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或為美聯儲再寬鬆時間窗口--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6月或為美聯儲再寬鬆時間窗口

2012年05月22日08:36  楊博 陳瑩瑩       手機看新聞

  ——訪高盛集團首席經濟學家揚·哈祖斯

  歐債危機再掀波瀾,美國經濟能否經受住考驗,復蘇還面臨哪些風險?經濟數據表現不佳,美聯儲會否再次出手擴大量化寬鬆規模?針對上述問題,高盛集團首席經濟學家揚·哈祖斯在接受中國証券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盡管存在較多的不確定性,但美聯儲仍有很大可能在6月份宣布額外的貨幣寬鬆措施。在最壞的情況下,今年年底出現的“財政懸崖”困境可能令明年上半年美國的經濟增速下降約4個百分點。

  針對歐債危機,哈祖斯認為如果歐洲的危機再次造成金融市場的不穩定,並通過金融體系、債券市場、股票市場、外匯市場等傳導開來,將給美國經濟帶來非常嚴重的影響。

  推QE3可能性大

  中國証券報:美聯儲會否啟動第三輪量化寬鬆措施(QE3)?

  哈祖斯:盡管存在較多的不確定性,但我認為美聯儲仍有很大可能在6月份宣布額外的貨幣寬鬆措施。美聯儲近期並沒有表達出對採取更多量化寬鬆措施的強烈的興趣,但過去六周的經濟數據表現著實令人失望,我認為這種疲弱的數據表現會持續,從而推動美聯儲採取更多行動。

  如果不在6月份的貨幣政策例會上推出新措施,就意味著美聯儲對當前美國經濟的復蘇進展感到合適,這令其在8、9月份再採取措施的可能性逐步下降。當然也不排除美聯儲在這之后會有所行動,因為此前也出現過這種情況。比如美聯儲在2010年春季完成抵押貸款支持証券的購買計劃后,沒有立即跟進,而是在經歷當年夏天經濟的再次萎靡后,才於11月啟動QE2。去年7月QE2到期結束后,美聯儲於9月推出了“扭轉操作”。我想類似的事情有可能還會發生。

  中國証券報:美聯儲在考慮是否推出更多寬鬆政策時最關注哪些經濟指標?

  哈祖斯:美國經濟有很多重要的指標,美聯儲不會隻關注一個而忽略其它。我想其中佔比最重的還是就業數據,比如失業率、薪酬、失業救濟申請等。當然其他指標也很重要,比如工業產出等等。

  中國証券報:近兩個月的就業數據表現不及年初,美國就業市場的復蘇真實狀況如何?高失業率會否成為常態?

  哈祖斯:今年1、2月份的就業數據較好主要是受到暖冬天氣的影響,而就業市場的真實狀況可能更接近於3、4月份數據所體現的那樣,仍然處於相對疲軟的狀態。

  高失業率的狀況確實會持續很多年。目前美國的家庭仍處在修復資產負債表的進程中,企業仍然在增強流動現金倉位、投資新項目。如果沒有消費或是企業投資的迅速反彈,生產活動就無法實現更快增長,也就無法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

  我預計未來美國的結構性失業率可能在5.5%-6%之間。從供給角度來看,美國仍有能力推動失業率顯著下降,同時不產生太嚴重的通脹問題。如果失業率降到4%,通脹問題會擺上台面,但如果失業率維持在6%左右,我認為通脹狀況仍然會是穩定的。

  “財政懸崖”或拖累美經濟

  中國証券報:如何看待年底的“財政懸崖”可能給美國經濟帶來的影響?

  哈祖斯:如果美國國會在今年底之前不能解決6000億美元的減稅政策和失業救濟金到期問題,在最壞的情況下可能令明年上半年美國的經濟增速下降約4個百分點。這一影響非常重大。當然這期間還存在諸多不確定性,最終影響程度可能不會那麼大。另外,考慮到未來幾個月國會兩黨之間達成一致的可能性不高,增加了經濟面臨的不確定性,這可能給金融市場和消費者信心帶來壓力。我們對此也感到擔心。

  事實上,美國面臨長期的財政問題需要解決。但我不希望看到過於激進的財政緊縮。我們針對財政政策對GDP增長影響的大量研究顯示,增加稅收或者短期大幅削減開支會給生產增長帶來負面影響,尤其是在貨幣政策無法給予更好支持的條件下,這種影響會更加明顯。目前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已經在零的水平上,美聯儲沒有太大的調整空間,因此財政政策不應該太快收緊,而應該緩慢調整。

  中國証券報:美國經濟的長期潛在增長率可能達到多少?是什麼阻礙了此輪經濟的復蘇進度?

  哈祖斯:目前美國經濟的潛在長期增長率應該在2.5%左右,在危機前這一增長率應該是3%或更高的水平。增長率下降的部分原因在於我們下調了美國經濟長期生產率增長的預期。

  如果剔除房地產部門,目前美國私營部門的財務狀況相比於2007年之前確實有了很大改善,這也推動了債務收入比、信貸質量等指標的改善。美國經濟確實處於調整過程中,但這將是緩慢的調整過程,預計不會有太強勁的復蘇。目前美國經濟復蘇面臨的困難就是沒有激發出足夠的需求增長,因此我認為決策者應當將激發更多需求增長擺在最重要的位置,由此拉動失業率下降。

  歐債呈現兩極化風險

  中國証券報:近期歐債危機再起波瀾,這將給美國經濟復蘇帶來怎樣的風險?

  哈祖斯:歐債危機對美國經濟的影響是呈現兩極化的,也就是說要麼沒有太大影響,要麼就是很嚴重的影響。

  如果歐洲經濟陷入衰退,當然這一情況已經出現,雖然不太嚴重,這本身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並不大。因為衰退的核心區如西班牙、意大利、希臘等國家與美國的經濟關聯度不大,其對美國就業和更廣泛的經濟復蘇的影響也不大。但是,如果歐洲的危機再次造成金融市場的不穩定,並通過金融體系、債券市場、股票市場、外匯市場等傳導開來,將帶來非常嚴重的影響。

  中國証券報記者:歐債會給美國金融體系帶來怎樣的影響?

  哈祖斯:歐洲和美國的金融體系存在很多聯系,美國的金融機構在歐洲非常活躍,歐洲金融機構在美國的表現也一樣。因此如果歐洲的金融系統再次陷入不穩定,歐洲銀行業特別是更大的全球性的金融機構出現問題,我會更擔心這給全球金融體系和經濟帶來的影響。美國金融機構對歐洲有一定敞口,但對危機國家的敞口不大。

  中國証券報記者:你是否還擔心其他風險,比如油價再度上漲?

  哈祖斯:我們也擔心油價過快上漲的風險,當然過去四到六周裡油價下跌減輕了我們的一些擔憂。如果是在六周前,我可能會說油價是令未來美國消費者支出疲弱的重要因素,但以當前的油價水平來說,我不會再這麼認為。不過,如果全球原油產出增長緩慢,無法保障全球經濟增長率維持在4%左右的足夠原油產出,油價將面臨很多變化,這仍然值得擔憂。(記者 楊博 陳瑩瑩)

(來源:中國証券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