機制,由解決養豬戶信息不對稱等問題入手,引導養豬戶適應市場變化,合理調整養殖規模和存欄頭數,以期實現市場需求量與供給量的動態平衡。 □ 盛 剛

(來源:大眾日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