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進民退"是偽命題 民間投資增速規模遠超國資--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國進民退"是偽命題 民間投資增速規模遠超國資

2012年05月14日07:49         手機看新聞

●民間投資正面臨比較好的發展環境,“國進民退”是個偽命題

  ●民資主要流向制造業和房地產業,要避免大量低水平重復建設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1—4月份,我國固定資產投資75592億元,同比增長20.2%,增速創下2003年以來的最低值。引人關注的是,民間投資仍保持高速增長勢頭。今年前4個月民間固定資產投資所佔比重達到了62%,同比增速27.3%,高於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

  有分析認為,從近年來投資佔比及增速看,“國進民退”缺乏數據支持,只是民間對一些偶然現象綜合提煉出的一個“偽命題”。國家統計局局長馬建堂也曾明確表示,從中國經濟趨勢上來講,不存在“國進民退”的現象。他選取了從2005年至2008年的企業單位數、工業總產值等指標論証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的力量對比,這4年的統計數據並不支持“國進民退”的趨勢。

  不過,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王鬆奇認為,從長期看“國進民退”現象仍然比較突出地存在,民營資本在經濟中產生較為重要作用的時代還沒真正到來。

  投資增速西高東低,民間資本面臨新的發展契機

  從4月份開始,各省份陸續公布了一季度固定資產投資數據,民間投資都實現了較大幅度的增長,對固定資產投資的拉動作用更加顯著。

  例如,一季度,福建省民間投資1127.17億元,同比增長42.5%,拉動固定資產投資增長20.8個百分點﹔四川省民間投資1945.9億元,增長39.9%,增速快於同期全社會投資15.5個百分點,佔全社會投資比重達到52.8%,對投資增長的貢獻率為76.6%﹔河南省民間投資1964.85億元,增長30.7%,佔全省投資比重為79.6%,對投資增長的貢獻率達到91.7%。

  分地區來看,1—4月份,東部地區民間固定資產投資25295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25%﹔中部地區12685億元,增長28.3%﹔西部地區8889億元,增長32.6%。民間投資增速呈現西高東低的特點。分產業看,第一產業民間固定資產投資1161億元,第二產業24394億元,第三產業21314億元。絕大多數的民間投資都投向了第二、三產業。

  “民間投資正面臨著比較好的發展環境。從國家到地方出台了一系列鼓勵民間投資的政策,為民間投資提供了良好的發展環境,一些行業對民間投資的隱性門檻也在逐漸消失。”王鬆奇說。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認為,鼓勵發展民間投資,有助於增強我國經濟內生增長的動力。現在,4萬億元投資計劃已經結束,在中央層面上,短期內可能不會再出現這樣大規模的投資計劃﹔而地方政府通過融資平台進行投資的行為受到限制,讓出了一大塊空間,為民間資本提供了填補這些空間的機會。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想要繼續通過投資拉動經濟,就必須讓民間資本發揮更大的作用。

  民資加速流向實體經濟

  近年來,為了鼓勵民間投資發展,從中央到地方紛紛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2010年5月,國務院出台了“新36條”,鼓勵和引導民間投資健康發展。

  以民營經濟“三分天下有其二”的福建為例,為鼓勵民間投資發展,今年2月份,福建頒布了《關於進一步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的意見》,從項目核准權限、土地配套扶持、擴大直接融資規模、加大金融扶持力度、實行稅收補貼獎勵、加強用工服務等多個方面對民營企業給予扶持幫助。

  為了鼓勵民營企業擴大投資規模,福建省規定,凡是符合規劃和產業政策、符合節約集約用地要求的工業項目合理用地,新增建設用地指標予以充分保障。對民營企業利用現有廠區、廠房改造建設的,在不改變用途的前提下,不再增收土地出讓金。

  政策利好讓福建省民間投資風生水起,民營企業掀起“二次創業”熱潮。以泉州為例,一季度民間投資達158.93億元,同比增長24.6%,佔固定資產投資的47.8%。三安光電藍寶石襯底項目已完成投資7億多元,總投資5億元的九牧陶瓷科技產業園項目加快落地永春,鈞石機構設備精良的第六車間預計下半年可投產,30家企業入駐海西電子信息育成產業基地。在晉江,當地14家融資擔保公司擔保貸款余額突破10億元,民間資金加速流向實體經濟。

  “雖然當前鼓勵民間投資的政策不少,但是從整體來看,這些政策落到實處尚需時日。”王鬆奇說。對於投資來說,稅收是最好的杠杆。政府希望民間投資流入哪個行業,就要對這個行業採取具體的、實際可用的金融財稅優惠政策,改善投資環境,讓老百姓自己算賬,什麼賺錢,就投什麼。

  民間投資領域過度集中存在較大隱患

  盡管民間投資熱情不減,但從產業和行業角度來看,民間投資的投向分布十分懸殊。在一些省份,制造業和房地產業是民間資本的主要流向。例如,在浙江省,制造業和房地產業投資構成民間投資的主體,佔民間投資的比重分別為43.8%和45.8%,二者合計佔比近九成﹔河南省制造業佔民間投資的比重為52.4%,房地產業投資佔民間投資的比重為25.6%,合計佔比將近80%。

  民間投資行業投向較為集中,與自身因素有關。趙錫軍表示,民間資本比較分散,力量相對較弱,因此,對於那些技術、資本要求比較高的行業,民間資本進入的難度比較大。而水、電、煤、氣等與民生聯系緊密的行業,由於投入較高,而價格又受到一定的限制,獲利空間有限,對民間資本缺乏吸引力。

  民間投資的過度集中存在著較大的隱患。“在衡量民間投資時,不應該隻看投資的數量,還要關注投資的效益和質量,關注其科技含量和競爭力。發展民間投資不是鋪攤子。”趙錫軍說。

  福建光泉光電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志和表示,企業要擺脫同質化低層次的競爭,就要加大技術研發投入,做成名副其實的高科技企業。同時,他希望政府要在政策上給予引導,對於有真正核心技術的企業,政府應給予重點支持。

(來源:人民日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